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母亲那香香的年夜饭

2016-11-28 15:2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8 15:24:46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过年,是我最依恋的传统节日,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节日。每到过年,传统习俗各地不同,随乡入俗,精彩纷纷。而我,最依恋最喜爱的是母亲那顿香香的年夜饭。因为, 年夜饭是母亲给我们最奢华的大年礼物。想起母亲的年夜饭,就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温暖。

  小时候,那年8岁的我,己读小学二年级。在弟妹当中,我排行老大。俗话说:“大人盼莳田,小孩盼过年”。过年,我们就有好东西吃,有压岁钱得。离过年还有十多天,我就经常跟在妈妈身后,时时提醒着妈妈。“妈妈,快过年了,你给我们封好多压岁钱”,“妈妈,给我们买件新衣服,多做点好吃的,多买些糖果……”妈妈总是笑着说:“崽儿,妈晓得。”

  三十年夜在我盼望中终于到来了,我和弟弟妹妹围着妈妈转,时不时地看看灶台上都新添了什么菜,看妈妈封了好多压岁钱。其实,大年三十,应该算是全家最忙的了。早饭后,爸爸妈妈忙于杀鸡宰鱼、洗腊肉、贴春联,小孩们就帮着搞卫生。终于到了吃年夜饭的时间,妈妈把那张历史久远的方木桌放在堂屋正中央,桌上摆着炖好的后腿肉、鸡、鱼、萝卜等,那浓浓的香味儿,让我和弟妹唾涎三尺,心痒痒的,手痒痒的。可爷爷奶奶还要烧香敬祖,年夜饭也得让他们先吃。点香、烧纸,放鞭炮……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围桌而坐,开始吃年夜饭。吃时,还有很多规规矩矩,爷爷奶奶就告诉我们:骨头要讲“财喜”,不能丢到地上,讲话要说吉利语……其实,桌面上的萝卜我们经常可以吃到,因为是自己家种的,鸡和腊肉可不是轻易吃得到的,虽然也是自家养的,但它是贴补家用的重要经济来源。爷爷和爸爸每人喝几盅0.75元一斤的散白酒,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快快乐乐。吃完年夜饭,妈妈拿来了几个小小的压岁红包,是用老式的红纸包裹着,我们仨姊妹,每人分了一个。妈妈边给边说:“好好听话,好好学习”。我细细打开红包,异常惊喜。红包内装着一张崭新一元和一张崭新的两角钱的纸币,我和弟妹拿着一元二角钱的压岁钱,高兴而又快乐装进了自已的蔸里。屋外,鞭炮声、伙伴们的欢笑声在小村上空回荡,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开心快乐的神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2015年的大年三十之夜,凌晨五点,年近八十的母亲就起床准备年夜饭了。所有的工作都在厨房展开。厨房里早已堆满码得整整齐齐的劈柴。 一口大铁锅里装满了水,灶膛里的火熊熊燃起,火苗一吞一缩,火红而亮亮堂堂的,托举着沉重的铁锅。锅里的水汽一缕一缕地上升,直到雾罩满厨房上空时,年夜饭就正式开工了。一块块肥厚的腊肉扔进大铁锅里,鸡、猪血丸子放进锅里,大草鱼则上蒸笼,灶膛、火塘里劈柴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然后,母亲选用大刀将一大块一大块煮好的腊肉连骨头剁成拳头大小的一坨坨,一大碗装着,放进蒸笼保温。一切准备就绪,等待我们一家人去揭开它美丽且诱人的面纱了。母亲从蒸笼里取出鸡、鱼,腊肉等七大碗八大盘,怕有十几样整整齐齐地摆上神龛下红红的桌上,点燃三炷香,毕恭毕敬地鞠上三个躬。随之,我们兄弟妹及子女向祖辈也一一鞠躬。桌前, 母亲还是喜欢忆旧,那年月的贫穷艰辛,那年月年夜饭的寒碜,能让老人滔滔不绝;听后,我们深受感染,因为,我们弟妹属六十年代的人,经历了挨饿的困难时期,物资相对匮乏,一件新衣、一顿能吃饱的肉食……都有我们对年的向往与回味。

  门外的鞭炮响起来,年夜饭开始了。 一家人吃年夜饭的温馨情景,无一不是我们平时想吃而吃不到的美味。满桌的菜,单是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口水直流。于是,便开始美美地享受一年里第一顿最豪华的大餐。当然,相互祝福的话是年夜饭的主旋律,红酒白酒甜酒饮料过了一巡又一巡,笑语欢声充盈在屋内的角角落落,一个个吃得笑容满面,嘴角流油。收拾碗筷时,桌上的红烧鱼却不曾有人动过筷子,小的时候不懂,长大了才知道,这是讨了一个口彩:年年有余!

  母亲的年夜饭在我心里甜滋滋的,那缕缕特有的香味就是最浓最浓的年味。年味在舌尖的味蕾上演绎,年夜饭在全家人古色古香的餐桌上传承,一年又一年,共享这盛世年华的传统节日和幸福生活!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