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无法抵达彼岸的稿费单

2013-01-22 14:54:01 来源:苏州日报   查看评论 进入光明网BBS 手机看新闻

    □渭塘二中 宁雪红

    每每打开我的抽屉,我的心头便涌上一丝愧疚。只因一张放置了整整一年的稿费单。

    稿费单的主人,是一个来自少数民族的孩子,一个锦心绣口的女生。

    她梳着高翘的马尾,齐眉的刘海下,一双花朵般的眸子。在班里,她像一株淡然的蔷薇。只是喜欢用一支生花的笔,写下花开四季、沁人心脾的小诗。我记不清她在周记本上写过多少首婉约动人的诗歌了,每一篇里,都住着一个五彩斑斓的春天。

    我惊叹于她细腻斐然的文笔。在课堂上,我忘情地诵读她的诗歌;在本子上,欣欣然为她写下酣畅淋漓的评语; 月色溶溶的夜晚,也曾为她敲下一些电子稿,修改润色后投给报社。她曾轻声对我说,长大后想做一名诗人。我拍着胸脯,言辞肯定地激励她:“你有一支生花的笔,好好写,美梦会成真的。”

    无数次,我经过班级,常望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静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握笔,轻盈地在纸上起舞。周围一片喧闹,可她很安静,专注地写着什么。

    一个黄昏,她站在我下班回家的路口等我,胸前紧紧抱着一本笔记本。“宁老师,我有一本诗集想请您帮我看看,是我自己写的。”她略带害羞地说。“好啊,我们班的小诗人。好的诗作,我帮你去投稿哦。”我接过诗册,欲翻阅。她冲我憨憨一笑,道:“老师,那我先回家了。”然后,转身飞入玫瑰色的余晖里。

    那是个安宁而诗意流淌的夜晚。我在书桌前,一页,一页,轻轻吟诵。她灵动的笔下,绽放出一小朵、一小朵优雅的花朵。“蜗牛在用它敏锐的触角,抚摩春姑娘的裙裾……蚂蚁在幸福地累叠春天的城堡……我住在一朵篱笆花里,恬静地安睡……”那晚,我激动得一夜未眠,像发现了巨大的宝藏。我把它们一句一句,敲成电子稿,润色后,发送到一些编辑的邮箱里。期待,这些小诗能快快成长,开花。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第三个月也快结束了……

    这些等待的日子,她时常有事无事地经过我办公室的窗前,然后停一小会儿,似乎在等待我唤她进来,告诉她美丽的消息。我望见,她清澈的眸子,像极了怒放于春野里的蔷薇,朝气蓬勃,充满活力。

    后来,她来的次数渐渐少了。目光不再流转,只是默默地低头,像一朵白云,从我面前迅速飘过。再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她随父母回了老家。

    那年,她念初二。清晨,她悄悄地在我桌上留了张贺卡,里面写着一首小诗:

    七月/我要去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那是我思念已久的家乡/广袤的蓝天下/羊群/在静静地吃草/我躺在青青的克什克腾草原/想念一些善良的人/一些如花的往事/亲爱的老师/要记得/一个静默的女孩/在远方/为您祝福

    她,没有留下通讯地址,亦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她像一瓣洁白的云朵,安静地飘来,又安静地离去。

    白驹过隙,她该念初三了吧。我想:那里的学校虽然不大,但一定像湛蓝的天空般宁静与自由。美丽的草原,会带给她更多写诗的灵感。只是,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鼓足勇气,继续写她芬芳的小诗,憧憬春天的梦想。

    她走后的一个多月,那份期盼已久的能见证诗歌发表的样刊与稿费单终于来了。只是,来得太晚了。后来,我试了很多法子,终究没能将那张迟到的稿费单,送达春天的彼岸。我曾无数次地想像:她听到这个美丽的消息欣喜的样子。而我亦从中获得了一份愉悦的安宁。

[责任编辑:金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