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频道> 正文

Dan Caprar:落实“一带一路”需考虑跨文化背景

2016-11-28 17:24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1-28 17:24:58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6”于11月26日-27日在北京举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资深研究员、博士生导师Dan Caprar出席并演讲。他表示,落实“一带一路”要考虑到这四个条件:第一相互接触的两方需要有平等的地位;第二就是两方必须有合作点,他们必须有一些东西已经开始合作了,而不是让他们从零开始。从零开始让他们马上开始合作,可能会有困难;第三就是双方必须有共同的目标;第四至少国家政府政策要支持合作,也就是说必须有这样的一个引领。

    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首先要感谢组织者,感谢给我这样的机会,今天来到这里和大家谈一下我的看法,更主要的是向大家学习,因为大家的观点都很有趣,关于国际合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同时我还想说的是对于一带一路的感激之情。因为上一位演讲者说过,现在世界上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合作,但是人们合作的方向好像不一样,他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趋势?

    我来自澳大利亚,但我不想谈澳大利亚是怎么参加“一带一路”倡议的。我想说的是现在澳大利亚由于地理上的原因,我们国家尚不是一带一路的参与国。但是我们对这个倡议是非常有兴趣的,同时有很多的利益相关。而关于中国这个“一带一路”的倡议,在澳大利亚也是可以会获得我们的支持。这是很有道理的一件事,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实际上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一个投资和经济合作伙伴,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有很多的教育、资源的合作,我们有很多的联系,同时有很多专业服务的关系。同时中国有很多的投资者也为我国的投资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合作,当然我希望澳大利亚也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来贡献思路。

    上一位演讲者已经谈过一些重要的点,我要从我的领域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要思考的是在丝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点,可能我们之前没有想到它的重要性。

    当我们谈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时候,大多数我们听到的是基建、投资等等。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范围就是社会的交流以及文化上的理解。为什么我要谈这一点呢?因为在历史上的合作有这样一个理论,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思路。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提的这两点是一个重要的考量,这个理论叫做背景理论。

    这个背景理论的意思是如果把一些人凑在一起,他们有联系,他们最可能发展出来的是相互的容忍度,之后产生一些相互的联系。所以说我们让两组人没有交流,就会产生偏见,就会导致问题,就像疾病一样,所以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所以交流是好的,隔离是坏的。我们要有一个交流的背景,大家在一起就有了合作的背景,我们在国际上要合作。

    事实上,我们有更深远的理论支持来打造“一带一路”战略,让人们走到一起。他们并不一定有正面的合作结果,我们看到过这样的情形,让两个文化不同的人群到一起,有的时候会导致文化冲突。当然这个理论讲到了种族间的、民族间的、团队间的、跨文化间的合作与交流,我们知道要想让这样的背景打造出来必须有四个条件,我觉得这样一个框架要考虑到这四个条件,如何把“一带一路”落实下来,我们要考虑到这四个条件。

    第一相互接触的两方需要有平等的地位,第二就是两方必须有合作点,他们必须有一些东西已经开始合作了,而不是让他们从零开始。从零开始让他们马上开始合作,可能会有困难。第三就是双方必须有共同的目标。第四至少国家政府政策要支持合作,也就是说必须有这样的一个引领。

    我们看最后一个政策的引领,我们在“一带一路”当中怎么做呢?政府部门的确提出了政策的支持,中国政府提出了这个倡议,在多个大会支持“一带一路”战略,我觉得这个条件是达到了,这个非常重要。当然我们要思考一下,其他国家的政府部门是怎么支持的?支持程度如何?这个需要我们去考虑,特别是一事一议,看不同国家支持程度是怎样,但是总体来讲支持是有的。

    第三个条件就是有共同的目标,这个和前面第一个相关。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们有这样的假定,经济发展让我们合作效率更高,生产力更高,能够改进各国人民的福祉。这个假定是有的,的确如此,很多国家从合作当中看到了价值,当然这个条件有了,但是需要我们特别去关注。

    第二就是有没有合作的点?我觉得的确有合作的点,比如澳大利亚和中国有悠久的合作史,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大家都有这样的合作历史,但是我们要记住,这里有60多个国家,这些国家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历史,不同的国际关系史,当然并不是以史为包袱,我们应该看到历史的好处。但是我要强调的一点就是平等的地位,我觉得对中国来说有一个挑战。当然我这里要评论几句,中国有非常好的领导能力,作为一个国家,它有这样的能力。中国作为一个领导者,提出的这个倡议,但是中国这个领导地位如何影响别的国家对中国的看法,虽说中国要保持领导地位,但是要打造一个平等的地位,让别的国家接受你,这样做有好多的方式。

    这边我要提一点,我们说在跨文化交流当中,我一直在做研究,我们要打造文化的灵活性,它的意义就是说让两个文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调整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的文化、价值观强加给别人,并不是因为自己强大,而强加价值观给别人。但是我们要知道什么时候调整自己,什么时候适应对方的文化,什么时候要特别关注这些文化差异,什么时候进行文化融合等等。

    最后一点就是我们要关注文化互动方面的话题,因为从历史上看,文化非常地关键。我们要打造文化灵活性,从政策角度、企业角度、人与人角度都要打造文化灵活性。谢谢。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