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刻在记忆深处的龙船

2016-11-30 12:2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2:24:23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在家乡,端午节也是个重要的节日,仅次于春节,所以在外漂泊的人们也会尽量赶回家来过端午节。端午节也是我期盼的一个重要节日,因为常年在外的父亲会回来,所以年年临近端午节的日子,我的心会格外激动。

  端午节临近了,人们开始忙碌着准备棕叶和艾青,乡亲们这些东西都不用买,种的人家会匀一些给没种的人家,人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家今年包多少棕子。回答都是十斤米,二十斤米,不会回答多少个棕子,好象是答非所问,但这就是家乡的习惯。我家洗棕叶的任务通常都是落在我身上,记忆中我每次都差不多要花一上午的时间洗棕叶。

  端午节最热闹的还是看划龙船(我们家乡管龙舟叫龙船),过完节后,村长就开始组织年青人把放置了一年的龙船拿下来,这天一定要让龙船下水,龙船下水的时候还要放鞭炮。各个村的龙船陆陆续续下水了,锣鼓声越来越响亮了,顿时河两岸人也多起来了,通常乡里都会组织龙船比赛,各个村都派上最年青力壮的男子汉上阵,每个村的村民都希望自己村能获胜,所以都使劲为自己村的龙船队加油,那阵式绝不亚于如今的足球赛。龙船上的锣鼓声一直到夕阳西下,天黑了才渐渐消失,随着锣鼓声的消失,热热闹闹的端午节也就过完了,我们又开始期待下一年的端午节。

  我的家乡在清江边,是著名的龙船之乡,童年时,每年我都会随父母回家乡看龙船。

  我那时年纪还小,那划龙船当然是轮不到我,看那堂兄大哥们,身穿祠堂发的,印着红色乡名的文化衫,腰缠红腰带(也称功夫带),手拿船桨,趾高气扬的走下龙船,是又羡慕又嫉妒。没法,只能是随父母去看划龙船。

  午饭过后,来到河两岸,河两岸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人多得数不清,像银河上的无数的小星星。场上,人人都穿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有红色的衣裳、黄配蓝的短裙、金黄色的连衣裙……还有留披肩发的梳辫子的、黑发的、白发的……看龙船的人多,四乡八邻的,也有外县外省的都有。我人小个子矮,怎么看得到?于是,就骑在父亲或小叔的肩膀上看热闹。

  家乡的龙船与其他地方的没什么不同,长长的,用的都是一种叫花栗树的木头。那龙头与龙尾则是另存放,每年翻新,到时再镶接上去。家乡清江河,河涌水道窄且曲折,滩多水急。因此,家乡的划龙船,与其它地方的划龙船不同。其他地方,多是如现代的国内外赛龙船与划艇比赛,直线的距离,比的是速度,虽是紧张,但是没看头。家乡的划龙船,是绕村水道弯路赛,既赛速度也赛技巧,那站在船头或船尾,腰身不停地动,以身体引导龙船的舵手,是关键人物,龙船是否能顺利转弯,避过障碍,全凭他的经验判断、体力与技巧。一场赛事下来,最累的不是那划船、摇旗举罗伞、敲锣鼓的。最累的,受到英雄般欢呼的,就是那舵手了。

  当天,太阳热烘烘的。河两岸的人群个个都满头大汗,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态,好像在等待参赛人员的来临。突然,只见主持人一声令下:“比赛开始!”顿时,人们立刻欢呼起来,像一只只活跃的小鸟。有的喊:“渔洋寨加油!”有的喊:“凤凰寨加油!”喊声惊天动地。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惊讶的叫了一声,人群都不约而同地看着远处,接着,又是一阵欢呼声。从不远处隐隐约约看见一只只小艇陆续地划来,参赛员可真多啊!有年轻的、有年老的、有光头……他们拼命地划着,你追我赶,毫不相让。那神情,好像在决斗。生怕别人快自己一步,会追过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转眼已经到了后半段了。忽然,5号小艇翻船了,艇员一个接一个掉进河里,都不知所措地抱着船艇。后面的小艇都陆续地追过了。顿时,人群的欢叫声消失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不要放弃,坚持就是胜利,加油!”这时,人群的欢呼声又热闹起来。艇员终于鼓起了勇气,努力地向上爬,敏捷地坐在船艇上,又进行了他们的“战斗”。

