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中元

2016-11-28 09:47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09:47:1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我们从墟埪中来,每个人都抱着善与恶,有人升入天堂,有人坠入地狱,在无边的业火中变成敬畏。

  ——题记

  迷雾在浑浊的空气中飘散,虔诚却在凡世中弥漫。日升月落,时间的江河奔流不息,带着滚滚善恶之念一往直前,人心惶惶,时间变换不息,白昼平淡无奇,唯独黑夜却侵蚀人间,犹如叙述一场永不落幕的故事,在人间与地狱的往来中净化,而最初所追崇的那些东西早已消失甚至殆尽,后尘事之人渐渐麻木,恶念之事多了,所谓的供奉和祭祀却只是一场仪式,真正留念和敬畏之心犹如点点流星,划不破长空,缀不满黑夜。

  从古至今,那些我们眷念的人事都随着斯人的逝去慢慢了却,奈何轮回,忘川归零,而人群繁衍出新的开始,凡事皆有因果,菩提念珠成牵系,观音玉佛成恳祈。破晓时分的残月还没来得及下落,而七月十五的大门却早已在零点钟声敲响时打开,乌云密布,仿佛祭祀的人那心头或多或少的凝重,不喘大气,形色匆促,先祖和逝去的亲朋的灵魂在黑夜的深处显现又隐去,他们怀着感激怀着愧意,把那夏季最后一丝热意带去地狱也升于天际,每个人脸上都面无表情,甚至带着悲凉,送上钱纸、豪宅和奴婢,默默念叨,不知是试问埪墟,还是探究灵魂,带着自己的福语,也带着心里最深处自己无法到达的妄语,一遍一遍由无法摒弃的嘴角开开合合,殊不知那些世人所称道的仪式全被虚无缥缈的灵魂看在没有风景的眼里,动作娴熟,装扮井然,它们面无表情,望天地悠悠,这也许是果也许是因,万劫不复的人类在自己无法掌控的境界面前,变得卑微,变得恭敬,虚伪的面具揭开,却是一道道无法整合的沟壑,纵横交错,唯有祭祀是你我信手拈来的事。有人哭、有人诉,在中原的大地上回荡,无边业火燃烧晕染开一朵殷红的曼陀罗,盛开在每一个世人的心里,那些灰暗、那些希望随着善恶之河汇合,最后化为墟埪。而白昼的人间一片净土,盈满祥和。

  故乡在四川省达州市的一个小乡村,我生于寒风凛冽的冬季,整个家庭因为我的到来显得分外温馨,但天有不测风云 人有旦夕祸福,在我两岁的时候,因为国企改革裁员,父母被迫双双下岗,那个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都沉浸在浓重的悲痛中,正在这个时候,却祸不单行,我爸爸的三奶奶因为生病不幸去世了。由于我太小,几乎没有印象,很多事情都是从爷爷奶奶或是其他亲戚口中得知...在我一岁多期间,父母还在忙碌的工作,而我爷爷奶奶也在农忙时节,照顾我的重任落在了那个三祖祖身上,眼睛患有严重白内障,腿脚也不是很利索,唯独听力是极好的,爷爷说,每当我哭泣的时候,三祖祖会来我家的院子里抱起我散步哄我开心。有一次凌晨,爷爷奶奶很早便去田里插秧,我醒来后大哭,三祖祖闻讯而来,闻到一股屎臭味,但是眼睛却是看不到的,用手抓我周围的东西闻来闻去,用熟悉的惯性帮我换裤子洗屁股。而爷爷奶奶说,回来听说那一幕,都感动不已,就去三祖祖家道谢,三祖祖拉着我奶奶的手说,淑云,我要走了,时日不多,你们一家人对我很好,也很孝顺,等我走了之后,你别在七月十五给我烧纸,别来坟前,让那些不肖子孙来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奶奶遵循着这些话,可是有一年七月十五中元节,奶奶忍不住了,想要亲自去看看三祖祖,带上纸钱火炮,回来却头疼脑热,晕晕呼呼睡着了,却做了一个似真如幻的梦,梦里三祖祖对她说:淑云,不是让你别来吗?你怎么不听呢…奶奶惊醒,恍然大悟,对着三祖祖坟头那个方向磕了三个响头,从此以后再也没在七月十五中元节去过。

  奶奶说,善恶终有报,凡事皆有因。她不去坟前不代表不孝顺不怀念,而是因果循环得以赦免。三祖祖有没有真的托梦我不知道,但是我明白那些不肖子孙怀着目的去到坟前哭叫,这不是虔诚,这是救赎。那些灰暗的日子和故事得到解脱,可墟埪中的亡灵却无法忘记,他们执着于过去,也坚持于未来。春去秋来,花开花谢。

  月半夜曲中元渡,生死轮回无人晓;虔诚敬畏似信徒,莫嘲阴间先祖到。此时秋风初起,风中充盈着过往的群声嘁喳,旧日旧人的呢喃充斥在时间的流逝中,无法排遣的怀念往来于墟埪中,而我于尘世里敬畏生命,也敬畏中元。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