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世界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论坛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洪宪帝制
     http://www.gmw.cn 2011-04-19 13:53:43 来源:辛亥革命网  [字号: ]

      1915年12月袁世凯宣布帝制自为,以“洪宪”为国号,史称“洪宪帝制”。

      袁世凯窃国后,疯狂破坏资产阶级民主制度,镇压革命势力,解散国会,毁弃《临时约法》,一步步集中权力,为复辟帝制做准备。特别是1914年颁布的袁记《中华民国约法》和修订的《大总统选举法》,规定了有皇帝权力的总统制,更可视为洪宪帝制的前奏曲。为了早日黄袍加身,从1915年起,袁世凯加紧了复辟帝制步伐。当年8月3美籍法律顾问古德诺发表《共和与君主论》一文,宣称共和不适合中国国情。23杨度等六人组成筹安会,大肆鼓吹只有改行帝制才能固国本而救危亡。此后帝制活动便公开进行。筹安会四出活动,积极策动湖南、吉林、奉天(辽宁)、湖北、安徽等省组织分会,同时通电全国,要各地文武官吏和商会团体速派代表进京,“讨论”国体,打算在代表赞成君主立宪后,即向参政院发起改变国体的请愿。参与策动帝制的更具决定的是大批北洋军阀封疆大吏和政府要员。就在筹安会成立的第二天,8月24上将军段芝贵及袁乃宽等在石驸马大街袁宅召开秘密军警大会,讨论所谓“筹安”事宜。参加会议的有北京军政执法处处长雷震春、北京步兵统领江朝宗(1863―1943)、北京警察总监吴炳湘(1874-1930)等44都是北洋系军警要人。在段芝贵带动下,全体当场一致赞成君主国体。会后,中央军事机关及将校级以上军警官员、海军舰长等数百名上密呈给袁世凯,请愿实行君主制。段芝贵又密电各省将军、巡按使,策动他们拥护。奉天将军张作霖(1875-1928)第一个直接密呈袁世凯,要求“速定国体,以安大局”,表示如各省有敢反对者,“作霖愿率所部以平乱”。至9月2日已有广东、湖北、陕西、山西、河南、四川、湖南、浙江、江西、云南、安徽、山东、吉林、黑龙江、甘肃、察哈尔、绥远、福建、贵州等省将军、都统、护军使、巡按使19人回电表示赞成。段芝贵即据此领衔缮写密呈,面呈袁世凯,谓“合词恳请元首改君主国体”,此即盛传一时的“十九将军联名劝进电”。参与策动帝制的政府要员有交通系首领梁士诒、参政院参政张镇芳、内务总长兼交通总长朱启铃、农商总长周自齐。其中梁士诒最活跃,他依仗交通系雄厚的财力,筹集巨款,收买各方,组织改变国体的请愿活动。

      在上述情况下,帝制活动颇有声势。各省文武官吏函电交驰,大都阿附君宪救国之说,纷纷派代表进京,加入筹安会组织的国体讨论。速度之快,连“讨论”都来不及,于是取消“讨论”,改采投票决定;后来票决也来不及,又改为直接组织请愿。很快,在京各省文武官员的代表分别组成“公民请愿团”向参政院请愿改变国体。紧接着,北京出现了“商会请愿团”、“教育请愿团”、“社政进行会”、“妇女请愿团”、“乞丐请愿团”等等,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他们使用筹安会代办的内容千篇一律的请愿书,一致恭请参政院“早定君主立宪”、“复尊君亲上之本”,掀起了改变国体的请愿风潮。9月1参政院开始审查各方呈进的请愿书,6开始讨论国体问题,准备一鼓作气,将变共和为君宪国体作成参政院的决议,让袁世凯速登皇帝宝座。但是由于当时北洋派内部及政府要员中对改行帝制意见不一,特别是列强对此态度不明朗,所以这一天袁氏突然派其代表政事堂左丞杨士琦(1862-1918)到参政院发布宣言:作为中华民国的总统,他有维持共和国体之责,认为改变国体“不合时宜”。但又说国民请愿“如征求多数国民之公意,自必有妥善之办法”。实质是暗示其党羽暂缓步伐和进一步制造“民意”要求实行帝制的假象。

