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粽飘香忆端阳

2016-11-29 09:3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9:34:48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每年农历的五月初五,对于我们华人来说,是个重要的节日-端午节。据史料记载,这个节日可有二十多种不同的叫法,比如“端五”、“端阳”、“重五”、“重午”、“天中”、“浴兰”、“地腊”等等,而在中国古人的文化表达中,端”字有“初始”的意思,因此“端五”就是“初五”。而按照历法,五月正是“午”月,因此“端五”也就渐渐演变成了“端午”。据《燕京岁时记》记载:“初五为五月单五,盖“端”字之转音也。”

  比起“端午”这个叫法,我更喜欢“端阳”,又据《荆楚岁时记》记载,因仲夏登高,顺阳在上,五月正是仲夏,它的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天气好的日子,故称五月初五为“端阳节”。看着这个渊源,便感觉仿佛双手捧起了太阳,于是便拥有了满满的温暖。

  在外地上大学,趁着假期来上海旅游的表弟也是这样想的。同为文科生毕业的我们,对于文字的敏感,大抵“心有戚戚焉”。

  于是,在端阳节的那天,我陪着表弟去逛附近的古镇,尤其是去品尝这里很有名气的“阿婆肉粽”。我们都是北方人,我们自小吃到的粽子,基本都是红枣馅儿,豆沙馅,不然就是纯糯米的,所以表弟对于江南的肉粽非常感兴趣。来之前就和我预约了行程,一定要去求访“阿婆肉粽。”

  我们缓慢行进在古镇狭窄拥挤的巷道里,表弟早已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他伸长了鼻子,嗅着街巷间飘散着的肉粽的香味,还有蹄髈的香气。走了一遭,表弟有点愣神了,他说本以为“阿婆肉粽”只是一家商铺的品牌,没想到,原来是一个地方的品牌,目光所及之肉粽店,几乎都坐着一位镇店的老阿婆,身边放着一个大盆,手边码放着一摞摞的粽叶。老人家一边麻利地包裹着粽子,一边热情吆喝着过往的游客。表弟觉得有趣,便打问着镇子里的住客,寻了一家真正的老字号“阿婆肉粽”,买了几只粽子来品尝。看得出来,他不喜欢这个口味,皱着眉头,咂巴着嘴。不过,所幸,心愿已了。

  其实,在老家的时候,我也吃到过肉粽。我的一个舅妈是上海人,当年父辈支边,定居在了我们那里。尽管生活在异地他乡,舅妈一家的仍然保持着家乡的生活风俗,比如,端阳节包肉粽。

  每年距离端阳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舅妈一家就为过节筹备了起来,他们要包肉粽,炒年糕。当然,重头戏便是包肉粽了。粽叶和裹绳是舅妈的母亲从菜场精挑细选回来的,包裹的馅儿有咸肉的,腊肉的,还有五花肉的。厨房的地上摆着大大的圆形的铁盆,就是我们很多人小时候洗澡用的那种大盆,准备盛放粽子用。

  舅妈和母亲,姐姐,嫂子们,几个女人围坐在盆边,一边熟练地用上海话交流着,一边熟练地包裹着肉粽,真正是家乡的风俗,于熟练中见得多少亲切。三角形的肉粽,在女人们的手里上下翻飞着,几个来回,便被结结实实的捆绑着,扔到了盆里。

  包好了粽子,就在火上架上大大的笼屉,开始蒸粽子。当满屋子洋溢着浓浓的棕香味时,便是我们这些小孩子排着队,围拢在厨房门口,等待品尝的时候了。那打开锅盖时的热气,混杂着粽子的香气,升腾而起,模糊了大家的视线;那躺在盆里,挤挤碰碰的新鲜粽子,更是让我们垂涎三尺。

  然而,舅妈包这许多粽子,并不完全是用来自己吃的。大部分粽子是要送人的,送给亲戚朋友,送给邻里邻居,毕竟肉粽对于北方的人们而言,是一种新鲜的口感,独特的滋味呢。于是,舅妈一家,会用网兜装了粽子,每家大概送二十个左右。有些人家,会在听到敲门声响起时,就忙不迭地跑去开门,忙不迭地伸手接过肉粽,忙不迭地连声致谢;有等不及的人家,在闻到楼道里开始飘香的时候,就跑去舅妈家里,坐在一旁,一边先聊着,一边等待着,只等舅妈他们分装好粽子,便赶紧拎走一份。我记得她们品尝肉粽时的表情,现在想来,大家品的不只是一份属于肉粽的香甜,还品着一份邻里,友人之间的情分。

  十年前,舅妈的老母亲病逝了,那一年的端阳,舅妈一家还沉在深深的哀思里,他们并没有包肉粽。于是,总有邻居时常在门前打探,伸着鼻子嗅嗅,歪着脖子,从门缝张望。尽管他们明白,舅妈一家遭遇了家庭的变故,没有依例包棕,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人们又保持着几分期盼,几分不舍,几分念想。于是,我的姥姥评价说:“这就是吃惯了嘴,拿惯了的手啊!”

