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来了

2016-11-29 08:4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8:44:3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一) 又是一年除夕,下了两天的雪终于在今天停了。 虚福村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大大小小的房屋排列的错落有致,院内被打扫的整齐干净,牛羊的饲料也都蓄满。烟囱里飘出袅袅炊烟,整个村庄一片安静祥和。 可是,说不出哪里奇怪。 庭院门口有孩童堆了一半的雪人,煤炭做的眼睛和胡萝卜做的鼻子还没来得及装扮上,也不知道是哪户人家的院落里飘出一阵饭烧焦的糊味,也迟迟没有盛出…这个村庄哪都好,但,偏偏少了人气。 一条通往山里的小路,积雪上布满了杂乱无章的脚印。

  (二) 虚福村外几十公里有一汪湖泊,湖水干净清澈,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像玻璃一样,映照出冰层下面还在游荡的小鱼,给宁静寒冷的冬季带来一丝生气。 说是湖,却也像海,大的一望无际。 一只喜鹊落了下来,笃笃笃的啄着冰面,声音有节奏 又清脆。冰面微微有一些震动。 喜鹊抬起头,滴溜溜的转着漆黑的眼珠,缩了缩脖子,四处张望了一下,不以为然低下头,笃笃笃继续啄着冰面。 一道细细的裂缝伴着细碎的声音从远处延伸开来,冰面的 震动越来越大,湖底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即将涌现。突然间,那道裂缝像炸开的烟花一样向四面八方迅速扩大,缝隙变得越来越宽,紧接着一声巨响伴随着低沉的怒吼,一只巨兽破冰而出。 悠闲地享受着啄冰游戏的喜鹊早已经变成一只惊弓之鸟。 巨兽身形庞大,四肢健壮,头长触角,尖牙利齿,看起来凶猛异常。它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发,喘着粗气向岸上走去,每走一步,仿佛地动山摇。 年,来了。

  (三) 几年前,虚福村还叫福村。天降福祉,好运皆来。 这片地方井水甘甜,土壤肥沃,庄稼茂盛,猪羊成群,人人勤于耕种、纺织,邻里间相处和睦,亲似一家,俨然一副祥和模样。人人都以为福村是受上天眷顾,直到有一年除夕夜,村外几十公里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惊动了山林里鸟雀乱飞,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成了噩梦。 巨兽从湖底苏醒,像被关了数年的雄狮解放了天性。它横冲直撞,毫不留情的将福村的土地践踏,它张开狰狞大口像地狱的使者,将圈养起来的家畜吞食。一时间,人类哀嚎声、牲畜惨叫声响彻夜空,男女老少无处躲藏,而血腥的屠杀还一直持续。 一开始,巨兽只是吞噬家畜,后来慢慢开始伤害人命。每年的除夕和春节夜晚,它就像恶鬼索命,将整个村子搅动到天翻地覆。 从此,福消运散,一切皆虚。

  (四) 村外深山的一个山洞里,点起了火堆,火苗吃力地窜动,给冰冷的山洞尽力输送温暖。 洞里挤满了男女老少,他们或坐或站,或互相倚靠,或各立一角。每个人脸上表情阴郁,愁容满布,甚至有的人还在小声啜泣。年少天真的孩童倚在爷爷怀里,抬起稚嫩的脸庞,带着一丝小心又带着一丝期待轻声问:“爷爷,年兽又来了吗?”老者被皱纹布满的面容写满了绝望,眼角低垂点了点头。孩童又说:“爷爷,你们总说年兽,可是我还没有见过,每年除夕和春节夜晚快到的时候我们总会躲在这里,年兽真的很吓人吗?我很想看看它长什么样子。”老者突然抱紧孩童,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一张口,声音写满了沧桑:“乖娃,永远别对它好奇,也永远别想去看它的样子,记住,如果见到了它一定要拼尽全力的去逃!它是魔鬼!是魔鬼啊!” 这时候,一直站在洞口的青年再也忍不住了,握着拳头走到老者身边嘶哑着声音大喊:“村长,我们每年都躲在这里能有什么用?那个怪物还是会继续作恶,吃光我们的家畜,破坏我们的房屋,我们有这么多的人,我们有榔头和铁锹,为什么不能找它拼一拼!我受不了了,我也不想再躲着了!我要去除了那个祸害!” 青年一脸决然的转身快步向洞口走去,洞里其他村民一拥而上,拖住他的身体大声制止着他,青年挣扎着想要挣脱,混乱之际,突然一声如雷般的巨吼从村子方向传来,紧接着便是家畜的撕嚎,一时间制止青年的众人停止了动作,神情呆滞的望向洞口,而失去了束缚的青年,瞪大眼睛,一瞬间像被抽去了勇气,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脸上写满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天际终于露出鱼肚白。

