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归线“乜汤温”

2016-11-28 10:03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10:03:48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乜汤温,壮语,意为“祭女太阳”的汉语音译。

  环顾当今世界,回眸小小寰球,太阳崇拜在上古时代非常普遍而常见。几乎存在于古代各个民族的历史中,伴随着文明的进化和人类历史的发展。中国、印度、埃及、希腊和南美的玛雅文化,是太阳崇拜的五大发源地。

  在人类宗教信仰的历史长河中,太阳崇拜是一个普遍而永恒的主题,是远古民族的一种最重要的自然崇拜,这在学术界已成共识。

  壮族自古认为:天为上界,有天神管着,天神之中,以日为尊,所以他们虔诚地崇拜日神,年年祭祀。地处北回归线“黄金十字带”核心区为西畴县上果村是“太阳神鸟诞生地”,其承传至今由裸浴净身的成年女性,去祭祀找回太阳的民俗文化,这是拥有7000年河姆渡稻作文化悠久历史的稻作民族、农耕民族的宝贵遗产,是我国仅存的一项重要的民俗传统文化现象,具有独特的文化个性和地域特征,对壮族历史、宗教、文学有重要研究价值。

  ——这是母系氏族社会的文化遗存,历经沧海桑田,是地地道道的真正意义上的“女人节”。“女子太阳节” 壮语又称“乜汤温”,是西畴县上果村的传统节日。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先民对太阳的崇拜,曾经历过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已有数千年历史,是壮族原生宗教和女性崇拜的载体,是远古母系氏族社会的遗风,是女性成人的祭祀礼仪,是我国乃至世界仅存的一项重要的民俗传统文化现象。据上果村现在还传承着的口传古歌记载,在唐、宋、元、明、清各朝代,该村就已经传承祭太阳活动,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古越人及其后裔——当代壮族内心崇尚光明,沿袭传承对太阳的崇拜仪式令人震惊、感动。汤谷在壮族祖先分布地域,西畴的上果村一带是它的中心。从位置上看,西畴在《山海经》的地域之内,属于“自西南陬至东南陬者”的范围,其东有“昆仑虚”;其南有“令丘之山”,一说此山在老挝的长岭;其西有“南禺之山”,一说此山为滇西哀牢山。论民族,属于崇拜太阳的“凿齿”。论民俗,濮侬人将太阳理解为天空大鸟,尚完整保存女性祭祀太阳的习俗。论古迹,狮子山的岩画有光芒四射的太阳图像。从语言角度来看,“上果”当是“旸谷”亦即“汤谷”的音译。由此可以断定,“汤谷”或“旸谷”应当在西畴的上果村一带,与北回归线相合。西畴上果村一带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崇拜太阳的习俗,一个民族光明的心地在此彰显,这是对壮族光明心胸的赞歌,也破解了“汤谷”之名。综合西畴县汤果村及周边地理地名、祭拜太阳的仪式及口述传说,上古奇书《山海经》中记述的“日出汤谷”与汤果村极为吻合。云南西畴县汤果村被确定是《山海经》中“日出汤谷”之地,这是中国先秦文化史上的重大发现,破解了上古奇书《山海经》中又一个千古之谜。

  上果村的“女子太阳节”,有别于汉族传统文化中“夸父逐日”、“后羿射日”、神话传说以及“太阳转身的地方”等其地方的“太阳文化”特征。16岁以上的女子净身沐浴祭祀太阳,以及流传至今的太阳神鸟传说,还有那些柔情软语的越人僚曲的歌谣和话语,都让这里充满了古老的神秘感。相对于其他地方的太阳崇拜,上果村的活动更具完整性、系统性和严谨性,非常少有,甚至是惟一的,足见其意义和价值,这是人类瑰宝,因此应该深入挖掘,重点保护传承。女人祭太阳活动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同时也是壮族原生宗教、壮族远古女性崇拜及民风民俗的载体。传承和保护上果村女人祭太阳风俗,可为研究壮族历史、宗教、文学等提供宝贵的鲜活资料。

  云南省西畴县上果村壮族“女子太阳节”是滇桂壮族聚居地区独具特色的传统节日,起源于母系氏族原始社会,是壮族先民敬畏、崇拜太阳的民俗传统文化现象,16岁以上女子沐浴净身祭祀太阳及其完整的祭祀仪式在中国各民族崇拜祭祀太阳文化当中独具一格,是壮族传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是壮族世代传承、特色鲜明和影响较大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根据壮族《祭太阳古歌》歌词大意,我们可得知,“女子太阳节”的由来:

  远古,天上有12个太阳,轮流在天上飞翔,大地被烤得一片焦黄。由于不分白天黑夜,人们一睡就是几十年,等醒来,地板藤爬满了全身。那时昼夜不分,人们认为是太阳在作怪,众人商议推举神力无比的郎星去射太阳,射落了11个,众人叫郎星留下了一个做白天。

