楹联灯会

2016-11-29 09:06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9:06:3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相传明朝时期,西部边陲白龙江畔的西固(今甘肃舟曲)来了一位扬州籍的县令,在任期间励精图治,政治清明,生产发展,百姓安居乐业,深受西固人民的爱戴。转眼间,从江南水乡到西北边塞已有几年了,期间不曾回家探亲,虽有书信常与家乡来往,但家有老母尚在高堂且年事已高,多年来数地任职,未能在堂前对母亲尽孝,心中甚是惭愧。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每发思乡之情,但一想这里的黎民百姓,便打消了回乡探母的的念头。西固这个地方虽说山大沟深,番汉杂居,生产条件艰苦,真正的山高皇帝远,但这里民风淳朴,百姓勤劳善良,真正的世外桃源,来一位体贴爱民的清廉县官不容易,生怕县令的离去,没人替他们伸张正义,受理冤屈,排忧解难。就这样又过了几年。

  儿行千里母担忧。远在扬州的母亲对千里之外的儿子也很思念,看到其他人家儿孙绕膝,老人安享天伦之乐,一家团聚其乐融融,自己虽然不愁吃不愁穿,家有薄田几亩,生活衣食无忧,但自己渐渐老去,希望儿子在身边陪伴度过余生安享天年。可母亲也深知儿子身为朝臣,蒙受皇恩,为政一方,造福一方百姓,况且儿子年幼时自己常常教导做官要勤政亲民,清正廉洁,当百姓拥戴的好官,岂能因为自己让儿子分心。于是给远在他乡的儿子修书一份,告知她即将携带家眷前来西固。县令接到书信,知道母亲要来西固,母亲此行心意让县令内心惭愧万分,回忆儿时母亲的教导和养育之恩,流下了泪水。

  接下来让县令更加犯愁了,扬州到西固相距千里之遥,一路上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加之舟车劳顿,母亲年纪大了,怕他老人家吃不消,但母亲执意要来,只好盼望母亲能够平安到来。

  经过几个月内心煎熬等待,县令终于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母,母子相见分外高兴,看到母亲的白头发皱纹明显增多了,精神也不及以前了,多年的思念之情顷刻爆发,两人喜极而泣。随从的家眷也被这场面所感染,眼睛湿润了。

  县令念母亲千里迢迢不辞辛劳来西固一趟不容易,希望母亲能每天开心快乐,尽快适应边塞的气候。虽说西固地处西北腹地,四周从山纵横,但四季分明,无霜期短,气候温暖湿润,泉水甘甜解渴,典型的世外桃源,有泉城和小江南的美誉。县令在处理公务之余亲自陪同母亲,探访西固名山古刹,游览风景名胜,有时老夫人自己出北门与正在下地劳作的农民交流,了解农民的生产生活。有时登上驼铃山极目望去,四街两关尽收眼底。尤其南门上的小吃让老夫人赞不绝口,具有西固特色的小吃豆腐脑和洋芋搅团,口感胜过扬州名菜。西固的豆腐是用硝水点的,吃在嘴里感觉很细嫩,早上吃豆腐脑的人络绎不绝。洋芋搅团以酸爽可口而著称,有清热解暑的功效,来西固的人绝不会放过。看着母亲吃得好睡得香,心情舒畅,脸上笑容不断,县令的愧疚与担心便减少了许多。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

  可眼看近年关,老夫人却一改往日的样子,变得愁眉不展,笑声少了,身子骨日渐消瘦,肯定是病了。县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母亲不远千里历经风雨来到此地探望自己,可不能让她老人家受半点委屈呀!县令遍访西固及周边郎中,均不见效果,这让县令不知如何是好。

  一日县令在苦苦寻思如何让母亲好起来的时候,想到元宵节期间故乡扬州的灯会,扬州城里的大街小巷挂上灯笼,百姓携一家老小纷纷上街看灯赏诗文,好不热闹,这座大运河边的城市流光溢彩,节日氛围很浓厚。这时,县令忽然明白原来老母离开扬州已有半年有余,虽然每日自己陪伴吃得好睡得好享受天伦之乐,毕竟不在扬州那种日子悠闲自在舒适,此地虽是小江南但不及真正的江南,熟悉的生活突然被改变,时间长了就不适应了。

  反正已近年关,何不在元宵节的时候办场灯会,或许母亲看到南方的灯会会好起来,然而西固此地虽是文化气息浓厚的地方却没有这个传统,这让县令犯起了难。幕僚们给县令出了个主意,不如贴个告示,告知百姓为了增添节日的氛围,决定在元宵节期间举办灯会,望城中各户积极参与。县令一听,发动百姓,此计可行。告示一出,刚过完三天年,四街两关的百姓就行动了起来,按照官衙的统一部署各部就班。聚集能人巧匠,效法扬州灯会,百姓们自发上山砍来松树枝,搭起松棚长廊,松棚下沿木柱悬挂有三副对联的灯对,中间悬吊各式各样的绘画的宫灯方灯等,县令亲自书写中间的匾额。经过几天的紧张有序的工作,灯会准备完成。

  元宵节入夜掌灯,四街两关灯火通明,万灯争相斗艳,整个西固城街道人头攒动,百姓们走上街头,个个舒展着笑脸,边走边赏花灯,品楹联,来回走动指指点点,喜气洋洋,热闹非凡,节日的气氛更加浓厚。掌灯后,县令陪同母亲走上街道,看到如此热闹的场面,想不到边陲小城也有这样江淮灯会,看到“不二扬州”“半间松棚半间架,一重明月一盏灯”“虽是西陲边塞地,赛过扬州城中灯”等楹联,还有千家诗的故事和画有二十四孝的方灯时,老夫人心情转好,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与随从的人不时驻足观看很是高兴,一旁的县令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能够博得母亲笑容,县令心中甚是欣慰。一直观看到深夜老夫人才不舍地离去回衙。从此,西固城搭松棚灯会的习俗就保留了下来,而且每年都有新的创意,把对新生活的向往和美好的祝愿撰写成楹联,成为西部地区少有颇具魅力的文化习俗。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