  (五) 夜去昼来。年兽回到湖里沉睡。 村子经历了一晚的践踏和杀戮,鲜血满地,一片狼藉。家畜被吃的吃,死的死,伤的伤,仔细一数,又少了大半。孩童们还没来得及堆好的雪人,被踩得粉碎。而有的庭院被撞坏院墙,有的屋子房檐已经坍塌,碎瓦遍地。也许房屋没被全部摧毁掉,已经是最大的庆幸。 村民们扶老携幼从山上下来,每一步都走的缓慢又艰难,像是不愿意面对将要看到的场景。可是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们来说却已熟悉。大家各自回家清点家畜数量,查看被损坏的房屋是否还能修复,简单的清理下雪地上刺目的血迹,可是这也没什么用,因为今天是春节,夜晚,噩梦还会重新上演一遍。 人人沉浸在悲伤与绝望中,没人注意到从东头村口走来的一位老人。 老人手拄木拐,身上背着一个袋囊,行头像是乞讨者,他从村东头走来,在一户院落驻足。院子里有位佝偻着背的婆婆,正在吃力的打着井水,院子里已经被破坏的狼藉一片,好在这口角落里的井还保持完好,她需要储备些水源,今晚还得去山洞里躲一晚。“这位婆婆,老朽自南而来,一路向东行至此处,现身无分文,可否在此借宿一晚?”婆婆听到背后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问询,但回头却见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虽然打扮落魄,但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着实不像一位六旬老人。婆婆微微迟疑,面露难色地劝说:“如今这村子不宜留宿,纵然我想留你,你也看到了,村子现在是这副模样”婆婆边说边从家里取出一些干粮递到老者手中“你也随大家今晚上山避难吧,切记,万万不能在此过夜。”老者接过干粮问道:“恕老朽多言,这村子,现在可是被年兽袭击?”话音刚落,婆婆瞪大眼睛,慌乱的摆着手:“不能,不能在这里提那个怪兽的名字啊!它会…它会听到的!”老者缕了缕胡须,呵呵大笑:“这样吧!如若这位婆婆肯留老朽在此借宿,我定保证,将那怪兽赶走,怎么样?”婆婆惊目细看,只见老者神色从容,气宇不凡,不像在胡说的样子,可赶走年兽…怎么可能?于是婆婆继续劝说,老者一直笑而不语,几次无果,婆婆无奈,只好答应他在此留宿,自己收拾东西随村人上山避难了。 渐渐地,落日西沉,天色也暗下来。 山洞里依然挤满了村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年夜变成了煎熬,无法入眠,只能边熬边盼望着这个夜快点过去。人人神色疲惫,垂头丧气,正在此时,村子里突然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声,紧接着便是年兽巨大的嚎叫,一时间两种声音惊天动地。村民们觉得不对劲,仔细一听,分明觉得这年兽的吼叫声十分凄惨。众人惊觉,一路冲下山林到了村子里,这才看见,白日里婆婆收留的那位老者,身披红袍,银须飘逸,手举火把哈哈大笑,而让人闻风丧胆的巨兽,此时正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像被什么束缚想要逃脱一样。村民们竟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 老者面色一沉,伸手指向痛苦倒地的年兽,大声喝道:“孽畜,几百年前你因祸害人间被封印在玄湖湖底,几百年后你打破封印,仍旧兽性不改伤人害命,今日我奉玉帝之命将你带回天庭受罚,你还不束手就擒?!”众人恍然大悟,这老者本就器宇轩昂,仙风道骨,哪是什么乞讨者,分明就是神仙下凡! 也许是做了太久的噩梦终于醒了,人群中开始传出哭声,哭声慢慢传染变成了泪海,众人喜极而泣,也是压抑了太久爆发出来的情绪,大家不停抱拳鞠躬,感谢神灵感谢上苍。 老者衣袖一挥一道亮光射出,年兽被施法收入衣袍中,众人再定睛一看,白须老者也已经不在。院子里有淡淡红光,人们才发现原来是被挂满了灯笼,贴上了大红的对联。 年兽,是害怕红色的啊。

