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

2016-11-28 13:4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13:40:06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一】

  那年正值暖春,到处杨柳依依。猃狁大举入侵,我奉命率军抗敌,却不料因奸佞作祟,落入陷阱,让人活捉领功。见到敌军首领时,我不由感慨造物弄人。我从没想到那个知己会有一天背叛自己的国家,甚至为戎狄卖命。

  我看着他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吐出两个字,“叛徒。”

  “我未曾想过他们所说的大人物竟是你……”

  “呸!”

  那年我第一次见到申季,瘦瘦小小的。我不知道他从哪来,只听说他突然就只剩一个人了。我向来怕生,与他甚少有交集,直至父亲让他与我一同练武。后来他成了侯爵,我当了将军,起先我们还经常书信往来,后来就断了联系。只是我们都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在战俘营里的那段日子我多次寻死未果,最终被他带回申国,我的一举一动都被限制着。后来他也不管我了,只着人三餐逼着我吃下,也不许离开这四方的地,直至有天我破天荒的请求见他。

  【二】

  “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吗?”

  “我只求你放我回家。”

  太久没有说话而沙哑的声音,难听更甚乌鸦。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生气地甩我巴掌,骂我不识好歹,我只知我再也不信那些所谓的知己兄弟。

  当我再次把剑架在脖子上时,他以为我还是那个胆小的韩奕,我以为他还是那个亲似兄弟的申季。最后一次,若他再不放我归家,不如索性就死在这吧。

  “你就不能好好待在这吗?”

  “我要回家。”

  “……十年,十年后我放你回家。”

  我突然大笑,脖子上令我颤栗的疼痛感时刻提醒着我。十个春秋,再过十个春秋我就能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后来我再也想不起,当初为何应允留在那里十年。

  数着时间日子总过得十分慢,看着一个又一个漫天白雪到青草离离,看着他年复一年的征战。回想当初我讨伐戎狄时,春水之畔绿色正浓,一如无数姿颜雄伟的将领;而如今,这院里干枯的树枝刺向满天都是厚厚的灰黄浊云的天空,冷风如刀、万里飞雪,随着寒鸦飞尽呼啸而来。

  【三】

  “前尘往事不可追,一成相思一层灰。来世化作采薇人,于君相逢渡春水。”

  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十年太慢,只是幸好,我还有命回来,只是可惜,我始终没能跟他一起回来。

  “十年了。”

  那天书房里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华发初生,威严与柔情参半,若不是那眉宇间的桀骜,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申季。

  “我,”他叹了口气,“走吧……”

  “申季,谢谢你。”

  ……

  最后,风卷残雪,一人一马走向归家之路。孤独的我却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失意,其实我是幸运的,我能活着回来;同时我也是不幸的,我终是失去了一个挚友。回首往事,万千感慨涌上心头,黄沙弥漫的战场上满地腥红历历在目,马嘶擂鼓之声萦绕在侧。那年我遇见你时是满眼绿色,上战场时也是;那年你我相见时是满眼白色,我离开时亦是。

  雨雪瀌瀌,一层又一层,一阵又一阵。没有故人相随,没有旧曲相伴。

  “雨未停的时节,煎茶试新叶,让光阴,杯中交叠。 ”

  ……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