  电线上的小鸟唧唧喳喳地叫着,好像在为艇员打气;草坪上的一棵棵柳树挥动着,好像在为他们喝彩,为他们招手。

  看划龙船是很有趣的,凡是水道曲折、入弯难度大、有障碍的地方,围着看的人就最多,因为那里最考技巧,最精彩。当参赛的,各村各寨的龙船一艘艘的划过来,要过险段时,是人潮汹涌、人声鼎沸,呐喊欢呼声不绝。龙船上的人,怎么能在自己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和自己的妻子、女朋友面前丢脸?鼓足干劲、竭尽全力、孤注一掷,冲过险段。顺利通过了,龙船上、岸上是欢呼雀跃,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当然也有失败的,掉了龙头、折了龙尾的,不过,也不会有嘘声,船上是更大声的敲锣打鼓,岸上也一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而那龙头、龙尾由于是镶接上去,很少会损坏,再镶上去就是。在家乡看龙船,看着龙船在碧波荡漾的水上划,真是不一般的得意。

  一场激烈的龙船赛结束了。这场龙船赛给了我一个启发:人生的路途是曲折的,我们要不断前进,我们要学习赛龙船的精神,奋勇拼搏、积极向上、齐心协力,只要这样,我们就一定能成功!

  母亲做的那弥漫清香的粽子

  转眼又是一个端午节,琐事总是让自己没法主动想起,反倒是小贩叫买粽子的声音提醒着我要过这个农历节了。然而现在,大多数人过端午吃粽子应节的意义,早就已经大过了纪念那位伟大的诗人屈原。至少对我来说,粽子的涵义就几乎是整个端午。

  社会物质文明的飞速发展,速食食品越来越多了,连粽子这种需要长时间复杂工序的食品都可以非常方便的在我们这个偏僻小镇冷柜里买到,直接在微波炉或者在蒸笼上蒸一蒸,马上就可以吃了。可能总有些患得患失的心理作祟,某种东西在不费吹灰之力、轻易的到手后,人又总会思前想后的回忆那要经历了些等待后、感觉来之不易的东西。好比这个时候,面对着商店里铺天盖地的热卖粽子,我总想起幼时母亲亲手包的粽子。

  在我家乡山寨,那时候每当到了端午节,家家户户都要动手包粽子。母亲会从后山坡上来新鲜翠绿酷似大片竹叶的“廖胡子”叶子用做粽叶,回家后洗刷的干干净净,然后晾干;接着就是准备糯米和一些猪子精肉(我二叔家还加了鸡蛋,更香)。母亲的粽子总会包得格外的大,放了满满的肉馅;因我妹妹喜欢吃甜食,母亲又特意专门在粽子里放了红糖馅。记得那时我是不挑食的,每次吃了肉馅的粽子后,又偷偷地把妹妹的红糖馅粽子吃一个,虽然妹妹总是哭着向母亲告状,我惧怕母亲举着的竹条子打在小屁股上的难受滋味,早跑到一边品尝回味那种吃肉粽之后又吃糖粽的无穷美妙了。所以,至今我吃着购买的粽子都觉得不够分量、不能过足瘾,也总是没有母亲做的粽子的那种味道。

  在母亲包粽子的过程,我和妹妹总会围在旁边,看着母亲象变魔术般的在转瞬间把粽叶和经过热水泡过的糯米整齐的摊在里面,然后在翠绿的粽叶和白净剔透的一粒粒糯米包裹中,塞进扮相讨人的精肉,几种颜色漂亮的组合在一起,在母亲手中翻转一下,用棕叶子几下就扎成一个大腹便便、憨厚可爱粽子。我喜欢吃肉的,妹妹喜欢吃糖的,所以,扎粽子的棕叶子颜色就成了辨别哪个是为我准备的,哪个是给妹妹的标志。

  粽子包完后,就该用锅煮了。煮粽子要花很长的时间,要慢慢的让那一粒粒结实的糯米吸收水分饱满起来。等待粽子煮好的过程对我们小孩来说是难挨的,我和妹妹总会在外面玩一会儿后,又进来便问母亲一声:“妈,粽子好了没?”还会偷偷的趁母亲不在意或做别的事情去了,悄悄的掀开锅盖,看看锅里的变化:水开了,汩汩的蒸腾着、驳驳的发出声响、粽叶的颜色也慢慢的由翠绿变成深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还能闻到猪肉的香味混杂着糯米和叶子的清香。等到母亲一声“好哒,来吃吧”,我们便会像野鸭子一般扑来,欢天喜地地享受令人终生难忘的美味了。

  等到母亲宣布粽子煮好了,天也黑了。我和妹妹总觉得已经过了漫长的一世纪,早就饥肠辘辘了。迫不及待、兴高采烈的从锅里挑出属于自己颜色的粽子,一边剥、一边吹着手上的热气,囫囵吞枣般的品尝着那期待已久的美味。

  今年的端午,我的粽子应该还是吃超市里买来的现成品,还是要偷偷期盼哪个朋友或者同事家里会有乡下的亲戚送来自己包的粽子,然后厚着脸皮蹭个份儿,小小的重温一回童年自家包粽子的温馨。

[责任编辑:邱亭]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