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 时政
  • 世界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论坛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反思及批评》
     http://www.gmw.cn 2010-10-22 17:12:15 来源:
    0

    (注:这帖是肖传国以马甲昏教授帖在新语丝论坛,但遭到方舟子及其认同者的文字围攻)

    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反思及批评,送交者: 昏教授, 于 2001-07-08 20:34:58:

    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反思及批评

    无需讳言,自CXN事件知道方舟子(FZZ〕其人,我对FZZ的态度已从欣赏-调侃-反感-鄙视一路而降。我不是一个容易改变观点的人,而且教书育人作学问,自认一向客观,看人亦甚准,尤其相信“文如其人”。可是在看FZZ上如此走眼,实乃平生第二次。本待象韩健那样对FZZ不再屑一顾,但考虑到FZZ对中国学术界健康发展客观上还有一点可利用剩余价值,故惭愧之余,反思一下,批评一下。是良药还是毒药,请君自品,反正不是安慰剂。

    一、舟子是个聪明人:这个结论不是来自舟子成天挂在嘴边的“状元”,也没受新华社那小丫头“一等一的全才”之类肉麻谀词的影响。首先,舟子毅然离弃已耗费了他13年宝贵光阴的学术殿堂而另谋生路是非常聪明且需很大勇气的。以其人格和性格,他不可能皓首穷经,“数十年磨一戏”的作学问;以其浮燥偏颇精明不安份的素质,作文人商人或可挤入三流,但作学问就肯定难能有成了。能选择最适宜自己的路的人无疑是聪明的。其二,“少侠”自“艺成下山”以来,为扬名立万四方寻战,基督教,进化论,法轮功,最后锁定中国学术界为落水狗而痛打之,并一打再打,乐此不疲,以此为业,这也是方舟子聪明过人之处;这政治民主啥的碰不得,象丁子霖那样就卖不出书了,这批法轮功也没商业价值,要真把李大师惹急啦,成天派百八十号人在舟子门口打座更麻烦;国人最恨的贪官污吏也惹不起,这些家伙有权有钱,心狠手辣,闹不好投机不成丢条命或丢条胳膊少条腿的这少侠该成丐帮舵主了。中国知识分子却是社会的最弱势群体,无职无权无钱,到哪都胆小怕事,明哲保身,息事宁人,“吃亏是福”(李载平就是典型〕,再不就象杨换明韩健等,自诩清高,不屑一顾。所以对中国学术界中国学人尽管痛打,反正打对打错对方都不会还手。除了日本鬼子当年刀劈南京市民的武士道,那里还有更好的可与美国“方少侠”媲美的盖世武功?

