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腊八

2016-11-29 09:2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9:24:4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步入腊月,天气一下子变得格外的冷,因为父母是农民的缘故,他们经常用农历来计算日期,所以在我的说法里也就有了“腊月”这一称呼,现在都市年轻人基本是不说的,虽不时髦,但我还是习惯叫着它。当然我能记住腊月还真另有原因,那就是腊月来临就离腊八不远了,我又可以吃到母亲做的香甜可口的腊八粥。儿时的记忆中,每当迈进了腊月的门槛,母亲便开始扳着手指数起日子来,念叨着:“快到腊八了,又该给你们熬腊八粥喝了……”

  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医院门口的路面结了一层薄冰,行人匆匆,还不时吹吹手心,一股股热气从嘴里冒出,就像母亲做的饭菜刚出锅时冒的香气,我也穿梭于这群人当中。母亲躺在病床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十一放假干农活不小心压伤了右腿,因为我在外地工作不在跟前,我便从学校请假匆忙赶回去把母亲接到了我工作的县城,安排好住院后我就往返于学校和医院之间。天气变冷,每次进入病房母亲都会对我说:“红啊,你就别天天来送饭了,你还要上班别耽误了那些孩子,我这还有吃的——天又这么冷……”所以每次我都能看到她那满脸不安的表情。

  一天,我进入病房母亲突然带着满脸笑容对我说:“腊八快到了,我给你们做顿腊八粥吧,快……快去给大夫说我们出院,你看我都快好了能下床走了,今天就出!”说完她竟就开始准备收拾东西,旁边的一位大妈也和母亲一起住的院,她边笑边说:“大姐,你就别再操那份心了,现在吃什么没有啊!腊八还早呢,再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下床呢?病看好最要紧,我们就别给孩子再添麻烦了。”我也跟着劝母亲,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她,但还是听她反复念叨:腊八了,病什么时候才好啊!回去的路上我不禁想起了往年过腊八的情景,其实自从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再到结婚生子,好久都没有过过腊八节了,似乎不记得有这样一个节日。有印象的还是上学时过的几次腊八,但每次想起最多的还是母亲亲手做的腊八粥。

  每到农历腊月初八,母亲就会早早起床燃起炭炉给家人熬“腊八粥”。大西北习俗中腊八粥的食材是很丰富的,除了可以选用米、豆等粮食作物之外,还可加入青菜、蘑菇、冰糖、红枣、葡萄干、莲子、杏仁、核桃仁等蔬菜和干果混合煮成。听母亲说,农村人爱图吉利,过节都有讲究,所以腊八粥取了“腊八”一词中的“八”字,一般在配料时都是以凑齐八样为宜,搭配可随各人喜好而定。因此,那时我们全家每年都能吃到吉祥美味的腊八粥。

  我知道熬“腊八粥”是很费时的,但母亲却总是很有耐心。我见她先将胡麻油在锅里烧热,再放进葱花和盐爆炒,然后逐步加入水和配料,待锅烧开后才会放点菜叶进去搅匀。其中,花生米是母亲用擀面杖在面板上挨个碾成碎块的,喝着母亲的腊八粥,每当嚼到里面的花生米时,感觉那味道真是格外的香。

  今年看样子是吃不到那香甜的腊八粥了,但我却很希望母亲早点康复早点出院,吃不吃都无所谓了,所以哪天是腊八我早已忘了,母亲也只好乖乖躺在病床接受我们的监督。大概又过了两星期,医生通知我们出院,母亲早已收拾妥当只等我来接她,我和母亲都松了一口气。回到家便听见母亲给老家的父亲打电话,好像提到什么吃的东西,我也没在意他们说什么,嘱咐母亲注意休息后我便去了学校上班。

  下午到家远远闻到一股奇香,好久都没闻到过这样香的菜味儿了,不知是谁家的媳妇竟有这样的厨艺,进门发现母亲异同寻常,一副满足高兴的样子,只见饭桌上摆好了饭菜,走近一看竟有几碗腊八粥,母亲笑着说:“还好,家里有这些食材,不然我人生地不熟的,肯定做不了这腊八粥,这次腊八我住院全家因我而没过成,幸好病好得快我才补做了一顿腊八粥,快……快尝尝是不是原来那个味道。”媳妇和家人坐在饭桌前,围着一大锅香喷喷冒着热气的腊八粥,你一碗我一碗,一边品尝着香稠的美味,一边称赞着母亲的厨艺,待到额头上、鼻尖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时,那心窝里就别提有多温暖了!

  那天,我不知是怎么吃完那碗腊八粥的,反正只记得那顿久违的饭格外的香,晚上媳妇悄悄跟我说下午吃饭时我的眼圈怎么红红的。我笑而不答,只听母亲睡的卧室里发出轻微均匀的鼾声。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