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国殇》“误”终生.

2016-11-30 08:39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08:39:36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天色阴沉,乌云密布,端午节没有了赛龙舟的雅兴。

  汨罗江水流湍急,似乎诉说着无尽的忧愁与失望。一男子独倚江边,心事重重。望着宽阔的江水,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因在公司里大胆地指出了领导的问题而被趋炎附势的上司辞退。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委屈、不满、愤怒随着波浪一次次涌上心头。“你这又是何苦呢?”不远处,仿佛传来一丝女子的声音,温柔细腻,真实可触。似乎在诉说着她的故事,凄凉婉转,动人心弦:

  我本是百草仙子,每日与花为舞,前世因故转世为人间一男子,天帝赐我美名,曰正则,号灵均,世人惯叫我屈原。

  隐居山间的日子真是美好,清晨浴着晨曦去拔取坡上的木兰,傍晚背着夕阳在洲畔采摘宿莽来润德润身。愿以为会在这样平凡惬意的生活中度过余生,但是那一天,他来了,我这一生便因此而改变。

  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一曲《国殇》,引佳人入怀中,一首《湘君》,得政权揽国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楚怀王言辞恳切,愿以诚相待。只愿君心似我心,歌《湘夫人》愿长伴君左右。原以为郎情妾意,固可长相厮守,奈何命运弄人,这一世我却为男子,只能宣誓达成君臣之约,从那一刻起,楚国和他便牵动了我的一生。

  时日,楚国内忧外患,我苦心孤诣,奔走诸国之后,终于结成了六国联盟,他也成为了联盟的领袖,可是好景不长,人心叵测,当时的楚国贵族嫉妒我的才华和权力,说我夺断专权。我只愿以心交心,楚怀王能懂我。奈何流言蜚语如剑,锋利无比,刺穿了他信任的外衣。我能感受到他每况愈下的信任感,他的眼睛告诉我,他不再相信我了。但是我只能忍,因为我知道,一旦内部出现了矛盾无疑只会对秦国有利。但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听信小人谗言,亲手毁了联盟,一曲《离骚》道衷肠,却被小人利用,流放他乡。

  我仰天长啸:“人间为何会有杀戮,天神又为何不管?”众神劝我不要太在乎,虽身为凡人,但魂则神仙。但又有谁知,凡心一动,虽九死其犹未悔。

  位列神位无作为,长生不老又如何?既然这神体我已不再需要,倒不如让它葬在这楚国的大地上,滋润万物!这一刻我抛弃了历经千难,苦练百日得到的东西。我将灵魂抛向大地,瞬间天地骤变,阴沉昏暗,狂风暴雨毫不留情地砸向大地。干涸的土地啊,瞬间迎来了一场丰收。百花齐放,芳香了整个楚国。好久不见的百花,我愿用神体换整个国家的新景!即使法力全无又如何?即使沦为凡人又怎样?只要有一颗跳动的火热的心,我就还是我!

  时间证明了一切,我是对的。

  很快,我的新任务来了---恢复联盟。他终于回心转意了!此刻,我恨不得马上飞到他的身边帮助他,但就当我出使齐国还未返回时,却得到了秦楚议和的消息!他还是不信任我啊,拒我于千里之外,赤子之心,君为何不懂?糊涂啊!

  好景不长,联盟不久又解散了,楚国国势每况愈下,他决定去武关,用尽作为国君的最后尊严,换取楚国的和平。

  时隔数年,终于再次见到了他。一根根银丝诉说着岁月的忧愁,布满皱纹的脸道出了多少沧桑与无奈。

  “风萧萧兮江水寒,君之一去兮何以还?”

  “若此去不返,便一去不返!”

  我终是没能拦住他,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愈来愈远。孤独桀骜,高大伟岸,仿佛能托起一个国家的希望与未来。

  秦国将他的灵柩送还了回来,我望着他的灵柩,无语凝噎。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试求天帝招魂复活他,但却无用,人死不能复生。人的一生,总会为了一个人而忘掉自己。在他活着的时候,为他而活,在他死了的时候,心随他死。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他人看不穿。流放到江南,也许是命运给我的最好的选择。

  秦将白起进攻楚国,占领郢都!楚国亡了,亡了。

  我来到泊罗江边,汨罗江水流湍急,似乎诉说着无尽的忧愁与失望。看着这还没被秦兵践踏的楚地,万念俱灰。活着再也没有意义了,倒不如去灵魂的那一头,找回自己曾经的爱和梦。我的离开,不会带来风云变幻,不会改变既定事实,只愿那一颗权权的爱国之心啊,能化作世上的一缕清风,吹遍楚国的大地。

  我死后来到了天上,恳求天帝让我的尸体留在楚国,我要和楚国在一起,天帝念我情至之深,批准了我的请求,还为我建了12座疑冢。此生,了无遗憾!

  今天又是端午节吧?几千年的时间沉淀了历史的长河,生命短暂,一辈子坚持的事不多,为何不保持本心,坚强地走下去呢?

  一声电话铃打破了一场缥缈的梦境,男子回过神来接听,电话对面告知了男子因为他的举动得到了老板的赏识。男子心中重回信心,挂了电话,望着这绵绵江水,如有所获地笑了。

[责任编辑:王宏泽]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