    二、方舟子打假的动机 我是邓公猫论的衷心掩护者,再加上职业习惯,故对结果最看重。97年回国兼职一段时间后,有关方面征求意见,我认为:1,教授成了工龄的标志,滥竽充数者众,尤其双肩挑者,误人子弟;2,国内期刊绝大部分水平极低;3,国内媒体对学术界特别是回国学人的报道太公式化,脸谱化,太夸张失实;4,科研鉴定评奖太多太滥太假,是学术界不正之风的主要原因之一。(后来国务院奖励办对科研鉴定和三大奖进行改革,我不敢贪天之功,但很高兴尽了匹夫之责。〕尽管我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励精图治,但深觉积重难返。CXN事件时我正在北京开会,当时的反应就是这傻大姐和媒体这次玩得太出格了。返美后看到方那公开信,不觉眼睛一亮,拍案叫好!那信本身也是一篇好文章。自此才知FZZ这名字。我仅偶尔上教育论坛,在那我多次明确就CXN事件为FZZ鼓掌,挨骂,尽管我不同意方将事闹到CXN美国雇主那儿去。至于FZZ的动机,我倒真没想过。反正有这么个人,批 CXN的基本是事实,而且这事对国内学术界的不正之风极具震慑作用,“动机”?Who cares? 一路走来,历经方对XJT,YHM,YCM,LZP,HJ,核酸,纳米,以及对虹桥和中医药的“打假”,虽对其“动机”偶有所思,但也从没深想。这次 FZZ集结其网上打假内容的新书“溃疡”出版,立有所悟,再读了江晓原那几回掩卷哭少侠的“序”,恶心之余,茅塞顿开:江那关于FZZ打假动机的那段不就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雷峰?Bingo!欲盖弥彰也不至于如此黔X技穷。把个视名利如粪土的榜样拉出来想遮盖什么?追名逐利!这就是FZZ的“打假”动机。FZZ一向状元不离口,目高于顶,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既不能凭那几首无病呻吟的高中生习作在文坛露个尖尖角,更没能以13年的最好光阴在科学殿堂里修成半点正果。果戈里有句名言:“每当想到我将默默无闻地度过我的一生的时候,恐惧就折磨着我的灵魂”。这种恐惧可能已折磨FZZ多年了。如何才能一举成名呢?以舟子之聪明早就想到了,以我等之愚钝,现在也明白了,那就是:挑战名人!或更准确地说,找名人的茬。这真是一条成名捷径啊。至于名和利的关系就简单了:名气越大(香臭无关〕,网站访客数和广告效益越大,网上书店的书卖得越多,FZZ自己“著”的那些“书”也就有销路了,而且只要“打假” 不断,这“集结成书”也就可源源不绝了。行文至此,有必要声明一下:我丝毫没有反对FZZ追名逐利的意思(谁不在追名逐利?少侠也要吃饭〕,而且若这种追名逐利客观上对中国学术界有一定正面作用,没理由不乐观其成。如果上海交大那也是半道出家的江啥子认为这就是侠客之道,尽管大吹方少侠好了,但是给“方少侠”又带上顶雷峰的帽子,不但使方少侠象小丑一样的滑稽,也太低估了天下读书人的智商。更为严重的是,明明是在靠打假追名逐利的方少侠却将“雷峰”这顶帽子坦然带上招摇过市,这和CXN,XJT等对媒体的夸大宣传报道不予澄清或默认相比,实在是大巫见小巫,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你的打假职业,能否把那“雷峰”帽摘掉?请舟子“三思”三思。

    三。对FZZ“学术打假”的批评 与去年刚看到那公开信时相反,我对方舟子已从欣赏转变为厌恶。但我认为,到目前为至,FZZ“打假”的客观作用还是功大于过的。可惜的是,这“过”是越来越大了,让人失望。尽管我豪不掩饰对FZZ个人的厌恶,但考虑到中国学术界的现状,我仍希望FZZ能以此为生直到中国学术界完全无假可打。我曾斥其为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但要是这石头能迫使学术界人们洁身自好,那让江晓原以后把这“茅坑的石头”搬到他的“科学史”中去也不伤大雅。不论作人还是作学问,不论网上还是网下,我自认为我的严谨和公正也是“有口皆碑的”的(不同意者请举实例驳之〕,为了能看到“方少侠”今后有类似CXN公开信的刀法再现江湖而不是象疯狗一样乱咬,我再多说几句,还是那句话:是良药还是毒药,请君自品,反正不是安慰剂。

    1:你打假的对象不是你的敌人,更不是中国人的敌人。 FZZ对我骂不绝口始于我在夏建统问题上反对他欲置夏于死地并把问题捅到哈佛当局(见文后附件A〕。其实我早就对FZZ把CXN事件捅到陈的美国老板及其工作的医学中心极为反感。象CXN和XJT等人都还是在美发奋图强有所成就的,都还是很杰出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且国内媒体的现状有时让人很难辨别有心之过和无心之过。指出过错,以警效尤,也就达到学术打假的目的了。再说打假打假,打的是“假”,而不能将人及其真成就一起打死,对不对?FZZ一再嚷嚷他打的那些人未受到处理,怎么处理?让 UCLA开除CXN,让哈佛开除XJT你方舟子就高兴了,就达到目的了?我一直认为“学术打假”无疑对中国目前及将来学术科技的健康发展具极重要的正面影响. 但若可能涉及中国人的整体形象时,要有轻重,要内外有别,否则这石头最终会砸在所有中国学人脚上. 世界上任何事没有绝对的对错,一件好事,处理不当完全可能带来很糟的付作用.核酸事件也是如此,本来也就是奸商炒作不实广告,FZZ却把它上升到学术高度再告到那些诺贝尔奖得主那儿去,国外教授们和学术界的惯例都是有信必复的,可是仅三人回了两句话,可见他们对FZZ代着雷峰帽竭力维护他们38位肖像权的正义行动竞不在意。但不论回信与否,所有这些收到FZZ揭发信的诺贝尔奖得主对中国的整体印象又坏了三分是可以肯定的。

