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清明时

2016-11-28 09:1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09:10:0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四月,正是油菜花烂漫的季节,青木、翠林、墨山,倒把四周渲染得一派诗意。铁轨上的疾驰,将景色铺展开来,又恰逢春雨霏霏,含着些冷意,滴滴答答,似乎催促着旅人归乡的步伐。

  再醒来时,已到站,看着空荡荡的车厢,懒懒地收拾着细软。下了车,看到那一对熟悉的身影,挂着疲惫的笑容,道:“爸妈,我回来了。”

  清明三日,天冷路清,空气里漾着熟悉的香钱气息。对于北方漂泊的游子,南方一隅的香火味儿总是勾起更多的回忆,思绪就这样任它飘着飘着,仿佛从前就在昨日……

  三岁有余,不懂何为敬畏,常在宗祖的碑前调皮作祟。那些故去的亲友,于当时之我,不过是文字和照片载下的符号。奇怪的是,每到此时,人们在繁闹尘世中片刻的安宁和沉寂,亦能让年幼的我多少感觉到,也许是翠色太青,将无形的淡伤嵌入了这个时节罢。

  供食若干,祭花正艳,白飘悠悠。由少至尊,上香三炷,跪拜作揖,巡酒数回,烧纸三张,纸面向上……待到稍大时,遵着长辈的教导,倒是把规矩守得很好。父母本不是喜强迫之人,但每到清明,却要我祭祖时一同前行,推辞不得。直到后来,求学在外,闯荡于北,连归家的次数都少了,如此,才不能固守每年四月祭祖一拜的习俗。这时,总会自嘲一句,家在远方,怎会有祖可祭呢?

  在外,不定,归家,心安。父母的脸上有多了点岁月的痕迹,自己也不再是青葱年华中那个灿烂无忧的孩子。然而,有些习惯,还是改不了。喜欢趴在案前,看着母亲擀着清明粑的糯皮,又一点点将蜜糖引子塞进青色的团子中,捏出诱人的形状;或是随父亲到被绿色染遍的山林中登高望远,回途时买些艾草青蒿,煮煮,泡个药澡;亦或是随父母到市场挑选香钱纸烛、白飘祭花,偶尔争论一下什么样式的更为好看。

  然后,当祭祖之日,宗族的人们聚在一起,挨个向那些已逝的灵魂述说着今日这世间延续的、源自他们血脉的故事,盼着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庇护子孙的命途平顺。祀后,围在圆桌上,享着丰盛的食宴,听听姑姨们谈谈家长里短,伯叔们说说宗国之事,大伙畅聊儿女子孙的未来。

  故人已逝,而今人,在这草长莺飞、细雨霏霏、墨色四溢的时节,除了将原本是血缘联系起的关系维系得更为紧密,更多地,大概是思索如何将自己感悟到的人生百态让自己的下一代们领略,若是自己作古之后,至少心知,有一脉仍在这世上体验人生带给他们的历练,自己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

  三日时短,还未享尽家中的温暖,游子又不得不踏上远去的道路。拿着一袋清明粑,提着一箱行李,站在车站前与这一双熟悉的身影道别,说着下次回来的日子,他们说:“好,我们等你。”

  转身,上车,车轮转动,渐渐驶离小站,也渐渐驶离这翠意横生的景致。细雨已停,寒气渐散,田里的油菜花远不如来时那么鲜艳。也许相聚不那么喜悦,离别就少了点忧伤,总想陪伴在亲人的身边,却不得不学着独立和长大,在他们的鼓励之下踏向远方。直到有一天,待到自己闯荡够了,或许就可以实现更好地相伴、尽孝。只祈盼,不是待到清明时罢。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