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月

2016-11-30 08:23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08:23:5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二十三年。

  确切地说,它是一条旧巷,不知何时从历史的风尘中出现,视之,满是岁月沧桑之感。沿巷,一路青石板,高低不平,偶尔还能看到那么几块残缺;灰一片白一片的砖墙,墙底布满了向上攀爬的绿苔,虽显颓埤,倒也添了不少生机;前面,巷子的拐角处还有几扇掉色的雕花红木窗,走过时,好似仍能闻到千年前飘出的胭脂香。

  每每谈到巷子,总想到“深”这么一个词,像迷宫一样,时光都走不出来。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人,对一切都觉得习以为常,突然到了外面,才意识到内心深处对巷子的情感就像涓涓细流,一直这样流着流着,就变得波涛汹涌。

  出生在这里,从小就在巷子里东跑西跑,看什么有意思就停下来多看几眼。特别是有什么节日的时候,也是巷子里最热闹的时候,鞭炮声不绝于耳,我们这些小孩子就会在地上捡漏掉的的小鞭炮,再自己点着,扔到别人家的门口。说来也怪,大家从来不会责怪我们,只是笑笑说:“你们这群调皮的小娃”。

  除了过年,大家最喜欢的节日就是中秋了,那又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外出的人重走这条旧巷,连不知谁家园中的桂花都散远远的浓香前来迎接,巷内便又是一条风景。

  早在这天到来之前,家家户户就备好了节日需要的物品,这可又忙坏了我们这些调皮的小娃。家里人告诉我们要买什么,再给我们一大把钱,每次都说买完剩下的就留给我们自己用,可结果哪次也没剩多少,就够买几块小糖的,想玩鞭炮就还是只能自己去巷子的地上寻。

  从我们记事起,就记住了一句顺口溜:桂花酿,九里香,一口不知岁月长。在巷子一隅,有一家卖酒的老字号,大大的实木招牌上印着五个大字:木犀·九里香,配上木质的纹理,看着就有一种源远流长的感觉。其他的店招牌一旁都会横插着一面“酒”字旗,唯九里香没有,当时,我们都觉得这就是最有意思的事了,买桂花酒之余,便问了老板,老板只说:九里外,闻香便知。不解再问,老板就只是笑笑了。

  小时候,小孩子都是不允许喝酒的,桂花酒自然也没我们的份,最多就是拿着筷子蘸一下放在嘴里尝尝,虽说这也是极有趣的事,但久了也就不这么觉得了。

  过节时,我们这些不喝酒的小孩子总会给自己找点其他喝的,老街茶馆里的桂花茶便是我们最喜欢的,而这家茶馆也是我在这巷子里除家以外最喜欢的地方。一进门,就是一扇大大的实木月门状屏风,穿过去就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与世隔绝的清净之地。这家茶馆的茶几上,从不放木质的底座,全用沙代之,每个沙盘上画的图案也全不相同,有看不懂的类似阴阳图的,有半枝梅花的,还有西风凉亭的等等,同一个沙盘每天的图案也是不同的,放上紫砂茶壶和茶杯,俯视看颇有禅意,就这样静静看着,便觉岁月静好。每张茶桌边的墙上,还挂着用木框镶上的水墨画,有的提了诗,有的没有,每一幅都能让人忍不住看上一壶茶的时间。

  有时细想,古代的诗人似乎都是写中秋离家的忧愁,少有写齐聚一堂的欢乐,似乎诗人眼中的中秋,都只洒上了凄冷的月光,万家灯火若视而不见。既是团圆之日,四海之内,抬头所望的不都是同一轮明月吗?如此,团圆又岂是一家一户的呢,月光所洒之处,所洒之时,都是团圆。

  一直在盼望着晚上快点到来,在能看到月亮的地方围坐在一起,吃着桂花糕和月饼,喝着碗里的桂花酒和桂花茶,还有每人碗中都有的那一轮圆月,聊聊在外的见闻和家中的改变,听长辈们讲他们少时的小巷和中秋。我想月亮也一定在偷偷听着,好在以后有人不能回来的时候,像家人一样,和那个人讲他熟悉的故事。

  自从巷子里添了一家住户之后,每年中秋,家里的大人都会给那家送点东西或者让我们小孩子送过去。那家的门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关着的,我到门前敲了敲门,只听着拐杖声离我越来越近,开门的是一个年纪蛮大的人,说了情况后,他接住东西,客气地说声谢谢,就把门关上了。趁着这段间隙,我瞟了一眼院子,有一个小池子,我很好奇,就趴在门缝上往里看。老人倒一碗酒,看一眼天上的圆月,对着池子,喝一口,就向池子里倒一点,喝一口,就向池子里倒一点,不知怎么了,看着看着,我竟忍不住想要哭出来。

  后来,我再回来时,门就不那么紧闭了,还常看到老人在小巷里散步,看着又一群调皮的小娃往别人家门口扔鞭炮,老人笑得沧桑而开心,呵呵,你们这群调皮的小娃。

  你是谁,你来自何处,当你在这里,在这条小巷上走着,时光便停留了,不是走不出,只是不愿走出。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二十三年,至今仍怀念八月十五巷子散出的西香,它一定和以前的一样,也一定和以后的一样。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