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苏式教育”?

2014-07-24 12:59 来源:苏州市教育局  我有话说
2014-07-24 12:59:53来源:苏州市教育局作者:责任编辑:李国强

  编者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增强学生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实践能力”。为落实这一要求,苏州市教育局明确了深化素质教育,培育“苏式教育”品牌的发展思路。“苏式教育”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近期,来自华东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江苏省教育学会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从不同视角对“苏式教育”进行了深入探讨。

  杜成宪(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我的专业是中国教育史研究。来苏州前,我准备了一下,有这样一个基本判断:苏州不仅有深厚的教育历史传统,也有丰富的教育历史资源。在全国不同文化区域中,苏州教育有着鲜明的特点。

  第一是“重仁”。从精神层面来看,苏州历史上是出产精神的。比如,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果说范仲淹是1000年前,是中古时期的;那么顾炎武是300多年前的,属于是近古时期。如果我们再往上古时期看,就不得不说常熟的言偃,他是孔子唯一的江南学生。有人说《礼记》的《礼运》中的话,未必是孔子说的,是言偃的弟子传下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更说明孔子关于仁爱的思想和言偃有关系,所以说苏州是出精神的。

  再说一个事例。宋代理学四个派别的关学代表人张载有一段历史和苏州也有关系。张载,原籍河南,后来他的父亲在陕西做官,他就在陕西梅县生活。大概在他20多岁的时候,陕西西安、延安一带边防出事,朝廷就派范仲淹去做平定边疆指挥官。张载听说后,就从自己的家里面跑到了延安,对范仲淹说,你给我几万兵马我给他扫平。范仲淹回应他说,你还是好好读书吧。于是,范仲淹就叫他读《中庸》,还亲自给他授课。所以张载就始终感谢范仲淹对他早年的教诲。后来张载提出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段话,不能排除范仲淹对张载的影响。其中的精神,在我看来和范仲淹是一脉相承的,这种精神是可以作为我们人类的精神,是可以代代相承的。

  第二是“崇文”。我做过一些科举制度的研究,整个1300年的科举时代,大概产生的进士是10万人。今天的苏州地区估算一下有3000多人,意味着1/30。1300年产生的文科状元近600人,武状元110多人。今天的苏州的地区大概是45人,这是一个很厉害的数字。其实,最早的状元是都出现在中原地区,苏州地区出状元相对晚,是后起之秀。所以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出了这么多的状元并不是偶然的。其根源和苏州2000多年始终重视文化教育的传统是有关系的。

  春秋时期,吴公子季札周游北方各国,跑到哪里,显示的不是吴国的军事实力或经济实力,而是他高深的文化。所以说,吴越兴起靠的是文化基因,一是重视文化知识,二是喜好文化知识。中国很多著名的藏书楼都在苏州,苏州也是明清时期全国印书、刻书的中心之一。另外,苏州人还很会读书。作为苏州人的历史学家顾颉刚说过,苏州训练弟子适应科举制度的才能是领先全国的。北宋时期,胡瑗在苏州创立的苏湖教法,不仅是一种教学的模式,而是教育的模式。这个经验到现在为止,还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

  第三是“经世”。苏州教育始终是和时代发展的脉搏联系在一起的。我主持过一个课题《教育家的成长之路》。在中国历史上有过三个教育家涌现的时代,第一个是春秋战国时期,第二个是两宋时期,第三个就是中国的近代。三个教育家的涌现时期,都和苏州是有一定关系的。比如说春秋战国时期,我们就不得不提到言偃。到了宋代,就不得不提到范仲淹和胡瑗。再看近代,冯桂芬就是一位很有分量的教育家。他1861年写成的《校邠庐抗议》,堪称中国近代最早的一本改革中国教育和社会的一本书。教育家王韬、叶圣陶等也是苏州人。还有一个教育家俞子夷也是苏州人,他积极实践赫尔巴特的“五段教学法”,并开展了自学辅导和弹性升留级、设计学习、单班复式教学等实验,对我国中小学的教学组织、形式等制度的创立贡献极大。还有祖籍太仓的俞庆棠,也是一位著名教育家,她倡导的民众教育由江苏推广到全国,被誉为“民众教育的保姆”。苏州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会出教育家,都是能开风气之先的,为全国教育改革发展发挥示范作用。

  第四是“有容”。春秋时期,泰伯奔吴使苏州成为农耕文化和水文化的交汇之地;近代,被称为上海后花园的苏州又成为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交接的边缘。因此,苏州这个城市的骨子里有很强的包容性、开放性。苏州的“吴侬软语”是柔的体现,苏州的干将莫邪宝剑又是刚的体现,还是很有张力的。我斟酌过“有容”这个词,“有容”使我们更容易联想到有容乃大。“有容”从词性上来说,“有”是动词,和我前面提的“重仁”、“崇文”、“经世”是一致的。

  陈玉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在大家都热衷于把眼光投向西方,从西方的那里去学习,却容易忽视自己历史上形成的宝贵遗产的大背景下,我认为苏州提出“苏式教育”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从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当中,去发掘一些来丰富我们自己,这是民族自信的表现。苏式教育不是脱离江苏的,只是苏州最早提出来,去认真地研究。我们倡导苏式教育不是就把人家都盖下去了,只是要努力做蓝天的繁星中比较耀眼的那颗星,所以一定要和人家有所区别,当然也会有相同的地方。研究苏式教育,我们既要从历史上去挖掘,也要立足于现实。我们研究的目的,就是要把你认为要追求的东西挖掘出来,做一个价值判断,引导未来教育发展。

