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

2016-11-28 13:4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13:40:48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除夕,恶劣的天气依旧。

  窗外的风刮得呼呼响,雪花不停地往下落,瘦小的枝丫被积雪压着,垂垂欲断。

  许征家里只开了一盏灯,暖黄色的,但也掩盖不了冷清。

  许征住的是六十年代的平房,黄土高瓦,周遭的房子都已翻新了个遍。新年来临之际,邻居纷纷挂上了彩灯。

  可许征已达八十高龄,无力再捣鼓这些。所幸木门上粘贴了一张红纸,红彤彤的,很是艳丽。

  夜渐深,风雪越烈,许征裹了几件厚大衣,亲自煮了一桌饭菜。一直到守岁结束,凌晨时分,饭菜也只少了些许。

  许征的儿子许成在前些日子里,打来电话,告诉他,今年的新年会回来。

  于是,许征一直等到了现在。

  窗外的雪还在下,窗边隐隐约约传来邻居家小孩的闹腾声。反观许征家中只剩下一盏暖色的灯,和冰冷透了的饭菜,实属凄凉。

  期间邻居来邀请许征,“风雪那么大要不要去我家过夜呢?”

  许征连连摇手拒绝了:“我在等我儿子回来呢。”

  儿子没有结婚还在家住时,到新年,旧屋门上都会贴上对联,烟囱燃起缕缕炊烟,摆上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和邻居一起守岁,欢笑声不断,烟花绚丽地绽放。如今已过去二十年,那场景还深深刻在许征的脑海,难以抹去。

  而那橙黄色的光过了那么多年依旧亮着,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许征准备入睡,却听见门外传来轻微却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他哆哆嗦嗦地起身开门,只见门外站着儿子和孙女,两人双脸通红,额头的碎发凌乱,头顶还残留着飘雪。

  “爸,我回来了。”

  许征眼眶凹陷,漆黑的眼底有了一丝湿润。他动了动嘴唇,抑制不住嘴角以及眼底的笑意:“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许成是知道父亲的作息时间的。这么晚没睡,肯定是在等他回来。他只好把女儿哄去睡了,而后向父亲解释:“雪太大了,路堵住了,从山下走了上来,所以晚了。”

  “没事儿,回来就好。”许征似乎很高兴,声音比往日更大了。

  次日是大年初一,许成起了个早,做好了早餐摆在桌上。许征一起来就见这模样,心生欢喜。他乐呵呵地笑,拉开了窗帘,不料雪竟停了,层层薄云微微退散。

  这些年来,许成很少有机会能够回来,继而许征见孙女的机会也少了,许征为了弥补这么久对孙女的亏欠,封了一个很大红包给孙女。

  孙女笑着在许征皱巴巴的脸上亲了一口,待他换上许成特意买给他的新衣,便拉着他的手出去溜圈儿了。

  许征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出去了,仿佛每年的新年都与他无关。念至此,许征不禁鼻头泛酸。

  午饭是在外面吃的,吃的是火锅。这家饭店是村里最贵的,许成什么也没说就带了他来,火锅上腾起的热气,令他眼睛氤氲出水雾。

  许征知道,村里很多人家新年都是来这里过的。

  孙女夹了些他爱吃的菜,放进他的碗里,不一会儿,碗里的食物便堆成了一座小山。

  “爷爷,多吃一点。”

  许征含笑点头。

  这时,窗外阴云散尽,从白云中渗出了一丝光亮,而后,更多的阳光照射下来。其中一缕阳光经过镜子的折射,不偏不倚地照射在许征身上。

  许成自从出去工作,就很少回来。许征也明白儿子的难处,可他已经忘了,是从多少年前开始期盼今天的到来。

  期盼一家人能够其乐融融地在一起过节。

  许征很少接触烟花,更很少出去吃饭,归于原因还是没人陪。可今天,孙女和儿子陪他把这些新年该玩的都玩了个遍。

  日子一晃十几天,又即将分别。许征执意送许成到村口,他浑浊的眼里倒映着许成和孙女的模样。他说:“要常回来啊……”

  许成点头承诺:“好,以后都会回来。”

  在许征往后的岁月,新年不再孤独,小小的屋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每年一到这时候,风雪再大心中也是晴空万里。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