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俗”小记

2016-11-28 09: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09:00:13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清明节到了,犹豫了一番,还是买了草纸、锡箔,回到乡下去上坟。 我不信鬼,每次在坟前点化纸钱都觉得很滑稽。我甚至想,民间的这些习俗是怎么形成的呢?就说祭祖吧,可以献花圈,也可以集中家人开个会,为什么一定要烧纸箔呢?--如果真有鬼,要钱花,那么,鬼不必劳动就有人供养,岂不是做人不如做鬼?一路上胡思乱想,不知不觉汽车已停在乡间的小镇上。下了车,一抬头,眼前一位戴眼镜的,也买了草纸和冥钞。好面熟啊,我正想问,对方倒先开了口:“夏老师,您也是回乡上坟的吗?我是白甸联明村的,您的学生呀,还记得吗?”

  哦,我想起来了,大约是20年前,我确实教过他。不过,我记得他的家好像在联盟村,现在怎么变成联明村了? “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呀?”我跟他寒暄起来。 “后来,我考上了师范,现在是语文教师。” “你家在联明村,‘明’字是日月明吧?” “不,日月下面还有一个‘皿’字。” 我一下子愣住了:日月下面有一个‘皿’字,这不是“盟”字吗?它只有一个读音:meng(蒙),亏他还是语文教师,怎么把“盟”错读成“明”呢?我正暗自感慨,几个看样子是跟他一起来小镇的农民也自我介绍起来:我也是联明的,在联明X组;他在联明X组……他们把“联盟”全读成了“联明”,我不禁感到迷惑,怀疑起自己来,因为经验告诉我,有一些汉字作为地名是有特殊读音的。例如同属南通市的如东有个“浒澪乡”,“浒”就读“许”,不读hǔ(虎),“盟”读成“明”是否也属这类情况呢?

  巧的是,几天后,我又遇见了那位把“盟”读成“明”的戴眼镜的学生,不,是那位把“盟”读成“明”的语文教师,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盟”读“明”难道是“古音异读”?我翻了许多工具书,怎么没发现“盟”有“明”的读音?

  眼镜笑了:我们那个村名是解放以后才有的,怎么会有古音?“盟”只有一个读音“蒙”,听人说,那年,来了一个公社干部,宣布成立“白甸公社联盟(明)大队”。大队干部、小队干部自然也跟着读“明”。干部是老百姓眼中的“权威”,谁还敢不读“明”?后来大队改称了“村”,可这“盟”就是改不了读音,还是读“明”--你到白甸打听“联明(盟)村”,准有许多人给你指路,如果问“联盟村”,人家可就要摇头了。

  “明明知道读错了,那你为什么也跟着读‘明’呢?”我还是表示不解。 眼镜忽然露出了一脸奇怪的表情:“你信鬼吗?那天,你为什么也买了草纸、锡箔?” 就像有一道闪电划过,我忽然想起了更多的习俗。哦,错的原来是我,那天,眼镜跟“联明(盟)村”的几位在一起,他能不“随俗”吗?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