    2:天下没有“一等一的全才”,不要让自卑心理影响学术打假的科学性和理性。 不知是新华社小丫头那二人转让FZZ顺风膨胀,还是寒窗13载一无所成而导致的逆反心理,方在学术上的超常自大和为人上的超强自尊空前绝后,FZZ对许多成就显然大于他的海外学人,尤其是得到国内媒体宣传者的憎恨显然大大超过了人之常情所能理解的程度。CXN和XJT不提也罢,谁让他们小辫子多多?但FZZ 对李载平杨焕明和韩健的无端攻击和憎恨则只有心理学上的极度自卑症候群才能解释。公正的讲,FZZ还是对得起他那生化博士帽子的,虽业无专精,基础还在。可是他在对其他专业不懂装懂还打“假”时的假学阀模样实在让人惨不忍睹,啼笑皆非。比如他对中医中药,对纳米,对许多数理问题。我那专业已是够窄了,但就是有人把方少侠的宝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说,我也不敢说我是我那专业的全才,这科学发展到今天,居然还有所谓“一等一的全才”,实在是一大奇迹。

    3:打假要重证据,要就事论事。FZZ不是真理的代表,更不是宗教裁判所的祭司。 总的来讲,中国学术界人士无职无权无钱,唯一高贵的就是那点名誉。有不惜羽毛,作假行骗者,当然要予以揭露,但若找点报纸广告扑风捉影,胡批乱咬,毁人清誉,那就不是打假而是犯罪了。FZZ对李载平院士的所作所为即为一例。“核酸营养”的本质也就是一唯利是图奸商炒作不实广告,与学术并没太大关系。但 FZZ对李载平教授的攻击侮辱实在有失公允,极不礼貌,而且从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举一例,若有人以成都商报对FZZ的采访报道为根据而对FZZ大肆公开辱骂攻击,是不是要对defamation负责?〕。如果我是李载平,一定会把FZZ告上法庭。同样道理,FZZ对杨焕明,韩健和虹桥行动也已构成 Defamation. 在中国的官方学术制裁制度规范化之前,民间打假还是有一定作用的,但务必要有理有据有节,要团结尽可能多的人,就象FZZ 那公开信所体现的,让事实说话,是非自有公论,公道自在人心。可惜的是,FZZ现在已成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只会贴骗子标签,到处乱咬的打手。我认为,FZZ如不改过自省,要是再有什么公开信,肯定不会再有任何有份量的学者签名助威了。新语丝论坛里那几个只会帮FZZ骂人吐口水的小混混倒是会签,可惜上不了台面。另外FZZ现在国内的盟友都是些什么人?真作学问者一个没有,就几个搞不了科学半道出家去耍嘴皮子的人,倒也同病相怜。却也说明了FZZ目前的处境。所有与FZZ意见不同者和所有FZZ看不顺眼的人都是“骗子”,看来这妄人头衔实在是非FZZ莫属。

    4:重大问题要三思而行,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FZZ似乎成了点名,但要知道名人有名人的坏处,特别是在许多问题上不能象我等升井小民般胡来。其例一是核酸事件,这核酸事件显然与学术没太大关系,相反在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上的份量和影响更重。FZZ仗着美利坚金钟罩神功或可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了不起去美国餐馆端盘子,了不起不去回那人民的国,不去卖书赚那人民的币,但FZZ 把他那新华社的小师妹拉进来联手却是愚蠢至极。方固然如愿以偿地把一民间个人行为染上了官方色彩,让他那“集结成书”中的战果更加显赫辉煌,但不知他想过新华社的特殊性没有?想过中国的新闻报道纪律没有?FZZ怎么不再拉她来条“美国有口届碑的生物信息咨询专家FZZ发现中医是伪科学,中药是安慰剂”的新华社电?“和尚摸得,阿Q摸不得”就是这个道理。当时看到FZZ和那小丫头对虹桥恶狠狠的歹毒架式,本想采取点防范措施,但考虑到这些部门很难就事论事,极易上纲上线,很难避免“我不杀伯仁…”的结果,故至今难以下手。另一例子是中美撞机事件。你FZZ懂什么狗屁国际法?有你胡说八道的份?柯华网友说 FZZ“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胡说八道,简直是个白痴!”实际是在为他开脱,他不思感激反恩将仇报。实际上那些被FZZ贴上骗子标签的人们是非常高兴把他贴上个反华分子反动论坛标签的。当然,我认为这只是FZZ狂妄无知却偏以为自己“地上全知,天上知道99%”而已。

