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芳草君子

2016-11-30 13:23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3:23:0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一条游鱼轻快地在我面前穿梭而过,随及摆摆灵动优美的尾巴,用鱼吻轻轻触了触棱角分明的粽叶,鼓鼓囊囊的粽叶一瞬间散开,泛着清香的白花花的糯米在水中四溢,鱼儿受到了惊吓,连忙蹿入了江底浓密的水草中,在经过折射的太阳光下,油油的水草婆娑起舞。

  风轻轻地吹拂,汨罗江泛起阵阵白澜,我和同伴们安安静静地呆在他身上,只见他怀抱重石,一步步走向汨罗江。他的腰间佩着那把锋利的宝剑,洁白的衣衫上环佩叮当作响,清脆悦耳。我和同伴们屏气凝视。他的眼神依旧忧伤,但多了一份坚定。少顷,他纵身一跃,激起一滩水花,我们也浸在了冰凉的江水中,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在这拥挤的陶罐中闷不透气,直到有一天,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和同伴们抓出陶罐,阳光亮得刺眼,隐约中勾勒出一个人形,他身着素白的长衫,头冠棱角分明,腰佩锋利的宝剑,身上坠了许多温润古朴的玉饰。显然,他是一个贵族。一般只有女子才喜欢才佩满玉饰,而他分明是个男子。说他贪恋钱财,可他完全有别于满身铜臭的俗人。正当我好奇时,无意间看到了他的眼睛,眼眸清澈却又深邃如渊,里面还透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您要的草籽花籽全在这儿了,请收好。”“哦,多谢。”

  于是没多久,我和同伴便被他种在了汨罗江畔,他精心地栽培我们,静待我们破土而出。渐渐地,汨罗江畔出现了一小片绿色,清风一吹,沁人心脾的香气便四溢开来。他很享受这香气,但视线慢慢下倾,轻轻地道:“屈平惦记着这些花草,大王是否也曾惦记屈平呢?”我便绞尽脑汁地猜想他所谓的“大王”,既然让他这么眷顾,那么那个叫“大王”的应该也是个不俗之人吧。只是为什么一提起“大王”,他便那么忧伤呢?

  一天,我正在温暖的阳光下闭目养神,周围的伙伴却炸开了锅,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把我们写进了诗歌,什么“秋兰”“紫茎”“杜衡”“瑶华”呀,全被写在里面,一直以来,在俗人眼中我们是不值一提的,甚至随意践踏我们,可他却不同,他精心地呵护我们,对我们是如此喜爱,甚至写进他的诗歌,但他绝不同于世俗对我们的观赏。俗人只是贪婪地享受香气,过后便踏于履下,而他却是珍惜这清香。我悄悄地向他望去,他的眼睛黑得十分纯净,透着晶莹的光泽,只是在那深渊里有着化不开的浓浓忧思。

  今天,是五月五日,按照楚俗,今天“凶日”,我的心里莫名地烦躁不安,可是今日他却异常镇定,而前些日子由于得知楚为秦灭,他曾一度泪流不止。他不哭泣是因为忘记痛苦了吗?还是说想结束这痛苦,我苦苦思索着,而他依旧是素衫洁冠,腰佩长剑,缀满了玉饰,只是清瘦了许多,浓密的墨发披散,更显出他的憔悴。他走到不远处的江畔,与渔父说着什么,不久便题写《怀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伤怀永哀兮,汩沮南土。

  眴兮杳杳,孔静幽默。

  郁结纡轸兮,离愍而长鞠。

  抚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

  刓方以为圜兮,常度未替。

  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

  章画志墨兮,前图未改

  ......

  他笔如游龙,情溢其间,直到写到“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他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他这坚实的脚步走向我们,轻柔地将我们摘下,小心翼翼地戴在身上,转而又抱起一块重石,坚定地走向汨罗江,他的眼神里不留一丝眷恋,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他望着汨罗江,眼神充满着温润,上善若水,而他要把自己的灵魂赋予心爱之物。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毫无负担的笑。随及,汨罗江渐起一滩水花,顿时,冰凉的江水淹没了我们,透过江水,太阳越来越模糊,然而,却有一股光明的快乐在我们心中升腾,直向云端。

[责任编辑:邱亭]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