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

2016-12-27 10:40 来源:学优高考网 
2016-12-27 10:40:25来源:学优高考网作者:责任编辑:胡菁菁

  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

  已有.人查看过本文标签: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发布时间:2016-07-10100%好评.人参与打分0人评论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用12年的时间来做夫妻,是件很难的事情;这12年当中,两人不但晚上要搭伙过日子、白天更要合伙去做生意,这真是件难上加难的事情;而用短短的12年时间,夫妻俩摇身一变为百亿富豪,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的事情。但现年43岁的潘石屹和42岁的张欣却把这些难事一一踩在了脚下。

  1994年4月,刚从海南的房地产泡沫中“胜利大逃亡”来到北京发展的潘石屹,经过冯仑的介绍认识了在华尔街高盛银行工作的张欣。“土鳖”与“海龟”的爱情在半年时间内迅速开花结果,两人于当年10月举行了婚礼。新人需要新面貌。1995年9月,潘石屹在妻子鼓舞下离开万通,一起创办了红石实业。

  在一位当年的创业伙伴眼里,这对夫妻俩的一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开始时张欣还没有从她任职的单位辞职,仍在国贸中心三十几层的办公楼上上班。有时我和潘石屹去找张欣,三个人常常站在临窗的办公室里,潘石屹兴奋地指着远处建外SOHO和现代城的两块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地盘啊!我们听了热血沸腾,有干一番大事业的强烈冲动。”

  婚后一段时期,两人的创业生活并不是那么默契,而是充满了分歧与争执,虽然一度非常激烈,但经过几年的磨合,这对“夫妻档”合作得日益默契和稔熟,就连张欣的名字后来都改成了潘张欣。两人逐渐形成了“张欣造房子,潘石屹卖房子”的合作模式,公司所有与国外的关系、商业决定以外的事情,像建筑设计工程管理等由张欣来做;而谈判、销售、政府关系和所有与钱有关的事情都是潘石屹来负责。潘石屹曾打过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就像以前耍猴卖艺的,我是先出来敲锣的,然后张欣出来耍猴,最后再出来拿帽子收钱的又是我。”

  正因为这番旗鼓相当的合作,随后开创出了SOHO中国的大局面。

  2007年10月8日上午9时30分,SOHO中国(香港交易所代码:410)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正式挂牌交易。上市首日以10.10港元开盘,收盘报9.55港元,较8.30港元的发行价上涨了15.06%。以当日收盘价计算,SOHO中国总市值已经达到了477亿港元,潘石屹夫妇的身价也一飞冲天至350亿港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夫妻。

  当一付黑镜框的“中国潘”和一头挑染黄发的“美国张”,用12年时间激烈的磨合与碰撞,最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里绽放出璀灿的财富之花时,天下的年轻夫妻蠢蠢欲动,开始新一轮的夫妻档创业热潮。“夫唱妇随”型

  在“夫妻档”企业里,一般是以男方为主,女方充当着贤内助的作用。比如国美电器的黄光裕与其夫人杜鹃。

  杜鹃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在中国银行任放款专员。1993年,黄光裕因为工作关系与杜鹃相识。那一年,黄光裕刚和大哥黄俊钦分家,正处在事业的关键转折点上。既漂亮能干、又拥有良好教育背景和工作单位的杜娟,无疑让年轻的黄光裕为之心动;而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黄光裕,却有着聪明的头脑和奋勇的进取心,这也让杜娟不得不为之侧目。1996年,黄光裕与杜娟终于“土洋结合”。

  1999年,杜娟从中国银行辞职,投身于正飞速发展的国美。她长期担任上市公司国美电器的执行董事,为黄光裕打理在香港的业务,同时还是鹏润投资的副总裁,主要负责集团海外业务和购并。2007年3月20日,鹏润投资集团和私募基金公司贝尔斯登商业银行签署谅解备忘录,成立上限为5亿美元的联合投资基金,共同投资中国零售企业。而此次重大战役中的直接操盘手,就是黄光裕的夫人杜鹃。在备忘录签署现场,黄光裕身边的杜鹃显得颇为耀眼——她持一口流利的英语,思路敏捷地与美方伙伴交流周旋。

  “阴盛阳衰”型

  在“夫妻档”企业中,也有很多“阴盛阳衰”的现象。

  在一次贸易会上,张茵认识了后来的丈夫刘名中。当时刘名中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医生,并兼职做钢材贸易,精通多国语言。在张茵的怂恿下,刘名中抛开自己的事业,和她一起创业。1990年,张茵与丈夫刘名中做出决定,把事业迁往世界最大的原材料市场美国,在那里建立了美国中南公司,为其在中国的工厂购买并提供可回收废纸。初到美国,不会说英文的张茵,在丈夫的陪伴下一家一家寻找客户。

