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组织性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成功的重要法宝

2016-05-25 11:28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5-25 11:28:11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复旦大学“政研”中心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社会研究室主任 鲁绍臣

  流俗的见解往往将无神论者视为没有信仰、没有敬畏之心、甚至是邪恶的人。似乎只有信鬼神的人才知敬畏,不信鬼神的无神论者因为没有外在鬼神的震慑,就会丢了“魂”,迷了“向”,轻则被视为浅薄、无知之徒,重则被视为种种社会弊病的根源。甚至主张只有把已被黑格尔和尼采宣告死亡的上帝请回来,才能拯救世界。

  国外包括《Atheism:A Philosophical Justification》、《The Case Against Christianity》、《Atheism,Morality,and Meaning》等在内的诸多著作都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反驳,并探讨了无神论者通过坚定的信仰来照亮世界的可能性。马克斯•布罗德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者是所有信仰者之中最不受幻想束缚的人,而在所有不抱幻想按照世界实际情况看待世界的人中,无神论者往往又会是最坚定的信仰者。当代著名的学者齐泽克同样认为,无神论是达成真正信仰的一副解毒剂,通过消除无数的伪神,直达信仰之为信仰的坚实地基,并不会因为无神论而狂妄自大。

  因此,无神论往往更需要强大的内在信仰,中国古代拥有虔诚信仰的无神论者一直大有人者,孔子便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敬鬼神敬苍生的典范,终生保持“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的敬畏之心;中国近代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同样是因为认为“中国农民的生活不该长此困苦下去。中国的儿童应该有鞋穿,有米饭吃”而终生献身革命;同样,作为一名无神论者,著名的科学哲学家费耶阿本德在《不务正业的一生》中的最后赠言为“生命的意义在于爱”;在西方历史上,曾经作为亵渎神灵被判死刑的伟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同样给我们展开了无神论者对苍生的深切眷爱:“人类历史不断面临危机,各种确然性遭到破坏时,有一种确定的东西被保留下来,那就是根植于心底坚不可摧的对正确行为的绝对责任。”这是苏格拉底最大的发现。

  作为一名无神论者,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这种强大的信仰在于对时代的奉献精神:“生命,如果跟时代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了。”一旦人们达到这样的境界,就会如黑格尔所说的那样,“转瞬即逝的玫瑰并不逊于万古长存的山岭”,每个生命的瞬间都是永恒。相反,不敬苍生者往往身处繁华都市仍倍感孤独,犹如叔本华所言的那样,“生活摇荡如钟摆,于痛苦与无聊间徘徊。”这种被尼采称之为“末人”的行尸走肉式的生命景观,依靠外在的鬼神是无法得到拯救的。

[责任编辑:赵伟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