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粽飘香

2016-11-30 16:01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6:01:2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又是一年端午将至,妈妈和姥姥已经买下棕叶、江米、黄米、红枣,一天到晚地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我心想:不就是几个粽子吗?到外卖店里买几个不就行了。正准备推门要走,忽然听到姥姥叫我。回家一看,原来姥姥叫我帮她打打下手。“算了吧,”我撇着嘴说,“要等吃包下的粽子,还不知道哪年哪月呢,还不如我自己去买两个算咧。”“你坐下。”姥姥说,“这些粽子包好了还要给你舅舅捎去呢,你不想包也可以,先听姥姥给你唠唠咱们家这粽子里的文化。”

  我只好坐下来,姥姥并没有开口,而是让我先看看她怎么包粽子。我坐在那里,只见姥姥和妈妈一边干活、一边聊天,不一会儿,一个粽子就包好了。我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便问姥姥要来一张棕叶,自己试着包扎起来。可是,“火候”却没把握好,由于包的馅太多,一张棕叶包不住,只好再拿一张来“解围”,费了两张棕叶,总算包住了。“粽子好吃皮难包,”姥姥笑着又递给我一张棕叶,“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咱们慢慢来。”这回,我吸取上次的教训,只包了一丁点馅,结果,粽子包是包住了,但却成了皮包骨头。“你这个叫‘挨饿棕’,谁吃谁一准挨饿。”妈妈笑话我说。

  又交了一两次“学费”,我包粽子的手艺终于“出徒”了。众人拾柴火焰高。半个小时功夫,一锅粽子已经全部包好。这时,我忽然想起来姥姥的话,忙问道:“姥姥,你要跟我说的‘粽文化’,到底指什么呢?”姥姥说:“咱们山西人爱吃红枣棕,这红枣数柳林的最好。米是黄米和江米,黄米要数沁县的‘沁州黄’,江米晋源出的首屈一指。你看,咱们包的粽子,红枣个个亮晶晶,棕叶张张绿油油,黄米粒粒黄澄澄……”正在说话间,门铃忽然响起,开门一看,原来是舅舅寄来的江南粽子,有豆沙馅,有鸡蛋馅的,还有肉馅的……姥姥手捧粽子,对我说:“你舅舅虽然到了南方,但还是最爱吃家里包的粽子。老百姓讲究每年端午节包下的粽子最香甜,再过几天,又该给你舅舅捎粽子了。”小小的粽子,这时已经成了联系远在千里之外的舅舅和姥姥姥爷的一条纽带,我忽然明白了,这粽叶编织的纽带,这深深的思乡之情,不就是我家的“棕文化”吗?

[责任编辑:邱亭]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