  民间常说:“树倒猢狲散“。老母亲不在了,便是家里的主心骨撤了一般,舅妈姐妹几人,再也没能聚集在一起,包肉粽,大都随着自己的儿女,去了不同的城市生活。老小区的楼房也开始动迁,人们在纷纷乱乱中,便都忘记了舅妈家的肉粽,忘记了那飘散了许多年的香气,和氤氲在棕香中的邻里亲情。

  三年之后,小区的新楼建好了。许多当年搬出去过渡的居民们,又乔迁回来。他们兴奋着,他们激动着,为着小区翻天覆地的变化,为着他们住进了全新的房子。舅妈也拿到了新房的钥匙,虽然家里已经没有老人了,但那毕竟是老人的家业,舅妈和姐妹们还是很用心地清扫着,置办着,把老人当年生活所用的家什都摆了回来,摆在当年摆着的位置,仿佛就看到老人坐在那里指挥:“床,放在窗口;五斗柜,放在门口。”

  归置得差不多了,邻居们也闻讯而来。大家互相握着手,互相拍着肩,问候着,寒暄着。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重逢的喜悦和温暖。有邻居在房间里踱步参观,摸着那些古老的家什,也是感慨万千;溜达了一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在厨房里大声吆喝着舅妈过去。舅妈进得厨房,一脸疑惑地看着邻居,邻居用手指着厨房靠窗的位置,说:“当年,你妈妈,就是把装粽子的铁盆,放在这里的,你可别忘了!”这话,让舅妈一下红了眼眶。是啊,那个铁盆,是老母亲最最实用,最最重要的物件,怎可没有呢?

  于是舅妈和姐妹们跑去日杂市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圆形的铁盆回来,就摆在那个位置。舅妈去敲了邻居的门,问道:“ 想吃肉粽吗?我包给你们吃,好吗?”邻居一脸诧异:“还没到端阳节呢,吃什么肉粽?”舅妈说:“为着庆贺大家又搬回来了,为着回味那熟悉的肉粽香味。”邻居笑着点头说:“行,我帮你!”

  一会儿工夫,舅妈就集结了好几户邻居,大家都纷纷过来帮忙。于是,大家一起筹备着买粽叶,买糯米,买馅料。没到节气,粽叶着实不好买,他们便央求着街头甜食店的老板,把店里的粽叶卖给他们,也是费了些许心思呢。

  大家围坐在大铁盆旁边,一起包裹着肉粽,其实这个活计,是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呢,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肉粽在舅妈手里宛如灵巧顽皮的小燕子,翻来转去,便完美成型,而自己手里的粽子却是那么不乖巧,不是被糯米粘了手,便是裹绳捆不住粽叶,人们都抱怨了起来。于是,舅妈和姐妹们便分头手把手地教着邻居,一会儿,大家也就熟练起来,轻松起来。

  那天,舅妈和邻居们都很快乐。她们一起包肉粽,一起分享肉粽,就好像没有动迁之前一样,就好像生活从来没有变化过一样。她们集体和肉粽合影,发到朋友圈,让更多的人们,分享她们这种邻里温情的甜蜜,那是真得甜蜜。

  于是有旧邻回复问候,和她们相约,以后每年的端阳节,都要来小区聚聚,都要来舅妈的家里包肉粽,包裹着棕香的甜蜜,包裹着浮世人情的厚重。

  我不喜欢吃肉粽,但我喜欢看包肉粽,无论是上海阿婆,还是舅妈一家人,亦或是舅妈的那些老邻居。因为,我深深地理解,她们都把对生活的热情,对亲友的关爱,一勺一勺包裹进了粽子,捆扎结实,便是捆住了一世的情缘,一生的祝福! 我喜欢端阳节,喜欢这个初夏季节,充满温暖的节日!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