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 在每个日子里

2016-11-29 08:47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8:47:5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想 除夕

  “至除夕。则比屋以五色纸钱酒果,以迎送六神于门。至夜贲烛糁盆,红映霄汉,爆竹鼓吹之声,喧阗彻夜,谓之‘聒厅’。小儿女终夕博戏不寐,谓之‘守岁’。又明灯床下,谓之‘照虚耗’。及贴天行贴儿财门于楣”。

  往年,在我们家除夕可是比正月初一还要重要的日子,因为它是属于小家庭的团圆与温馨,一年到头,热热呼呼地团坐在一起,别提多么暖心了!而为了一顿其乐融融的团圆饭,早在一月之前,妈妈就忙活开了。生怕到了春节前夕物价涨得厉害,妈妈总会将可以速冻保存的肉类采买、洗净,搁在冰箱的冷冻室里,在除夕的前一夜拿出来化冻。即使这样,每年桌上的菜肴仍旧是味美鲜香,吃得每个人眼中都透露出幸福的光芒。妈妈对于过年逢节的许多习俗都有所讲究,每年除夕必不可少的年年有“鱼”,她总是有意识地将它头朝南摆放,并嘱咐我们这条鱼得完完整整地留到明年,寓意年年有余。

  妈妈有守岁的习惯,每年都会开着家里大大小小的灯,等着电视机里的倒数声,在窗外爆竹的喧闹下迎接新的一年。临睡之前,她都会记得放几个糖果在床头,叮嘱我初一醒来,没说话之前就含个糖在嘴里,好让整一年都甜甜蜜蜜的。多么好的寓意哪,直到去年,这个期盼一直得到了灵验。

  今年,除夕的团圆饭由我掌勺,妈妈特别吩咐要做一个羹糊,我模仿着往年妈妈的菜式,将香菇、茨菰、豆干、猪肉等切丁,以淀粉勾芡,厚厚实实地做了一大碗羹糊,还照着妈妈的吩咐将鱼头朝向了南方,妈妈很是满意。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尝试着包汤圆,贪心的我,总是一不小心就让汤圆漏了馅儿,妈妈非但没有嗔怪我,反倒夸我能干,一学就会,我嬉皮笑脸地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我!”。

  妈妈今年也照例熬到了凌晨,虽然窝在沙发上的她早已困得合上了眼,但是在春节联欢晚会的倒数声中,还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我轻声呼唤她上床睡觉,她看了看时间,终于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慢慢地挪到了床上。今年,窗外没有爆竹声,妈妈也终于睡了个好觉。初一一早,看见她床头我特意放的糖果不见了,我就想着她今年也该甜甜蜜蜜一整年了。

  念 春节

  “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呼为新年。一岁节序,此为之首。官放公私僦屋钱三日,士夫皆交相贺,细民男女亦皆鲜衣,往来拜节。街坊以食物、动使、冠梳、领抹、缎匹、花朵、玩具等物沿门歌叫关扑。不论贫富,游玩琳宫梵宇,竟日不绝。家家饮宴,笑语喧哗”。

  小时候,因为爷爷奶奶与我们同住,爸爸又是他那一辈的长子,新年前两天,家中总是人头攒动的,最热闹的时候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大家就人挤人地挨坐在沙发和床上,热热闹闹地谈论着近期各家的情况。而妈妈这两天总是最忙的,她张罗着整个大家庭的饭食,小小的台面上坐不下全部的人,大家就轮流上桌吃饭,妈妈则在走廊上的灶台前不断忙碌着,她不断地往台面上上着热菜,亲戚们招呼着她少忙一些,坐下来吃点东西,她总是笑意盈盈地说:“后面还有菜呢,大家好好吃!”现在回想起来,妈妈好像从来都没有坐上台面吃上一口热菜,等到她忙好所有的菜,热好几轮汤之后,留给她的只有一些残羹剩炙了。但是,妈妈在那十几年里从来也没有抱怨过作为长媳的压力与辛苦,依旧为整个大家庭营造着最热闹的春节气氛。

  今年春节,爷爷去世也有十几年了,奶奶则是住到了大姑家,这个大年初一重新属于了我们这个小家庭。家里的氛围祥和而宁静,爸爸和妈妈分食着花生瓜果,我则一口气剥了好多个糖果,甜甜地一一喂给爸爸妈妈。妈妈吃了一个,便摆摆手说不能多吃甜食,我宽慰着妈妈说,等咱身体好了,想吃多少就给你剥多少。午饭过后,看着外面阳光出奇的好,我便拖着妈妈出去晒晒太阳,外面的街道冷清得很,我和妈妈在阳光下懒懒地走着,走累了就在路旁的石凳上坐下歇歇脚,我紧紧地抱着她,与她头靠着头,看着地上咱俩的影子,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真想时光就停留在那会儿。