    此文写好后冷藏了几天,回头删掉了一些过头话,主旨还是希望中国好,希望FZZ打假赚钱两不误。象我这样甚为开明者也基本被FZZ推到了他的对立面,FZZ的确也应该反思一下了。今后,FZZ的打假若有理有据有节,我会乐观其成;若胡批乱咬,我会尽全力反对,既在网上(用笔名〕,也在网下(用真名〕。这次的书,你就好好卖吧。

    附件A:关于夏建统 >>>>昏教授原文: 恕我直言: 不妥.我要是你,决不这么作!你有必要听命于哈佛院长助理吗? 回答: 是哈佛建筑学院的院长助理向我索取有关夏的报道和读者评论,我才给寄去的 由 方 舟子 于 November 05, 2000 16:51:32: 再说, 由我们中国人把这个中国人彻底搞臭,彻底毁灭,对他(24岁),对其他在美中国学人,对 其他在美中国人真有天大的好处吗? 看看美国的电视电影,凡有中国人脚色的,哪一个是正面的?我极不喜欢犹大人, 但他们的紧 密抱团的确值得我们这一盘散沙学习. 你的打假工作无疑对中国目前及将来学术科技的健康发展具极重要的正面影响. 但若可能涉 及中国人的整体形象时,要有轻重,要内外有别, 不能只图一时痛快.世界上任何事没有绝对 的对错,一件好事,处理不当完全可能带来很糟的付作用.

    >>>FZZ回帖: 嘿嘿,“中国人的整体形象”靠夏建统来维护? 回答: 恕我直言: 不妥.我要是你,决不这么作!你有必要听命于哈佛院长助理吗? 由 昏教授 于 November 06, 2000 03:51:19: 夏建统成了中国人的代表? 人家来找我了解情况,我却不予理睬,显得心理有鬼, 是不是也损害了我这个中国人的形象?推而广之,是不 是也损害了中国人的整体形象? 如此弱智,就别自称什么“教授”了。

    >>>>昏教授:夏建统还是个才子,请同胞们高抬贵手. 所有跟贴·加跟贴·读书论坛主页http://www.xys.org/cgi-bin/mainpage.pl 送交者: 昏教授 于 November 05, 2000 03:19:58: 这个年龄,能有此成就,也算难得,也算努力了,也算给中国学人挣脸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何况少年才子多轻狂,得意忘形之处也还是可以理解,可以原谅的.即使 昏庸无能如本教授者,德高望重如海宁者, 中奸巨滑如巴山者:),都还经常牛皮大发,诸位若 想想自己24岁时的德性,可能比夏强不到哪里去吧? 坦白从宽: 我可能没夏这么聪明;我24岁 时才刚读硕士第二年;我24岁时无夏如此成就;我24岁时可能比夏还轻狂幼稚. 所以,同为中国人,我们主要还是应该为他的才能和成就高兴,希望他成大器.请大家莫再穷追 猛打,我给大家鞠躬了.人才难得,捧杀不好,骂杀也可惜.我更反对把事闹到哈佛当局去,内外 还是应该有别,否则这石头最终会砸在所有中国学人脚上。

    [上一篇] 肖传国不服一审上诉  方舟子申请抗诉驳回
    [下一篇] 二方遇袭案二审维持原判 双方不服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 谭靖东 ]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会员名:   密 码: 论坛会员注册 查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