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岁月门檐上的年蕴

2016-11-21 19:33 来源:光明网 胥加山 我有话说
2016-11-21 19:33:05来源:光明网作者:胥加山责任编辑:苏磊

  年味越来越浓,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卖春联的小摊,红彤彤的一片,喜气祥和。然而,每天目睹装扮新年的印刷体的春联,总感觉如今的年完全被人们格式化了,缺少新意,自然又怀旧起儿时装扮新年的心情——那一页页随着春风飞舞的喜纸,贴在家家户户的门檐上,灵动鲜活,犹如春的使者,报晓着新春的到来……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人们的经济虽不宽裕,但完全不影响人们装扮新年的心情,一条条裁好的红纸铺开,泼墨挥毫,一挥而就的对联,张贴在门上,左看右瞧,喜气,还是喜气!一页页刻得镂空的喜纸,上面镂空的“福禄寿喜财”配着各种动物的图案,张贴在门檐上,微风一吹,吉祥,还是吉祥!

  儿时家贫,我拜村里一位刻喜纸的老人为师,一是自己爱好刻喜纸,二是想为家里挣点过年的小钱和春季的学费。师傅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见我学刻喜纸很开窍,不到一周,他便让我带着喜纸模板和刀具回家自立门户。当时,我很不理解师傅的举措,认为他不想传授我刻喜纸的技艺,甚至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喜纸刻得赶超师傅,抢来他的市场。

  回家“自立门户”的我,离开师傅刻起喜纸来,很不顺手,不是被刀划伤了手指,就是把一页页红纸刻废了,我真想上门把师傅臭骂一顿。可傍晚,师傅不请自上门,在父母热情的招呼下,老人走到我的身边,摸摸我的头,拿起一沓我刻了一半毛边丛生的喜纸,直夸我:“小家伙,刻得不错,刻好了定有人上门来买!”父母被师傅夸得不知所措,而我低着头刻喜纸,不愿理睬师傅。

  第二天一早,果然有人上门索买我刻的喜纸。捧着几页毛票,我激动得大呼小叫。安静下来,我刻喜纸的信心更高涨了,甚至认为自己用不着多久,就能和师傅平分市场。为了这种“复仇”计划尽早实施,我不但琢磨刀具的尖、细、圆、滑,而且自制了几张喜纸模板,还把自己平时练书法的行草体运用到模板上。那一年腊月,我夜夜刻喜纸刻得满地红纸屑。看着满地红碎花,我止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一沓沓刻好的喜纸,很快就能卖到一笔可观的过年钱和学费。虽说,那一年春节,村上人家贴我刻的喜纸不如师傅的多,但我有预感,明年或后年过年,我肯定能赶超师傅。

  在我12岁那年腊月,我刻喜纸的技艺几乎和师傅旗鼓相当,甚至我自制的喜纸模板超过了师傅,这是村人下的结论。可那年秋天,父亲却患上了重病,家境更是一落千丈。进入腊月,我唯有多刻喜纸用来资助母亲。

  大年初一,我挨家挨户借拜年的名义,查看家家门檐上贴的喜纸是师傅的多还是我的多。结果我把师傅打败了,且他败得落花流水,连他家门檐上还是张贴着我刻的喜纸。

  看着师傅家门檐上我的杰作,我好一阵快意!可片刻我又顿生疑惑——莫非师傅封刀了?还是他甘拜下风?碍于脸面,我没有向村人打听师傅不再刻喜纸的原因。不一会儿,我就完全沉浸在一个孩子童心新年的快乐中。

  以后的几次新年,我家全凭我刻喜纸挣来的钱顺利地过来了,我的学业也一路无碍地走过初中,考到了城市上中专。直至我长成了小伙子,有一年寒假回家,左邻右舍上门请我再刻点喜纸,过年张贴起来喜气喜气,可我一口回绝:“挣一二分钱的喜纸,谁还有心情去刻!”我的回绝被父亲当场一顿臭骂。事后,父亲还告诉我师傅前几年封刀不刻喜纸的秘密,老人只是存心刻意帮助我家走出生活的困境和我的学业危机……那一刻,我懵了!到此时,我才明白,师傅刻喜纸从来不收钱,只是人们礼节性地送点糖果糕点表示谢意!

  如今,师傅早已不在人世,他刻喜纸的技艺被我传了下来,虽说成家立业的我很少有时间回家再刻喜纸,人们也早已买到机器刻得喜纸。然而,每到年关,我总会抽点时间,把玩一下刀具,刻几页喜纸,捎给父母和师傅的后人,因为师傅的人格和他传授给我刻喜纸的技艺,早已在我的心中沉淀出一道——刻在岁月门檐上的年蕴!

[责任编辑:苏磊]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