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世界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论坛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双面朱瑞的矛盾人生
    鲁晓敏 http://www.gmw.cn 2011-05-23 16:44:47 来源:浙江日报  [字号: ]

      光复杭州的战役已经远去,我们只能从浙江辛亥革命纪念馆的玻璃窗中阅读当年的资料和老照片,观赏一些当年留下的文牍、信件以及实物。那些薄薄的烟黄纸页承载着沉重的历史,浙江的光复历史压缩到一个狭小的空间中,由一串灯光牵引着,在幽暗的长廊中弯曲向前,那些陈年往事仿佛一条冬眠的蛇,仿佛随时都会醒来,在禁锢的空间中闪转腾挪。

      我跟着长廊游走着,目光渐渐中正,呼吸渐渐急促,手上握着的雨伞仿佛变成一杆长枪,装满了子弹,仿佛和当年的朱瑞一样热血盈胸,准备着去冲锋去战斗!

      2

      公元1911年11月,长江一线随着波涛荡漾的尽是阴霾的冬天,从武汉至南京,清军和革命军两大阵营在这条战线上反复搏杀着,枪炮声响彻长江两岸。

      在辛亥革命历史上,南京城的光复之战具有鼎定江山的象征性意义。革命军倾巢进攻,清军凭固死守,他们也许没有想到,南京战役居然是辛亥最后一战,也就是说革命军旗帜插上紫金山天堡城的那一刻,清朝也在这一刻走向了终结。将旗帜插上天堡城的正是朱瑞,历史诧异地在这个年份月份停留了片刻,朱瑞改写了历史,历史责无旁贷地成就了朱瑞。

      1911年11月,国内局势异常复杂,一方面全国22个省中17个宣布独立,但大都没有采取协同作战,极易被清军各个击破;另一方面,袁世凯重兵围攻武汉,革命军与清军在此形成顶牛状态,但是随着汉口和汉阳的失守逐渐暴露出溃败的迹象。恰在此时,上海都督陈其美通电全国,请派代表到上海开会,商议建立民国政府,国人一下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上海。在湖北派和上海派争夺革命大本营而相持不下之时,南京的战略地位由此凸显出来,成为矛盾的缓冲区,革命军将攻克南京的方案迅速提上议程。

      11月初,徐绍桢的第九镇(师)举义失败,退出了南京城,同盟会、光复会立即组建了以徐绍桢为总司令的江浙联军,多路大军围攻南京。朱瑞任命为浙军总司令,率3000将士从杭州开拔,奔赴南京前线。在浙江辛亥革命博物馆,我看到了一张浙军出征检阅的照片,骑兵、步兵、炮兵、辎重车辆排列得整整齐齐,两列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从远处哒哒走来,一面巨大的“浙”字军旗在方阵前迎风招展,雄赳赳的受阅部队精神抖擞,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凛冽的光芒,军乐队的鼓点疾风骤雨般地敲响,士兵们发出了山呼海啸般地呐喊……

      朱瑞一生之中最辉煌的时刻到来了,光复南京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在了他和江浙联军的肩上。他统帅着军纪严明的浙军于11月20日投入战斗,连续突破清军四道防线,兵锋直指紫金山南麓。整个南京战役最惊心动魄的战斗发生在天堡城。天堡城占据了紫金山山顶的要隘,是太平天国时期修筑的军事要塞,筑于海拔267米的绝壁之上,炮台坚固,壁垒森严,易守难攻。南京有句谚语:要得南京城,先夺天堡城。被清庭系为半壁江山的钥匙就在这小小的堡垒上。

      面对张勋虎狼之师,革命军多路部队损兵折将,攻击部队几乎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这时,主攻命令下达到了浙军,朱瑞挑选了200名骁勇善战的敢死队员,亲自带队冲锋,一路攻击天堡城侧背,一路由紫金山俯攻。战至12月1日黎明,浙军终于攻克了天堡城。撕开了清军的防线,直接导致了清军的崩溃。如果说杭州光复只是朱瑞崭露头角,那么血战天堡城后,才是他真正成为辛亥的功臣名将,不久升任第五军军长。有了这一仗,朱瑞的英名的确够了,扬名立万的资本也足够了。

      在战斗最胶着的时候,朱瑞曾下令:“如有先登天堡城者,为夺取南京第一功。首入官兵,赏50大洋,伤亡者铸像立名!”这就是浙军攻克金陵阵亡诸将士纪念碑的由来。在大墓的石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阵亡将士的名字,那些名字整整齐齐,如同整装待发的将士,个个渊渟岳峙,即使死去依旧存留着一股让强敌为之丧胆的阵势。

      百年之后,我们重读这段历史,依旧满纸的烽烟四起。在南京历史上无数次的兵戈中,朱瑞的胜利无疑在近代史上是意义非凡的。武昌首义的成功,如同在清朝的版图上撕开了一道大口,南京的光复犹如将版图拦腰截断割裂,为民国开府南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江浙联军攻克南京,这一天大的喜讯传来,革命党立即停止纷争,一致同意在南京开府建都。它的意义并不亚于擒获坐拥江山的君王,一举扭转了革命颓势,打破了袁世凯猫捉老鼠的游戏规则,更加重了革命党与袁世凯谈判的砝码,加速了清政府的倒台。

      3

      1912年,是一个万象更新的年份,这个数字是近代中国的分水岭,许多人的命运在这个时间里被无情地改变。朱瑞也在这个年份中好运走到了头,1912年竟然成为他人生滑铁卢的开始,一个正面人物不消几年时间便蜕化成反面角色。

      中国人习惯了一家治一国的管理模式,由帝制转入了民治,在社会价值体系和文化体系重建的过程中,当年的辛亥功臣分化成倒袁和拥袁两个对立的阵营。还有部分投机者,脚踏两只船进行观望,他们竖起耳朵辨别来自两方一丝一毫的动静。朱瑞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的摇摆不定,正好代表那个特定年代特定人群的是非观,一部分人假借革命升官发财,一部分实权人物为了巩固既得利益而投机钻营,让你难以辨别出他们的真实世界。

    [责任编辑: 辛忠 ]
    0
    [ 复制链接 ] [ 打印本页 ] [ 关闭页面 ] [ ]
    
    发表评论
    会员名:   密 码: 论坛会员注册 查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