      当时北洋派内部,各省军阀从保住地盘、巩固既得利益出发,大多阿附袁世凯,积极劝进。也有一些头面人物从维护北洋统治的长远利益着眼,从反对建立袁家王朝、避免对袁氏父子称臣出发,颇不以帝制为然。如身为国务卿的徐世昌虽不公然反对,但拒绝劝进;段祺瑞则称病退居西山,袖手旁观,以致被袁免去陆军总长职务。江苏都督冯国璋曾于当年6月进京探询袁有无称帝打算,袁矢口否认。两个月后,筹安会成立,帝制活动公开进行,使冯感到寒心,以为袁已不把他当作“自家人”。因此,非但不理睬筹安会,还联络驻徐州的定武上将军、长江巡阅使张勋采取一致态度。张勋一直图谋清室复辟,对袁世凯帝制自为反感。所以冯、张在接到段芝贵的密电后,均不肯列名劝进,反而致电政事堂,提出改国体事应由徐世昌“定稿领衔”,联合京外文武官吏联名提请参政院公议,“以召公正”,并将此电咨发各省,征求同意。直隶都督朱家宝和一向不满袁世凯武力统一政策的广西将军陆荣廷、云南将军唐继尧均表示附和。贵州巡按龙建章(1872-?)更正面反对帝制,致电徐世昌,要求取消筹安会。在政府要员中,副总统黎元洪、财政总长周学熙主张总统世袭,反对君宪。教育总长汤化龙、平政院长周树模、水利局长张謇等则以辞职抵制。在这些反对者中,袁世凯极重视北洋元老徐世昌,特派袁乃宽去劝说。此老不仅仍拒绝,而且辞职出京而去,袁氏只好由他。袁世凯最顾忌的是冯国璋等封疆大吏,乃采取了多种手法,争取他们转变态度。对龙建章施以压力;对朱家宝极力疏通,很快迫使二人转变了态度。又特派内史监阮忠枢南下劝说冯、张,反复强调北洋派团结的重要性,要求他们即使不赞成,亦“不必正当反对”。至9月下旬,冯、张终于转变了态度。北洋派表面上取得了一致。

      袁视帝国主义列强的态度为帝制成败的第一要素,千方百计争取列强的支持。德国早在两年前就表示中国应建立强有力的君主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又与奥国一致表示支持中国改行帝制。美国采取不干涉态度。这样,袁政府的外交主要是乞求日本与英国的承认。他满以为承认“二十一条”后,日本就会支持帝制。但日本欲以此为诱饵,索取更多的报酬,所以首相大隈重信(1838-1922)、外相石井菊次郎(1866-1945)等态度暖昧,不肯具体许诺。袁世凯指示外交次长曹汝霖和驻日公使陆宗舆同日本人秘密接触,又派日本顾问有贺长雄(1860-1921)前往东京,游说日本政府要人。9月下旬,有贺长雄和陆宗舆均从东京带回信息,谓大隈重信表示,只要袁“诚意联日”,日本对中国改行帝制,将“努力为援助”。英国正忙于欧战,一时无暇东顾,英公使朱尔典担心改行帝制会引起中国政局动荡,影响英国在华权益,曾表示“甚不赞成”。但当其得知日本支持帝制时,为与日本竞争,迅即改变态度。10月初,当面对袁表示:“若中国无内乱,则随时可以实行,此系中国内政,他人不能干涉。”至此,改行帝制之内外阻力业已排除,帝制步伐随之加快。梁士诒、张镇芳等秉承袁世凯9月6日宣言中“尊重民意”的暗示,收买各请愿团,成立了全国请愿联合会,推沈云霈为会长,张锦芳、那彦图为副会长,于9月16日向参政院呈上第二次请愿书要求召开国民会议,解决国体。次参政院议决并咨请政府,于年内召开国民会议或另筹其他征求民意办法。但召集国民会议手续纷繁,颇费时因此全国请愿联合会又第三次呈上请愿书,推翻召开国民会议成案,改为举行国民代表大会。10月2日参政院公布了“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6正式议决组成国民代表大会,决定国体。8袁世凯公布国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并命各地地方官主持“选举”,选出代表后,即在当地举行国体投票,推戴皇帝。袁政府又密电命令各地方官暗中物色绝对顺从袁氏旨意之并多方设法使其当选。各地方官即以金钱贿买或军警弹压等卑劣手段操纵选举和投票,进展十分神速,自10月25日开始选举代表,并进行国体投票,到11月20各省“选举”及“投票”告竣。各省国民代表共1993全部赞成君主立宪。各省推戴书一字不差地写着45个字:“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这是10月23日朱启铃等10人向各省发出的密电中拟定的,同时命令各省“万勿丝毫更改”。12月11参政院议决以“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的名义恭上推戴书,要求袁世凯“俯照舆情”速登“大宝”。当天中午袁便发还,电令表示既然全体国民代表表决改用君主立宪,他“自无讨论之余地”。然而又故作谦词,说自己居政以来“上无?于国计,下无济于生民”,“今若骤跻大位,于心何安?”况且自己曾向参议院宣誓,愿竭力发扬共和,“今若帝制自为,则是背弃誓词”。所以要他们“另行推戴”。实质是要党徒为他歌功颂德,洗刷背弃共和之罪名。党徒们心领神会,仅15分钟即拟就了2600字的第二次推戴书,歌颂袁有“经武”(编练新建陆军)、“匡国”(屠杀义和团)、“开化”(办新政),“靖难”(绞杀辛亥革命)、“定乱”(镇压二次革命)、“交邻”(承认日本“二十一条”要求)六大功勋,至于曾宣誓效忠共和,不过是当时作为共和元首“就职仪文之一”。声称国体取决于国民的意向,元首当视民意为从违,誓词亦应随国体而变迁。无论共和、君宪,“皆国民之所自为,固于皇帝渺不相涉者也”。把改变国体的罪责推在“国民”头上。总之,袁世凯“功崇德茂”,“迈越百王”,所以当皇帝是“责无旁贷”。袁世凯以为经过请愿、选举、推戴这三大步骤,再加上第二次推戴书把罪恶一笔勾销,自可掩尽天下人耳目。12日即申令承认帝制,13日在居仁堂接受百官朝贺。31日下令改民国五年(1916)为洪宪元年。12月1日成立登极大典筹备处,登极大典的预算高达590余万元。又下令改总统府为新华宫,发行刻有龙图案和袁世凯头像的纪念金币;册封皇后和嫔妃,立皇储及选拔宫女等皇家事务,也加紧举办,只待择吉日正式加冕登极了。

