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91岁目击证人痛诉日军暴行:鬼子在这杀了乡亲们和我三哥(图)

2014-11-25 16:30 来源:龙虎网 
2014-11-25 16:30:52来源:龙虎网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91岁目击证人痛诉日军暴行:鬼子在这杀了乡亲们和我三哥(图)

91岁的陈广顺老人曾赴日本控诉日军暴行

91岁目击证人痛诉日军暴行:鬼子在这杀了乡亲们和我三哥(图)

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

  南京汤山,西岗头村,深秋的农田刚刚收割过,在农田深处,村民们祭拜祖先的墓地中,树立着一块大理石碑。每年清明节,以及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总会有人自发来这里祭扫。1938年农历春节期间,在这里有37人被日军屠杀。2005年,村民们筹资,建立了这块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11月20日,现代快报记者驱车前往寻找这块纪念碑,并找到了当年这场大屠杀的目击者,听这位91岁高龄的老人,回忆起当年的那段历史。

  隐身芦苇荡

  碑文字寥寥

  村民自发建碑

  “立于汤山街道西梅行政村西岗头自然村墓地之中……”对于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的位置,资料只有寥寥数字。20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随车行至村口,有几位正在搬砖的村民,一听说要寻找纪念碑,其中一位中年人很快站了出来,“我知道在哪里,跟我来吧。”穿过两片农田,我们找到了纪念碑。瓷砖贴出简易的7层台阶,台阶上是黑色大理石制成的碑身,正面写着“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西岗头全体村民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立,”背面则是这段历史的简短记载。

  “一九三八年二月八日(农历正月初九),本村被日军集体枪杀的二十二人中,仅有陈万有一人死里逃生……另外,还有被日军枪杀及迫害致死十六人……当时全村仅有四十二户,遇难者除外地二人外,本村共计三十五人……”

  村民自发建碑

  纪念碑的后面,隐约能看见几座矮矮的墓碑。原来,这里本就是村民们纪念祖先的墓地。“每年清明、大屠杀纪念日的时候,村里人都会来祭扫,像你们这样的记者,也偶尔会过来看看。”

  根据记载,2005年适逢抗战胜利60周年,村民们自发筹资建立了这块纪念碑。次年,日本女教师松冈环曾率“第21次‘铭心会·南京’访中团”和“第4次‘日中友好·希望之翼’访中团”的19位成员,来到这里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敬献素花。

  他15岁时亲眼目睹日军暴行

  2005年曾应邀赴日当证人

  说起当年的历史,村民给记者推荐了一个人:今年91岁的村民陈广顺。“他当年还去过日本作证的,回来以后,村里才建了这碑。”跟着向导一路走进陈广顺的家中,老爷子正在厨房。虽然已经91岁,但他精神不错,除了说话时要大声喊才能听见,思路口齿都很清晰。

  陈广顺生于1924年,日军来西岗头大屠杀时,他才15岁,目睹了整个大屠杀的经过。2005年,他曾经作为目击证人,应邀出席日本民众和华侨组织举行的“日中韩民众联合促进亚洲和平,阻止改变‘宪法、教育、历史’逆流集会”,在庭上痛诉了当年日军的暴行。根据当年的报道,控诉时,他曾多次摘下眼镜擦拭泪水。

  “那段日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陈老回忆,那时正是农历春节期间,但由于四处战乱不平,家中的父亲和村子里其他几个人便在周围的山上暂居,躲避战火。“父亲有老寒腿,天寒地冻时不能经常活动,我每天在家做饭以后,再给他送到山上去。”1938年2月7日深夜,陈广顺照例下山煮山芋。过度的劳累,使他靠着炉灶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屋里站了5个陌生人,一个日本军官,还有4个日本兵。应该是被山芋的香味吸引过来的。”

