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面汤

2016-11-28 09:25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09:25:17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打死我,也忘不了盼着能吃上面汤的岁月。那时的面汤,是我最想吃的美味佳肴。

  童年时,农村的日子十分艰难,白面是农家饭桌上少见的稀罕物,平时很难吃到嘴。只有到了年节才能改善一下生活。

  不过在我家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不管我们姐弟5人谁患了病,母亲都会打破常规,亲手做一碗面汤,给患病的孩子来点儿“小灶”。

  自小我的身体抵抗力很差,每年一开春,总会染上感冒,继而转化成肺炎,似乎形成了一个恶性规律,想躲都躲不过去。在患病时,母亲常用这样的话开解我:“你是属羊的,在2月出生不好,古语说二月羊,靠南墙。摊上点病灾啥的也难免,遭几天罪就没事了。”我总是以微笑回答母亲。但每次趁热狼吞虎咽地吃下母亲端上的那碗面汤时,立马会浑身大汗淋漓,过后就不再那么高烧咳嗽了,病也减轻了许多。

  其他姐弟患病时,我最愿意主动帮母亲做面汤,打下手烧火。我熟悉和欣赏母亲做面汤时的每一个动作。灶炕引着了,我负责续柴草,锅热上来时,母亲先放入少量的荤油,和大酱葱花一起炸锅,然后加入一小舀水和一捏盐,紧接着用双手往锅里下面,那一个个均匀的小面疙瘩,在母亲的指缝间快速散落到滚开的汤里。下完面疙瘩,母亲手上和面盆里不沾一点面星儿。稍等一会儿,干稀适中的面汤盛出锅,不多不少正好一小碗。我真佩服母亲做面汤的手艺。

  记得一次姐姐患病时,母亲同样端上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汤,意外的是在家里最能替母亲分担家务的姐姐一反常态,吃了两小口就放下筷子,说面汤不如别的面食好吃。母亲听了没吭声,把面汤分成四份,拨到我和弟弟妹妹的碗里。等我们几个三两口吃下面汤时,姐姐却换了个人似的,笑着问我们面汤到底好不好吃,我们几乎同时回答“好吃”二字。这时母亲一下子醒过神来,语气有些沉重地对姐姐说:“孩子,你真的长大了,知道为弟弟妹妹们着想了。”听了母亲的话我才明白,原来姐姐不是不爱吃面汤,而是故意想让我和弟弟妹妹们能吃上只属于她的“病号饭”。

  盼来了,终于盼来了改革的春风,农村的日子开始一天天红火起来。把那盼着能吃上面汤的岁月写进历史,白面已成为每天饭桌上的主食。

  如今,大米白面和肉蛋奶把我养胖了,吃壮了。和我当年年龄相仿的女儿生下来就不知道啥叫苦日子,更谈不上度过盼着吃面汤的岁月。所以,当我绘声绘色地痛说这段“面汤家史”时,她总当故事来听,从不当回事,这让我感到扫兴和失望,内心深处不免产生一阵阵的酸痛。

  人不论怎样怀旧,都无法回到原来的岁月,如果能在人生中留下这样的美好记忆,就会拥有一份愉悦的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