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儿扁食香

2016-11-30 13:47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3:47:0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至今,我还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情景。

  乡下的年,是从腊月初一就开始的,大人和小孩儿说话走路都柔和起来,特别是我们这些娃娃们,见了面都笑盈盈的,一个说:“俺爹说了,过年哩,不许说脏话哩!”另一个说:“俺娘也说了,过年哩,不许吵嘴打架哩!”

  我们们便背着书包,并了肩,拉着手,唱着歌,去村里的学堂。年味还是最先从我们身上散开去的,衣服是新的,鞋帽是新的,时不时便有鞭炮被我们丢出去,连最腼腆的丫头,也会点了一个两响炮出来,捂了耳根儿不躲开,睁大了眼睛看。

  日子是觉着比以往的过得快了,腊八粥是约摸着刚吃过没几天,二十三的火烧就沾了唇,紧接着,二十四扫了房子,二十五割了豆腐,二十七杀了小鸡,二十八,贴了年画,二十九灌了好酒,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大年三十儿,就来了。

  娘是没有停下步的,似乎连坐下来歇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身子就穿梭在厅堂和灶火中,我们是要娘歇歇,娘笑了说:“不累,不累,不碍事,不碍事,娘能做哩!”一弯腰,就又端了一个盆去,嘴里也哼起了曲子来,我是听清了最后一句的:“三十儿,包扁食儿,大年初一儿,走亲戚儿。”

  一会儿,娘就回到堂屋来了,怀中的盆里早满了沁人心脾的香,娘大了声说:“扁食馅儿做好了,都来包扁食了啊!”我们便争先恐后地围了来,望着那馅儿出了神。

  故乡的年,没有特殊的美食,只有扁食是必不可少的,每一家,每一户,都会剁了满满一盆扁食馅儿,从三十儿晚上一直吃到正月十五才止。

  故乡人对扁食情有独钟,没有不爱吃的。走在村巷里,谁见了谁,免不了要问:“扁食馅儿剁了没有?”被问的都会笑了说:“剁了,早剁了,那会忘?啥忘了,也不会忘这!”当然,也有没有剁的,却接了腔说:“孩儿他娘叫俺现在去扒萝卜哩,没事儿,供上大年三十儿吃!”边说边小跑着去了。

  做扁食,剁馅儿是最关紧的。做馅儿的主料大多是以萝卜、猪肉为主的,佐料则是大葱、花椒粉、蒜苗、芫荽等。而这一切都是自家产的,是不需要去集市上买的。

  娘是二十六就起了个早,待我们起来时,萝卜已从萝卜窖里扒回来了,个个是大青的,没有一点斑块。

  我说:“娘,您起恁早?”

  娘说:“不起早会中?你二母家就跺好扁食馅儿了!咱都落后了!”边说边洗起萝卜来了。洗好了,就在案板上切了,切成条状和片状的都有,娘弯着腰,不抬一下头,只听见刀的嚓嚓声,不一会儿,便切满了两大盆。

  我是早生着了火,柴火旺哩很,没有一点烟气出来,只有红彤彤的火焰。

  萝卜是需要榨的,榨熟了,还要拧干了水,才中。案板上是响起咚咚的声音了,此起彼伏的,没有停歇,那是娘开始剁扁食馅儿了。剁扁食馅儿是一个力气活,更是一个细发活,不能急,要把肉剁碎,萝卜剁碎,葱呀蒜呀,也不能长的,待剁得肉和菜融为了一体,才把盐和酱油以及十三香之类的调料放进去,最后用小磨香油一浇,芳香四溢,扁食馅儿算大功告成了。

  大年三十儿,说到就到了,爹也从外地回来了,我们这些小娃们是分到了压岁的钱,不多,只是一块两块的,爹一一摸着我们的头,看着我们的脸,他大胡子的脸笑开了花。

  爹说:“好好听您娘哩话,明年过年,爹还奖赏!”当然还有鞭炮的,我们放了一个,又放了一个。

  爹便叫住了我们,说:“娃们,您娘忙一年了,叫您娘歇歇,咱包扁食,叫您娘吃!中不中?”我们一起响应起来,“中,中!”

  娘却红了脸,说:“谁也没闲着,我不使哩慌,你才累哩,你和娃们玩,不用你们插手!”

  爹是不依的,早端了扁食馅儿,把锅牌搁好了,娘也不再说啥,案板边一站,只一会儿,扁食皮儿就擀好了,不薄不厚,正好。

  爹就包起来,我们也凑起热闹来,娘自然擀得快,包的也快,一个人比我们几个人还利索,还包了鱼呀猪呀元宝呀出来,咋看咋好看。爹笑了说:“咱爷儿们,都吃你娘哩,你娘是咱家最大的功臣!”

  娘边包边撩了爹一眼说:“看你说哩!你才中!”我们说:“爹娘都中,都中!”边说边笑的,笑得爹娘都不好意思起来。

  扁食熟了,香气早弥漫开来,我们都有点急不可待,但爹说要先敬了神灵和先祖才能吃哩!于是,我们只有等着,爹恭恭敬敬拜了天地众神,拜了列祖列宗,爹跪下去,把扁食一一敬了他们,敬得我们都神情庄重起来,谁也不说一句话。

  鞭炮响了起来,大年三十儿的鞭炮是最长的,响了好长时间,也不会息。就在这样的声音中,我们一家的扁食才真正开吃了,娘一一给我们盛着,娘说:“第一碗,是你爹哩!”

  爹说:“可不是哩!是你娘哩!”俩人争来争去的,谁也没有吃到第一碗,倒是最小的妹妹先开了腔,“爹,娘,吃着真香,俺哩是第一碗!”我们都笑起她来,笑声飘了出去,便和村巷里的笑重合了。

  如今,故乡的年味不如以往的浓了,但三十儿的扁食香依旧,只是爹离开我们34年了,娘也76岁了,娘依然弯着腰包着扁食,扁食里竟有一根娘的白发,我捡了出来,静静地看。

  娘说:“看啥哩?嫌娘做哩不中?”我说:“娘做哩扁食,中!永远都中!”

  娘说:“娘知道娘做哩不如以前了,别说好听话给娘听!”但孙娃们一起喊了起来:“奶奶做哩中,奶奶做哩扁食真中,真香!”

  娘还是说“不中!”但嘴角却扬起来,甜甜地笑了,笑得我们不由得湿了眼睛。

[责任编辑:邱亭]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