  (六) 天庭。 大殿里仙气缭绕,富丽堂皇,几根百丈巨柱高耸入天,巨龙盘绕着柱身。台阶之下众仙列位,数级台阶之上,一人正襟危坐,只见他衣着华丽,姿态威严,周身流露着高不可攀的气质,极具帝王风范,他微微一抬手指向台下,只见平日里作恶多端的年兽此时温顺的像只绵羊,只是鼻子里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被天兵用黄金锁链捆着牵到大殿上。 高高在上的众仙之首——玉帝指着被带上来的年兽问到:“此孽畜打破封印触犯天条,又祸害人间罪行滔天,罪不可赦,我想听听众卿看法将它如何惩罚?”台阶下的仙官们你看我我看你,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时一位白袍仙人站了出来,只见他鹤发银须,俨然是收服年兽的那位老者,他双手抱拳对着玉帝欠了欠身:“孽畜扰乱人界违背天条理当重刑处罚,但仙臣却见它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灵兽,重刑加身必然折损百年修为着实可惜,当年玄观上仙将它封印湖底时告知仙臣,这怪兽虽变得凶残但本性却不是如此,如若没有仙人将他引入正途很容易遁入魔道。天庭从几百年前开始收纳上古神兽镇天,到现在四大神兽龙、凤、龟、麒麟各司其职,维护天界稳定,给人界带来福瑞,但是这几百年来仍有一职位空缺,寻遍天下灵兽,也收不到适合的,仙臣认为,眼下不如让这孽畜将功补过,年兽人界出现,或许正是时机成熟,一切皆天意。” 话语一落,众仙一片愕然。 让犯了天规的怪兽在天庭任职,将功补过,难免不会成为养虎为患。 文臣武将们互相交换眼色,想反驳,又确实想不出更好的建议,最后只好把目光投向玉帝,等待天帝定夺。 本来神色威严沉默着的玉帝突然呵呵大笑,浑厚的声音贯穿大殿,气势如虹,让人听了不禁俯首:“爱卿这提议,有意思!将功补过这说法倒也新鲜,虽重刑加身有损修为,但略施小惩也不是不可!”说着,一道金光劈下,年兽头顶尖角突然弯折并向后仰,没有了尖锐竖直的武器,看上去也到不那么可怖了。 “孽畜你听着,你本应受惊雷烈火之罚,但银须道人念你千年难遇不忍损你修为,让你镇守天庭将功补过,朕现在折你触角封印你兽性,并赐你名为貔貅与其他四只神兽并称五大瑞兽,从今以后你将镇守天庭金库,官职便为招财神兽。”话语一落,玉帝大手一挥,一巴掌落在貔貅屁股上,封住了它的肛门,“封你肛门意为赐你吞天下财而不漏的神力,望今后你要恪尽职守,镇守金库,吸纳四方之财,造福仙人两界。” 谁曾想,之前还森面獠牙的怪兽,经玉帝一指点,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尖角变得柔和,恐怖狰狞的气质,也变成了高大威武。貔貅身上的锁链已经褪下,这时候,它突然一声低吼,四肢弯曲重重的跪在大殿之上,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罪人,长跪不起叩谢天恩。

  (七)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阵爆竹声响起,伴随着孩童的嬉笑声好不热闹。家家贴上大红的对联,挂上大红的灯笼,张灯结彩喜迎又一个新年的到来,人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种幸福单纯而又满足。 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对于年兽的恐惧,一代又一代的福村人已经渐渐淡忘。从那次以后,生活恢复了平静和正常,但是关于年兽的故事,却一年一年的流传下来,而过新年放爆竹贴红对联也成为了流传下来的习惯。 再也没有年兽在新年的夜里出现过。 几千年后的新世纪,年幼的外孙趴在窗子上看着外面噼里啪啦映红夜色的烟花,奶声奶气的回头问手里正忙的姥姥:“姥姥姥姥,为什么每次过年我们都要放烟花呀?”慈眉善目的老人笑着,走到小外孙身前亲昵的抚摸着他的头:“因为要吓跑年兽啊。”年兽?年兽是什么?小外孙歪着脑袋想,然后伸手指了指家里放着的一座玉雕:“年兽是什么样子啊?是不是就和那个长得一样的?”姥姥回头看了看小外孙指着的玉石貔貅,笑着说:“傻小子,那个叫貔貅,放在家里是招财的,姥姥说的年兽啊,是专在过年出现的很可怕的东西。”古灵精怪的外孙眨着眼睛,像发现了什么神奇的东西一下子来了精神:“姥姥,那你给我讲讲年兽和貔貅的故事吧!我要听我要听!”老人笑着,牵着外孙坐在沙发上,把他抱在膝头笑着说:“好啊,那你要仔细听啦,这些故事,也是我婆婆的婆婆的婆婆讲给婆婆的婆婆听,婆婆的婆婆又讲给婆婆听,婆婆又讲给我听,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呢!”年幼的外孙一脸迷茫,已经被一大堆的婆婆弄昏了头,而这时,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故事,已经徐徐道来了… 众人只知他日我毁你生活破你家园,却不知今日我辟邪聚财镇你家宅。 来为你,将功补过。 —完—

[责任编辑:王宏泽]
独家策划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公布世界先进科技成果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上,“华为3GPP 5G预商用系统”等18项黑科技引得观众阵阵惊叹。

“乌镇时间”,看大咖们如何预言未来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如约召开,千年古镇再次迎来八方宾客“水乡论剑”、共商“网”事。

互联网大会成果那么多,重磅的都在这儿!

年度成果文件《乌镇展望》发布。各国嘉宾积极贡献思想智慧、展示创新成就、探讨合作途径、展望未来愿景,大会取得丰硕成果。

互联网之光博览会:见证真正的科技范儿

一瓢“黑科技”,尽显“智能水”。这么多的高精尖产品告诉你,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科技范儿。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