  11个太阳被射落了,剩下的那个太阳躲着不出来,天地一片漆黑。没有白天不能生活,女人们聚集商量,推举身强力壮的一位妇女去找回躲着不出来的那个太阳。身怀六甲的乜星主动承担了找回太阳的任务,并说:“我现在怀有身孕,如果我找不到、追不上太阳,但我生下的孩子也会按我们的意图继续找太阳。”众人也同意乜星去找回太阳。

  乜星顺着鸡叫的方向(酉方),一路翻山越岭寻找太阳,饿了吃野果,渴了喝露水,就这样,在寻找太阳途中,女儿诞生了。她带着女儿一找就是12年,终于感动了那个躲着不出来的太阳。

  乜星母女请求太阳重返天上照亮大地,太阳对母女说:“我没有翅膀不能上天。”乜星背着太阳升天。

  在农历二月初一这天,太阳鸟重返天空,从此有了白天和黑夜,万物才又再繁衍发展。

  为了纪念太阳重新回到天上,为了祈求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壮族妇女们一代接一代地举行祭祀太阳的仪式,并以这天为“女人节”。

  西畴的壮族与太阳有着深远的文化渊源。上果村,壮语称为“版唐菓”,意为“请回太阳的地方”。一直保持壮族女人祭祀太阳的传统,每年农历二月初一,这里的成年女性要穿鸟衣去祭祀“乜汤皖”(太阳神鸟)。

  美丽而古老的壮族古村落——上果村也被称为“太阳村”,距西畴县城9公里,依山傍水而建,整个村寨座北朝南,通风向阳、临近水源、地处半山坡,山上森林茂密,山下田陌纵横,村落东西两侧是碗窑曲折的山涧河谷,汩汩流淌的鸡街河为上果村带来无穷无尽的生机与灵气,村后重重叠叠的山峦赋予上果人坚毅果敢的心性与禀赋,山水之间飘荡着当地壮族同胞千百年来适应环境的生命哲学和智慧经验结晶凝集成天籁般的美妙歌声……

  女子太阳节祭请仪式分为女人沐浴净身换装、祭请太阳、送太阳,清理祭祀场地、摆设供品、唱诵《祭太阳古歌》等。祭祀当天,上果村周围村寨的壮族妇女都穿着节日盛装聚集到上果村参加太阳节,而男子却在家中承担着所有的家务。在节日这一天,村里的女子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穿着传统的盛装“师侬”(壮语:鸟衣),聚集到村边的太阳神树下唱歌。男人们却要为女人服务,蒸制金黄色的糯米饭做祭祀太阳神的供品,然后还要到传说中太阳鸟母神沐浴的河滩上,制作传统美食等待祭祀归来的女人。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乃至世界少数民族民间祭祀太阳风俗中最神奇最特别的奇风异俗。

  “女子太阳节”有固定的程序。每年农历二月初一,上果村都要举行传统“女子太阳节”祭祀活动。这天清早,村里男人们就蒸好用“朵烹”(汉语,杨咪咪花,野生植物“染饭花”)染制的金黄糯米饭,作为祭祀供品。村中年满16岁以上的女性都要到河里净身,然后穿上壮族传统盛装等待祭祀活动。

  女子净身仪式大致也就是沐浴更衣。西畴县汤果村的女子太阳节就世世代代传承有这么一个神圣仪式。上午,村中年满16岁以上的女性都要到村前传说是古老的太阳女神沐浴过的河里沐浴净身,裸身下河,沐浴净身后,然后换上壮族传统盛装鸟衣等待祭祀活动。太阳当顶时,女人们聚集到到太阳山上的太阳神位前摆设供品,在刻有“太阳神位”石碑祭坛前唱诵《祭太阳古歌》。中午时分,她们吆喝着“找到太阳了”,聚集到村里河边的神树(传说太阳藏身的树林)祭台前,由“博丙”(壮语为专司此祭祀活动的年长者)主持带领用红公鸡祭请太阳。请到太阳神灵后,用轿送到村边的“太阳山”。正午时分,在太阳山上女人们唱诵着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祭太阳古歌》,举行隆重的送太阳礼仪。

  太阳偏西,祭祀完毕,参加活动的女人分吃祭祀过的黄色糯米饭,因为太阳的光芒是金黄色的,所有凡吃过黄色糯米饭供品的女人,可以履行女人的天职。吃了黄米饭,女孩完成“成人礼”,可以唱风流,对山歌、对情歌,串寨子,追求小伙子,谈恋爱,谈婚论嫁了。

  傍晚,女人们来到古老的太阳女神沐浴过的河滩上,享用男人为她们准备好的美食晚宴,而男人却不得参与享用。正如诗人周祖平的诗所赞美那样:“壮家汉今天是绿叶,壮家女子今天是红花。”晚饭后,全村老幼载歌载舞,开展传统歌舞活动。农历二月初二至初五日,该村的未婚姑娘们相互邀约去赶“圩丹滇”(汉语称“风流街”),倚歌择配,寻夫结偶。