  日军用刺刀指着少年,示意他站起来,并且指了指锅中的山芋,让他装筐。在搜寻中,又找到了藏在灶底下的4只鸡。“那是我家唯一值钱的了。”无法反抗,陈广顺解开用来保暖的腿带子,把四只鸡捆起,提着一筐山芋,在明晃晃的刺刀下,跟着日军向外走去。

  日本人来了,杀了三哥……

  “他们一直领着我到了村里一个小学的球场上,那边有一块照壁墙。20多个乡亲被迫跪在那里,两排。”回忆起当天的情形,陈广顺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们还杀了我的亲三哥……”

  小小的球场,被30多个日本兵包围住,陈广顺被要求抓着鸡,坐在一边。“日本兵东边十几个,西边十几个,乡亲们面朝南跪着。然后这些日本人一起开枪,扫射……”在场的一位日本军官看到陈广顺的山芋,随手抓了一个,示意陈广顺吃下去。“他怕我在里面下毒,要我吃给他看,”见到陈广顺吃了没事,日军才一哄而上争抢山芋。“一开始拉我来的那个日本军官冲我喊着‘开路’,我就撒开腿没命往山上跑,他们也没打我,我就一气跑到了林子里。”而他的三哥,却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幸遇难。

  我愿意再次为历史作证

  回忆到这里,陈广顺的手微微颤抖,从桌上拿起烟盒,想了想又放回去。他回忆,在被杀害的乡亲中,最小的才两岁半。“是我三堂哥的女儿。我三嫂背着她逃跑,日本人从后面开了一枪,把我侄女打死了,子弹穿过了我三嫂的身体……”而他的三堂哥,也在日军这次扫荡中失踪,再也没有联系。2005年,当时82岁的陈广顺应邀前往日本,面对日本听众,陈述了这段痛苦的历史。归国后,西岗头村村民在村长的带动下,自发筹资建立了西岗头遇难同胞纪念碑。“我亲眼见过这段大屠杀,我的亲人在这里遇难,我愿意再次站出来,为这段历史作证。”

  11月19日,现代快报发起“12·13全城同祭”活动,在线上和线下引起广泛关注。截至昨天18:00,现代快报微博上#12·13全城同祭#的话题,阅读量超过376万,比前一天增加近百万。

  遇难者后代讲述:

  我太爷爷死在日军枪下

  昨天下午,46岁的张春梅致电快报告诉记者,她的父亲出生于1921年,1937年日军占领南京时,父亲16岁。“我从小就听父亲跟我讲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情,我的太爷爷当时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是死在日军手里的。”她说,父亲生前曾告诉过她,当年他们一家住在小桃园附近。张春梅的太爷爷由于长年劳动,手上有老茧,当时日军认为他是老兵,最后他被日军拖到下关江边枪毙了,地点就是现在的四号码头附近。

  “父亲说过,是邻居亲眼看到的,当时日军让太爷爷下跪,老人不肯,日军就用枪托砸他,老人还是不跪,最后被枪杀了。”张春梅说,家人听说了这件事,偷偷地到江边码头,将老人的尸体带回,葬在现在的长江大桥南边。“每次我父亲讲起这事,都是咬着牙,痛骂日本鬼子。”张春梅说。

  很多高校学子

  报名参加全城同祭

  截至昨天18:00,现代快报网上的“全城同祭”专题已经有2000多名网友参与点烛、献花。现代快报官方微博#12·13全城同祭#话题阅读量超过376万,比前一天增加近100万。现代快报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全城同祭”微站点,已经有近5000名网友转发、评论。

  现代快报推出的“全城同祭”活动引起很多高校学子关注。东南大学成贤学院电气系大三学生徐磊告诉记者,他是系里学生党支部的宣传委员,看到快报推出的这一活动,感到很有意义,他们准备组织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参与到活动中来。南京晓庄学院有一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志愿讲解服务队,校方表示该校愿意组织相关学生参与到这一活动中来。南京大学历史系也准备参与现代快报组织的“全城同祭”活动。(记者顾元森 记者 吴怡/文 施向辉/摄 )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