  记 端午 “其日正是葵榴斗艳,栀艾争香,角黍包金,菖蒲切玉,以酬佳景。不特富家巨室为然,虽贫乏之人,亦且对时行乐也”。

  每逢端午,

  妈妈总会提前买好菖蒲,将其捆扎好,放在纱窗与玻璃窗之间,到了端午当天,她会将前一年晒干的菖蒲取出来,倒上热水让我们全家人一人一盆地泡泡脚,虽然我和爸爸对其功效不甚了解,但是每年都会乖乖地坐好接受菖蒲水伺候。几轮热水过后,妈妈才心满意足地让我们沥干擦净脚丫,然后默默地收拾好残局。爸爸可以算是端午节的最大受益者,因为他热衷吃糯食,对于鲜肉馅儿的粽子更是爱不释手,一般的食量是一顿三个,妈妈知道要是让爸爸自己剥粽子,他肯定会把两只手都弄得很黏腻,所以总是看准时机替全家人都把粽子剥好,然后让我们一起吃上热乎的粽子。不仅是端午,每逢我开学或是考试,妈妈总会想方设法地准备粽子给我做早饭,她说,粽子就意味着高中,希望我好好学习,考试考个第一名。

  今年,我们不同往年地没有应景地包上许多粽子,因为糯食不易消化的原因,妈妈戒了口,我便也没有主动提出来要吃粽子的事儿,只在买早饭的时候给爸爸带上了一个粽子,而爸爸果然剥得满手都黏黏的,让妈妈取笑了好一会儿。奇怪的是,那天我按妈妈说的地方,找了好久,都没能找到前一年她储存下来的菖蒲,我们头一年没能在端午节泡上脚。

  九月开学那会儿,妈妈还特地吩咐我要买粽子吃,可惜那几天我都没能买到,而那却是妈妈最后一次嘱咐我关于吃粽子的事儿了。

  忆 中秋

  “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此日三秋恰半,故谓之‘中秋’。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此际金风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蟾光满,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子女,以酬佳节。虽陋巷贫窭之人,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

  儿时,中秋的时光总像月饼一样满溢着甜甜的滋味,贪嘴的我总在中秋前半个月就开始了“消灭月饼大战”,一盒盒地翻看着收到的月饼,仔细地研究各盒的款式、口味、配料,默默地在心里为每个家庭成员挑选了最合适的搭配:奶奶牙口不好,但胃口很好,所以豆沙、莲蓉类的都为她留着;用料实诚、口感丰富的五仁月饼非喜爱坚果、最爱甜食的爸爸莫属;至于妈妈,哈哈!我会和她一起分享所有的“新款”月饼,面对着五花八门的新口味与新样式,妈妈每次都会露出费解又期待的神情,心想:香辣牛肉?梅菜扣肉?哈密瓜?水蜜桃?冰皮月饼?冰激凌月饼?现在的商家真是厉害啊!然而每年我们都在发现新大陆的过程中败兴而归,我最爱的还是广式椰蓉,而妈妈最爱的依旧是传统的苏式月饼。她有时看我吃得起劲,就会提醒我要留几个到正月十五,不能一股脑地全部解决了,一来图个团团圆圆的好兆头,二来还可以在晚上“把饼赏月”,好好地看着“天狗”有没有出来吃月亮。

  妈妈在每个节日的吃食上都比较上心,即使没有每年都煮上一锅老鸭汤,芋艿和毛豆却总是必不可少的。妈妈喜欢将毛豆清洗后剪去一角放在盐水中汆熟,作为凉菜备用,而芋艿则是一只只地耐心冲洗净上面的泥土和根须之后,再放到清水或者饭锅上蒸煮,每年中秋总会剥上好几个芋艿让全家一起享用,白白肉肉的芋艿沾上细细甜甜的白糖,一口咬下去,酥软绵密的口感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

  这两年,因为蒸煮方便,芋艿成为了我们家的“常客”。但是即便是小小的清洗工作,妈妈也总是心疼我多于心疼她自己,生怕我洗完了芋艿手上会痒,每次都会叮嘱我事前戴上一次性手套。有时我看芋艿又大又好,就会忍不住多买上几个,按照妈妈的方法放在窗台上风干,她说那样不容易坏。

  今年,没等到中秋,妈妈挺不住了。住院前放在窗台上的芋艿,等我再看到它们已是个把月之后了,它们果然个个还是好好的,妈妈却好不了了,再也没能回家。

  中秋当天,同学特地送了我一盒龙华寺的净素月饼,说是里面有经典的苔条口味,我却意识到妈妈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这款“经典”,我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口,想要带着和妈妈一起分享的感觉品尝,不知不觉中花了眼睛,湿了面颊,妈妈再也吃不上她喜欢的苏式月饼了,我们家再也不会有中秋节了……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