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月圆中秋时

2016-11-30 17:48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17:48:40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时光匆匆,山水迢迢,每逢中秋那如水的夜色,一片清辉播撒人间,我的悲欢就呈现在它的双眸,伴着月光的朦胧而充满情思。

  中秋,一个团圆的日子。皎洁的明月下,古今多少欢乐多少怅惘,多少思念融入它的泪光,化成一条薄薄的银纱散向大地。人生多少沧桑写在它的银光下,多少悲欢淹没在它温情。

  对于中秋,已经许久没有什么深刻印象了,不过恩赐的法定的假日倒让我常常有机会摆脱工作的纷扰,能够坐在家里享受一两天的清静,陪一陪家人,读一读养心文字,暂得一时心灵的休整和安宁。我相信,对于很多现代的人们,大概和我一样,中秋的意义似乎也仅此而已。当然,也有人们将这短暂的假日付诸于喝酒打牌、灯红酒绿之类,以获得一种别样意义的“休息”,这也许正是现代对于传统之挑战的一种。

  时光如梭似箭,时代大步向前,穿梭在中秋团圆路上的人们也许依然还有很多,美好的中秋印象也许能在新一代的心中留下更为现代的深刻记忆。但这样的记忆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无从猜想,只有到他们写回忆文章的时候才可以看得到。就如同我这样年龄的人写自己记忆中的中秋一样,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中秋的模样。世间的事物也许就是这样在一代代人的心中逐渐成长和转换,积累和沉淀成为后人解读的历史。

  每当想家的时候,我常常会忆念起故乡的袅袅炊烟、汨汨小河,及至村口的飘飘柳丝。一如所有怀揣绵绵乡愁的游子一样,在我心中,常常梦系魂萦的是那轮故乡的月。想月的时候,便发觉自己成了一位城市的边缘人,发觉生活了许久的城市一下陌生起来。也许,有时我要显得更男子气概些,像毫无牵挂的人那样去开始无悔的远行;也许,有时你要摆出更好强些,若无其事地目送着我的出门。可我们都知道,牵挂是属于心灵的一种感应。如果彼此了无牵挂,形同陌路,那就意味着情缘已尽。可我每每看到天边月时,会必然想起了家总是万般情丝在缠绵着,愁肠百结,牵肠挂肚。没有什么比极度的思念更令人揪心。揪心之处在于思念是无形的,无形却又无所不在地渗透在自已的生命细胞中,流淌在个人的生命血液里。

  又是一年中秋夜,又是一个明月时。尽管不断丰富的生活与增长的年龄使人增添了一些故作思考的情状。但想起中秋,依然会浮现出一些美好的印象。毕竟,传统与记忆之间有着难以割断的关系,否则就无所谓传统。总是记得,在农历八月的乡村,天空总是格外高远晴朗,秋风拂面的感觉令人心情畅快,田野的庄稼渐次开始收入到家家户户的粮仓。晒场上,花生、黄豆之类也已经干了水分,丰收安详的气息弥漫寂静的乡村。

  中秋这一天,村里的人们总是早早地起床,赶往临近的镇上,买回一些月饼和水果,预备着晚上的祭月之用。妇女们则是在家里忙活着宰杀鸡鸭,在村里的井沿边上一边说笑,一边细细地拔尽残留的羽毛,洗净内脏,以备一顿丰盛的晚餐。除了做这些事情,其余时间照例是在田间地头忙碌,在园子里施肥浇水,只是会比平时稍微早一点回家,在灶房里忙活一阵,然后在炊烟还未散尽的暮霭中围坐一起,吃一顿团圆饭。

  圆月当空,这是孩子们真正体验节日快乐的时候。一阵接着一阵的爆竹声响过,家家门前红烛高照,满桌的月饼、水果在月光下散发着幽香。孩子们趁着月光在村巷间打闹嬉戏,追逐玩耍,倘是遇到周末,第二天无需上学,这样的喧闹可以持续到月儿西沉。儿时,我经常坐在门前听老人们聊天,或用手指着月亮问一些异想天开的问题。大人们总是说,“千万不要用手指着月亮,否则要烂耳朵的。”我虽然不信,但也不敢当面做这样对月亮不敬的姿势,有时偷偷跑到无人的小巷,悄悄的用手指着月亮自说自话,但是从来没有烂过耳朵。

  长大以后我常想,中秋无非是人们对于遥远的月亮的一种景仰,也不至于用威吓的办法教幼稚的孩童对它产生敬畏。因为它圆的美丽,圆的纯粹,人们便将美好的愿望赋予它,于是在千百年的流传中就成了一种节日,成了一种良好的传统。现在是物质丰富时代,可供人们寄托和追求的事物不断增多,遥望圆月的思念情怀越来越少,月亮或许会在人们的心中渐渐失去原来的位置。尽管如此,我又想,圆月的皎洁美好也许并非其他事物可以代替,当财物、功名、利益、短促的快乐之类的东西并不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时,中秋这样的传统也将长久在人间传续。

  最是一年丰收夜,盼得橘红橙绿时,暖风轻拂就会香花萾枝,祝福这轮明月带给人们最美好的礼物。

[责任编辑:邱亭]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