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2016-11-30 20:52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1-30 20:52:03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冬至,一年中最冷的一天。也是一天之中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严冬虽寒,人心却暖。每年冬至前夕,我的家乡,南方小村,每家每户都会炖羊肉汤,一家人和和乐乐地坐在一块儿地喝羊肉汤驱寒取暖。羊肉汤加之姜冬日之暖胃暖身之品也。于冬至之时,自需大补,以求来年身体健康,不畏寒冷。听闻也有其他地方吃狗肉,自然狗肉也是大补之品,但我家并无此嗜好之人,故不碰也。

  冬至来临之时,最令我高兴的便是去扫墓祭祖了。犹记得当时那座山未开通公路之时,叔公们会来着自己的小车,载着我们一些孩子和大人们一起去给祖宗上坟。那个祖宗是我的曾曾祖父。曾曾祖父的墓有点儿小,杂草自是繁多。大人们除草,我们小孩儿们便去烧纸钱,烧完纸钱就一起跪拜祖宗,求他保佑我们一家平安。之后呢,就是吃祭品了。我特别喜欢那座山的缘故就是那座山有松树。落下来的松针零零散散地铺满整个路面,甚是好看。不仅有松针,还有松果儿。但是我捡了来,却不知道这松果儿是怎么个吃法,为何小松鼠如此爱吃。乘着松针的路是滑溜溜的,有点儿险,但是我喜欢。去曾曾祖父的墓我只去过一次,然后便是山路要修整成柏油路,墓地自是要搬迁他处。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那是一处很奇妙的地方,本想着来年能够再去一次,可是终究等不到来年花开,或许是有缘无份,莫名地有了些许伤感之情。

  曾祖母的墓地距离我家很近,就在不远处的小山的半腰处。去曾祖母那儿扫墓的人很多,是一大家子齐上阵。约莫30多来人。曾祖母的墓地挺大的,可能是当时家里有了些经济。我喜欢一大群人凑一块儿吃东西的时候,所以冬至虽冷,但是我的心依旧鲜活的为这而跳动着。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家族里还有一个传统,扫墓完了之后大家都聚在一起,摆上几桌桌椅,大家亲戚都坐下来再大吃一顿。可惜后来大人们觉得麻烦,就给废了这个习惯。

  听闻很多地方都没有冬至扫墓这个习俗,而且有些地方的扫墓形式都不一样,有些地方扫墓甚至只需要大人出面解决就好,而小孩儿则留在家里。或许是天性使然,我很庆幸我生于此地,而且能够从小便与家人一块儿去扫墓。享受一大家子环绕,谈笑风生的浓烈的温暖气氛。

  冬至,因为家人集聚而不再显得寒冷萧条。所以,冬至,你好!

[责任编辑:丁玉冰]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