  张茵事后感慨道,女人在挑选另外一半的时候,必须看重对方是否和你一样专注事业,否则相互不能理解,日子久了就会累。而刘名中就完全能做到这一点,在负责公司的发展、处理公司的事务方面,他甚至比张茵还厉害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有的人会介意:作为一个男人,却屈居于女人之下。但刘名中根本没在意,不在乎那些虚荣的东西。两人相处的原则是:有错就要认错,而且对事不对人。董事长张茵有时做得不对,作为副总裁的刘名中会进行严厉的批评。“旗鼓相当”型

  在“夫妻档”企业中,也有夫妇两人旗鼓相当的。

  杨澜与吴征的结合,就是一对典型的名女人加财富老公的商业成功案例。在事业分工上,吴征以资本操作和管理为主,杨澜则是创意更多一点,同时兼任着公司形象大使的身价,会更多地在外面抛头露面。在海外的华人圈里,吴征早就是一个名气颇响的年轻的华人实业家;到了内地,因为杨澜是明星,受到的关注自然比吴征要多一些;而在香港,两人的名气差不多。两人有共同的文化理念,又各有所长,自然是相得益彰。

  防止枕边操戈

  在“夫妻档”企业中,如果因为重大意外事故而导致一方不能继续对企业进行管理,那么另外一方无疑是最好的“替补队员”。

  外表柔弱的龚如心,早年辅佐丈夫王德辉一起创业。当公司的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王德辉却分别于1983年和1990年遭遇了两次绑架。前一次绑架在支付了1100万美元后获得释放,而第二次绑架在支付了6000万美元的赎金后,王德辉却从人间蒸发了,从此杳无音信。龚如心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所击倒,在她的继续领导下,公司势力不断壮大,资产也在成倍的增长。

  在龚如心的不断努力下,华懋集团已发展成为亚洲首屈一指的投资公司,1997年7月,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世界超级富豪榜中,龚如心以70亿美元个人资产名列世界华人女首富。

  当然,“夫妻档”家族企业中也并全是举案齐眉的和谐故事,也有因为同床异梦从而反目成仇,最后酿成悲剧的。李爽曾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后来嫁给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不甘寂寞的李爽,在过了一段安逸的“全职太太”后,开始进入丈夫的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并任公司副总经理。李爽没有让丈夫失望,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便使自己名声大噪,在业内获得了“美女操盘手”以及“地产美女”的殊荣。但事业的成功并没有给婚姻增加润滑剂,相反,年轻、漂亮、外加女强人的各种优势,让她与比自己年长得多的丈夫之间积累了很多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文章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出自http://www.gkstk.com/article/wk-78500000875103.html,转载请保留此链接!。最后酿成一处枕边操戈的悲剧——李爽被丈夫控告职务侵占,从而身陷深牢大狱之中。

  在生活中讲情,追求关系的亲密无间;而在事业中讲理,争取权益和分工的清楚明晰。这对“夫妻档”企业是至关重要的原则。

  另一段豪门恩怨与李爽的遭遇相比,普兰店市崔清的经历更为离奇。

  2001年3月20日,在崔清与丈夫的离婚官司法庭上,崔清被警察带走,之后她在看守所里呆了1200个日日夜夜。

  在被捕后的近三年时间里,崔清经历了数次开庭审理,以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罪名,先后被判15年、5年、10年有期徒刑,而在这些所有的罪名当中,无不与崔清丈夫的公司相关。

  与李爽相比,崔清是幸运的,3次被判有罪后,崔清3次上诉,近日终于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其无罪释放。

  与李爽相比,崔清又是不幸的。崔清与丈夫的婚姻并不是李爽式的“半路夫妻”,崔清与丈夫不仅是结发夫妻,而且其家庭财产从无到有,从少到多都能看到崔清的心血。

  但一切并没有因此而善终,崔清的婚姻随着财富的增长走到了尽头,更离奇的是,她在与丈夫离婚的法庭上被警察带走,而且一关就是三年。

  再伟大的数学家,也不能在财富的数量与婚姻的稳定性之间找一个最佳“黄金分割点”。男人就像是一种中了魔咒的动物,永远都逃不出“有钱就变坏”的诅咒。

  崔清的丈夫也是,从一穷二白到包工头起家,再到房地产发家,资产过亿。而崔清这位昔日丈夫的贤内助也变成了丈夫的“眼中钉”。

  不堪忍受精神和肉体折磨的崔清终于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依法分割家庭共同财产。而丈夫对此的回应则是,“你如果要离婚,我就把你送进监狱!”

