回到顶部
  • 时政
  • 世界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论坛
  • 光明报系
  • 更多>>

  • 从“谁在网络上受到人身攻击最多”谈起
    李维 http://www.gmw.cn 2010-10-12 15:23:32 来源:科学网
    0

    两人受到的攻击都很多(可谓铺天盖地)很久(长达数年),但是,熟悉海内外中文网的网虫们都知道,其实方先生受到的攻击更多,方先生说他得罪人最多是千真万确的。对二人的各种不堪入目的流言、辱骂,甚至牵连到家人和亲友,充斥在中文论坛各个角落,俯拾皆是,不胜枚举。可以说,两人都是网络大字报和网络红卫兵的受害者。不了解两人十年血仇成冤家的历史的人可能会天真地以为,既然同是网络流言的受害者,两人应该共同努力,反对网络大字报。其实恰好相反,积怨越久,双方的自我约束越少,其实是加剧了相互阵营的攻击。

    区别在哪里呢?

    主要是:对肖的攻击只来自一个阵营,即便是挑起医患矛盾而来的攻击以及同行相轻而来的攻击,也基本是在同一个平台被传播和放大,因此肖的仇恨很容易聚集在一个对象身上。积怨已久,是导致有钱有地位有能力的肖医生之所以铤而走险的重要因素。而方则不同,他干的“私人网络打假”的行当(这是自创的行当,职业辞典上没有,也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和行业约束)by definition 是高风险的,因为他“打(假)”的对象都是有名有姓的个人(肖传国,魏于全,于建嵘,等等)或特定的社会集团(譬如中医、基督教和某民办大学)。树敌太多,无怪有那铺天盖地对他的批判或回击,也包括各种人身攻击(有些极为下流),大多匿名。少数攻击来自被他攻击过的实名对象(譬如于建嵘教授)。前者他根本无法锁定攻击者或诽谤者来自何方,后者巴不得他打名誉官司,好让自己由于缺少平台发不出来的声音为大众所知。因此,虽然理论上他可以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名誉权,实际上却完全没有可行性,也没有必要性。因为反方的言论 so far 是分散的,无论有理无理,无论是诽谤还是合理批判,都不成气候。而方有从事这个行业所必需的鲁棒性和坚韧性。更主要的是他有自己的舆论平台和私人媒体,通过庞大的网络发行渠道(微薄、新到、邮件列表、论坛镜像等)迅雷不及掩耳地、高分贝地散步自己的声音。对他的匿名攻击,相比于他自己的宣传,相比于来自无数粉丝对他的赞扬来说,完全不成比例。唯一的一次“真”的威胁来自纸质媒体的系统性批判(作者野鹤),也被方通过法律途径剿灭。事实是,在虚假猖獗的中国,私人网络打假有如草寇啸聚的梁山,尽管任意性大,弊象丛生,却有着非常深厚的民意基础。在欢呼英雄好汉的同时,有识之士应该有这样的共识,一个正常有序的社会是没有私人打假的存在理由的,就像水浒梁山在当今社会法律上应该予以取缔一样,代之为群众举报和职能部门受理的机制(名誉权去法院,学术诚信问题去科学共同体的诚信委员会)。

    肖则不同,他没有平台和媒体,他通过法律途径的维权,胜诉过一次(但迟迟没有得到执行,仅是一纸空文,法院和法官被疯狂谩骂和羞辱,斯文扫地),更多的法律告诉或者不被受理,或者石沉大海。值得一提的是,媒体报道肖的维护名誉权的法律诉讼“有胜有败”是不确的,肖其实没有“败”过,只是不被受理而已,法庭从来没有裁定过他“错”,只是说这些学术界的是非,譬如反射弧有效无效的问题,法庭无法裁决,而这种决定是有道理的。本来这就应该是科学界专业委员会才有资格做的事,任何其他个人、媒体和组织都不具有判断学术真假的资格。这样一来,视名誉为生命、性格刚烈的肖医生觉得法律维权无路可走,科学共同体也无所作为,于是他要 take justice in his own hands,铸成今日的大错。

    注:本文原载于作者科学网博客(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72382)。

    光明网推荐此文,并不代表支持或者反对作者观点。更多信息,请访问作者原文。

    [上一篇] 方舟子已被一锤子打出原形
    [下一篇] 方舟子或将被他的主子灭掉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 谭靖东 ]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会员名:   密 码: 论坛会员注册 查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