  “女子太阳节”祭祀活动,是壮族文化传承的“活化石”,从中可透视人类早期的民风民俗,为研究壮族历史、文化、艺术提供鲜活的史料;唱诵了数千年的《祭太阳古歌》是壮族部落的历史简注,诉说着这个壮民族版的“后羿射日”神话;壮族传统鸟衣,是壮族女性穿在身上的史书,让人们感受着壮族先民对太阳、女性的竭诚崇拜。

  至于为何要穿“鸟衣”?这一切与壮族的图腾崇拜有关。据《山海经·大荒南经》云:“羽民国……其人长头,身生羽。”《淮南子·坠形调》云:“自西南至东南结胸民,羽民……”许慎注:“羽民,南方羽国之民”。《太平寰宇记·四裔徼内南蛮》:“尾濮国,—名木濮,汉魏以后在兴古郡,今云南郡西南千五里徼外……”据《说文解字》“尾”字,注:“古人或饰系尾,西南夷亦然。”由此可知,所谓“尾濮”,是古代濮越人衣着上有“鸟尾”的装饰。所以“其人有尾”,原是古代壮族先民的羽衣形制和美饰。

  百越故地,地处南方,是“羽族之国”。壮人,自称“骆越”,以鸟为图腾,堪称“羽国之民”。 “壮人爱彩”视“羽衣”如珍宝。作为原始的羽饰艺术,在审美的涵义之外,还代表猎物的数量与质量,成为智慧、勇敢的象征。羽饰、羽舞,其实是发端于劳动与生活的“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与壮人的生活环境,直接有关,广西壮族的“百鸟衣”的神话传说,从侧面证实古代南方鸟雀种类繁多。羽毛艳丽奇美以及壮人视 “羽衣如珍宝”的情景。

  巧合的是,“羽人国”,却依然存在,乃地处南方,百越故地。古书上说的“兴古郡”,就在“宛温县”,今文山州砚山县境。而“尾濮国”其治在砚山。《晋书·地》“兴古郡,蜀置”。《华阳国志》载:“建兴三年(公元225年)分建宁,牂牁置兴古郡。”《水经·温水注》曰:“刘禅建兴三年,分牂牁置兴古郡,治(宛)温县。”黄懿陆在《滇国研究》一书第168页中说:“兴古郡,治宛温,(壮语为“种红薯的地方”),其地在今天的砚山,与西畴同为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

  壮族是一个崇拜鸟的民族,早期的鸟崇拜文化遗迹,至今还伴留有穿鸟衣著鸟尾的“鸟衣”。著尾服饰的壮族女性,在云南广大侬支系的壮族村寨,处处可见。壮族自称是“鸟的后裔”,是“鸟族” ,“尾濮人”为壮族。研究发现,鸟人穿鸟衣,是崇拜鸟图腾文化的传承。(见王明富编著《北回归线上太阳神鸟腾飞的地方——西畴故乡人文生态调查纪实》)

  据了解,上果村的壮族自称“濮侬”,壮族濮侬支系的服饰仍然保留先民图腾崇拜的文化遗迹。妇女头帕缠绕形似水牛角,银纽扣也打制成水牛角;衣服两侧的翘角形似鸟翅;臀部上将裙子缠成禽尾。至今壮族女性的服饰还保留着先民的水牛崇拜和鸟崇拜的遗迹。进入21世纪,全村妇女还穿传统的服饰参加节庆活动,她们的漂亮的盛装壮语叫做“师侬”,汉语意为“鸟衣”。年老寿终,也穿传统服饰入棺。

  北回归线上,太阳神鸟腾飞的地方——西畴,至今演绎着中国独有,世上唯一的活态传承母系社会,原始部落祭祀太阳的习俗。壮族传统鸟衣,是壮族女性穿在身上的历史,让人们感受着壮族先民对太阳、女性的竭诚崇拜。祭太阳活动现已成为壮族历史文化的“活化石”,祭祀的目的是祈求人神共娱、风调雨顺、人丁兴旺。从中可透视人类早期的民风民俗,为研究壮族历史、文化、艺术提供鲜活的史料,同时对于继承和发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保留民族文化多样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西畴县上果村壮族“女子太阳节”,体现西畴“北回归线文化”的中心元素,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滇桂壮族聚居地区独具特色的传统节日。西畴县上果女子太阳节,将成为全县乃至全州全省民族文化旅游的一大亮点,成为西畴县民族文化名片的有力支撑。该节庆,整合了西畴丰富的自然资源、人文资源、民族文化资源,对于开发西畴生态文化旅游、民族文化旅游具有无以复加的作用,其优美独特的古村落宜居绿色生态环境,将带动全县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

  2014年,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的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西畴县“女子太阳山祭祀”榜上有名,这是继彝族花倮葫芦笙舞之后又一个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文化项目。西畴县上果村壮族“女子太阳节”是滇桂壮族聚居地区独具特色的传统节日,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是壮族先民敬畏、崇拜太阳的民俗传统文化现象和壮族世代传承、特色鲜明、影响较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时,又是人们最向往的“女人节”……

  2116年11月22日于“中国三七之乡”,“国门大学”——文山学院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