  事后看来,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崔清在离婚法庭上被带走之后的一个月,被正式批捕,理由是涉嫌侵占普兰店市校办建筑工程公司第十八工程处(崔清丈夫的挂靠企业)资金340余万元。

  在一审中,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崔清有期徒刑15年。崔清不服,上诉至大连市中级法院,但多次开庭之后,大连市中级法院却作出了一份刑事裁定,以“普兰店市校办建筑工程公司第十八工程处是否为挂靠企业,该处的资产属何种性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然而,谁也不曾想到,9个月之后,一税务协管员向警方自首,声称自己经崔清要求,先后分7次虚开了增值税发票。

  于是,2003年3月13日,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崔清案,而这一次,崔清的罪名已经多了一项虚开增值税发票罪。

  李爽案中被告辩护律师田文昌此时成了崔清的辩护人。“我是一审判完以后接的,一审判了15年,二审找了我,也是很难办,形式上都有,但这个案子跟李爽案有区别。”

  但田文昌的到来并没有给崔清带来太大的转机,法院以崔清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崔清不服,再次提起上诉。

  跟第一次上诉一样,大连中院仍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04年1月5日,法院再次开庭,这一次,崔清更不幸,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官司越打刑期越高的结果也使田文昌很迷惑,“在事实未发生任何变化的情况下,法院对崔清加重刑罚,公然违背了上诉不加刑的审判原则。”

  崔清仍然选择了上诉,而这一次,事情终于有了很大的转机。由于公司专管发票专用章的员工出庭作证,因此排除了崔清做案的可能性。2004年7月13日,大连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崔清无罪。

  崔清历经三年之久,终于等来了一个清白的名声,但失去的东西又如何计算,田文昌告诉记者,现在崔清的状态并不好,“神情有些恍惚,谁都没有办法跟她交流,记者找她也不见,连家人找她她都不说什么话,现在离婚官司还没有打完。”

  有钱的婚姻是非多?为了对李爽案以及李爽本人有更多的了解,记者专门走访了另一位有“地产美女”之称的北京华远房地产经纪公司总经理胡晓珅。

  在胡晓珅看来,“有钱人没有褒义或贬义的区分,感情应该是第一位的中国的创业夫妻百态投资创业。嫁给有钱人如果是因为感情,我想没有什么风险,但如果不完全是感情肯定有风险。”

  有一点可以肯定,有钱即使不是什么坏事,那当中一定会有更多的是非。

  穷人也会离婚,但焦点往往在孩子的抚养问题上,最多是一处陋室,实在是没什么好争的。

  富人离婚则不一样,像李爽的离婚协议书中就涉及到900万的离婚赔偿,而崔清的离婚官司如果要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上亿的家产也够热闹一阵子的。

  这也就难怪豪门的离婚官司也会跟监狱扯上关系。杰克.韦尔奇与妻子离婚,其妻一下便平分到5亿美元,仅凭此,她就将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活生生的前车之鉴更让有钱人大动干戈,如此高昂的“换妻子”成本让富足的男人大伤脑筋,怎样节约离婚成本便成了一道急需攻克的难题。

  崔清的妹妹崔雪丽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离婚官司怎么会动用公安局。”

  记者对于离婚财产分割与赔偿问题请教了有关法学专家。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问题,新的司法解释作出了与原来的司法解释有重大不同的规定。《婚姻法》规定夫妻一方的婚前财产为个人财产。据此,新司法解释明确指出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依法属于一方所有的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

  另外,《婚姻法》规定“因一方有过错并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提出损害赔偿请求。”但这样的过错一般仅限于类似“婚外恋”的感情过错,并不包括触犯《刑法》。

  也就是说,个人婚前财产并不会因婚姻和自动演变成夫妻共同财产,而离婚时另一方因触犯《刑法》而入狱,并不影响对财产的分割资格,也不会因此要求入狱方进行赔偿。由此看来,“你如果要离婚,我就把你送进监狱!”的说辞只不过是在斗气,与不想分割财产的初衷没有太大的关系。

  目前李爽、崔清二人与其丈夫的婚姻关系并没有解除,关于离婚财产的分割以及离婚赔偿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这些问题在不久之后仍会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胡菁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