      袁氏独裁卖国以及悍然称帝的罪行,早已激起全国各阶层人民的强烈反对。孙中山先生从1914年5月至1916年5先后三次发表讨袁檄文和讨袁宣言,又领导中华革命党先后发动40余次反袁起义;以黄兴为旗帜的欧事研究会也积极联络各方人士,策动反袁。原来一些对袁抱有幻想的人也看清了袁氏复辟帝制的野心。1915年8筹安会刚一成立,梁启超即发表《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一文,旗帜鲜明地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袁世凯陷入全国一片声讨之中。当年12月25蔡锷、唐继尧等在云南宣布独立,护国战争的熊熊烈火在南方燃起。在全国反对复辟帝制的高潮中,北洋政府和北洋军阀内部也日趋分崩离析,副总统黎元洪公开反对帝制,辞去一切职务,拒绝武义亲王之封。袁的两员心腹大将段祺瑞、冯国璋和北洋元老徐世昌均对袁离心离德,对帝制运动作消极抵制;1916年5袁世凯最亲信的心腹党羽四川将军陈宦和湖南将军汤芗铭也宣布独立。日、英等帝国主义也改变了态度,“劝告”袁停止帝制活动。1916年1日本拒绝接待袁政府派出的以祝贺日本天皇加冕为名乞求日本支持的特使周自齐。袁世凯内外交困、走投无路,被迫于3月22日取消帝制,23日废止洪宪年号,恢复民国。洪宪帝制仅历83天即宣告失败,6月6袁世凯忧惧病死。在袁死前,袁氏及其党徒导演洪宪帝制丑剧的全部50余件致各省密电被揭露出来,梁启超特作《袁政府伪造民意密电书后》一文,痛低袁氏伪造民意大搞帝制自为的活动:“自国体问题发生以来,所谓讨论者,皆袁氏自讨自论;所谓赞成者,皆袁氏自 赞自成;所谓请愿者,皆袁氏自请自愿;所谓表决者,皆袁氏自表自决;所谓推戴者,皆袁氏自推自戴。举凡国内外明眼其谁不知者。”“此次皇帝之出产,不外右手挟利刃,左手持金钱,啸聚国中最下贱无耻之少数如演傀儡戏者然。由一人在幕内牵线,而其左右十数嬖人蠕蠕而动;此十数嬖人者复牵第二线,而各省长官乃至参政院蠕蠕而动;彼长官等复牵第三线,而千七百余不识廉耻之辈冒称国民代表者蠕蠕而动。”这确是对袁世凯帝制自为丑剧最生动的写照。

    [责任编辑: 辛忠 ]

    [上一篇] 护法运动
    [下一篇] 清帝退位诏书

    0
    [ 复制链接 ] [ 打印本页 ] [ 关闭页面 ] [ ]
    
    发表评论
    会员名:   密 码: 论坛会员注册 查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