  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苏式教育,根据我有限的理解,苏式教育至少包括两个方面:第一,苏式教育是从容的教育。苏州人不急不躁、从容淡定的生活方式是大家公认的,如果讲从容的教育,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从容的教育是注重从小事抓起的教育。教育无小事,事关国计民生,事关每家每户,尤其是在独生子女家庭的背景下,一个孩子的成功,就是一个家庭的成功。但仔细想想,教育也没有大事,教育就是学校的一块石头、一棵树、一堂课,关注教师每一言每一行对学生的影响,这就是教育。从容的教育是一个遵循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教育。任何教育都是目的性和规律性的统一,绝不能过于强调目的性,而忽视对人的身心发展的研究。有人把教育比喻成农业,我觉得未尝不可。一年四季,什么时节做什么样的事就是从容,从容已经植根于苏州文化的基因之中,得到了社会的公认。有了社会公认的基础,讨论苏式教育的从容价值才更有意义。

  第二,苏式教育是有容的教育。有容是一种心态,是一种意境。中西交融是有容的第一个的标志。苏州市第五中学有一口美国人办教会学校时带来的钟,很有历史底蕴,就是中西交融的很重要的一个点。像这样的百年老校,苏州有很多。不偏执是有容的第二个标志。苏州人刚柔相济,偏执的不多。崇文重教、经世致用、仁义道德在苏州教育中共生共长。苏州教育非常注重对人性的培养,对美好人性的培育。各种教育并存是有容的第三个标志。苏州教育有公办的,也有民办的;有像苏州中学这样以培养精英为主的品牌学校,也有定点吸纳农民工子女的普惠性学校。不同学校都能根据自己的历史传统,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各得其所地发展。从小范围讲,苏州教育也是充满繁星的蓝天,每个学校都是一颗繁星,都有自身的特色优势。尊重历史和与时俱进并存是有容的第四个标志。对历史的尊重和传承,在苏州是做得相当好,这是一个区域的文化基因。教育既要善于吸收这些历史优良传统,把他们积淀下来,也要根据时代的发展,不断加以改进、改善。只有这样才能成为最好的教育、最先进的教育、最前沿的教育。

  我特别反对假大空的东西。我觉得苏式教育是从容的教育、有容的教育,更容易让大家接受而且公认度会比较高。

  杨九俊(江苏省教育学会会长):我们非常需要把“苏式教育”的样子画出来,做出正确的表述,当然也不是马上就能做出来的,要慢慢地想。我们可以立足长三角,跳出苏州来回应苏式教育。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长三角风土人情有什么特点?我用三个字来概括:第一个字是湿。潮湿是让人无法忍受又不得不忍受的。在这个地方的人,你就要忍受了,所以人的性格就形成了,就比较坚定、比较从容、比较镇静、比较厚重。 第二个字是水。坦率地讲,说水的灵动,大家都知道的。但法国有一个学者把水概括为物质的哲学想象,很有新意。他分析水的本性是母性,所以教育就应该具有母性,是能够滋润、滋养的。第三个字是蘇,是苏字的繁体字,就是鱼米之乡,体现的是精致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苏州的园林、苏绣、昆曲等都是精致的。因为富足,所以就精致;因为生活精致了,所以读书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生活方式。所以从整体上来看,我对“苏式教育”的初步概括是厚重大气、典雅精致。实际上我们这个地方的精致,是祖祖辈辈内在的一种自然精致,是一种文化自觉。

  周川(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苏式教育提出来了之后,我们不能把它作为苏州特有的东西,而是要做一些历史的诠释,能够成为苏州教育过去、现在、将来都一贯坚持和追求的一种精神、一种风格,绝不是一种模式。从历史的角度看,苏州人办教育、爱教育、懂教育的事例太多太多。从范仲淹、胡瑗、俞樾、章太炎、叶圣陶、汪懋祖、王谢长达、沈白英等一个个教育家的身上,我们可以找到苏式教育的特质。苏式教育既讲崇文,又是很实用,还有不盲从、有定力。另外,我们还可以从名门望族的家谱、苏州园林里的楹联、百年老校的校训及历史上的一些重大教育事件、重大教育教育实验中去挖掘、总结和提炼,这些都可以帮助我们补充很多苏州教育的细节。

  我非常赞同“从容”这个词。“从容”不能从漫长去理解、也不能从无为去理解,“从容”最关键的就是符合规律,是一个慢慢磨炼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容”非常符合苏州这个城市,也非常符合苏式教育这个品牌。

  傅嘉德(苏州市汉语国际推广中心主任、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苏州的苏绣、苏作、昆曲、评弹,吴门画派、书派等文学艺术取得的成就已经是公认的,唯独苏州教育一直没有自己响亮的品牌。所以,今天提出“苏式教育”这个命题是非常有意义的。

  苏式教育是苏州崇文重教文化传统的一种自然结果,体现了吴文化的美学特征,一种是优雅的大气,另一种是精巧的秀气。苏式教育还有一种自然之气,很从容,不做作,不雕作,不是为了刻意去追求什么东西才这样做。苏式教育还有独特的个性。苏州出了那么多教育家,他们的教育观点都不尽相同,足以说明办学自由、学术自由是苏式教育的一种风尚。苏式教育还是开放的,当年许多教会学校之所以能够在苏州生根发芽,而且还办得那么好,其实最大的原因正是得益于苏州人的一种开放心态。从历史上看,我还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就是苏式教育在精英、普惠和致用三个方面结合得非常巧妙。我们现在也是走的这样这一条教育发展之路,既要关注优秀学生的成才,也要关注大部分学生的发展,努力让每个学生都能享受适切的教育。(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李国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