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2017-01-09 23:56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7-01-09 23:56:41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孙宗鹤

  长兴县林城镇有个地方名叫“(亩犬)桥”,这里地处林城镇的南端,与安吉县交界,距林城中心镇5公里,距长兴县城20公里。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

  据传,“(亩犬)桥”这地方名是因桥而来,这座桥就是如今(亩犬)桥老街上的那座古石桥。该桥有六墩七孔,以花岗岩、武康石为桥梁主要构件;东西走向,横跨(亩犬)桥港;(亩犬)桥港北通泗安塘,南接西苕溪。根据桥刻落款记载,该桥于清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重修。但从该桥遗存的字堂题刻和石料推断,颇具宋元风格。至于“(亩犬)桥”的桥名怎么会嬗变为地方名,却有一则民间故事。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村村标

  (亩犬)桥的西南岸,古时候是块灌木丛生,荒草过膝的溪滩,东岸是个小街坊,街坊以西一华里有个叫卢村的村庄。桥还没建造的时候,卢村人出街买卖,都得通过溪中的一条小船来回摆渡。逢年过节,乡间百姓纷纷上街赶热闹,摆渡小船便撑来撑去忙不过来。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供销社旧址

  溪东面的街坊原来开有一家临溪茶馆。小溪东岸杨家村有个叫杨苟的富户,是县老爷的干儿子,嗜好到临溪茶馆喝茶,而且茶馆老板必须给他留一张临窗专座,否则,茶馆老板休想顺顺当当地把生意做好。这杨苟还有一个坏脾气,次次喝完茶,吃了小点,茶馆老板要与他结账时,他就死争活赖地少付上一个铜板也是快活。茶馆老板不敢惹他,但又恨他,看他两片厚嘴唇衔一柄茶壶时,就像只鸭嘴巴里衔了条泥鳅,便暗地里给他取了个“杨扁嘴”的绰号,给传了开去。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老街

  有年春节,卢村人和往年一样,上街赶热闹。摆渡小舟又是忙不开交。这时,一位年轻后生,因船头结冰打滑,上船时一只脚踩进溪水里,过新年的鞋子弄得又冷又湿,正当这后生皱起双眉懊恼时,只听得对面临溪茶馆的窗口,传来了一阵破锣般的嗓声,“小狗落水啦!”后生抬头一望,这人正是杨扁嘴,便骂道:“杨扁嘴,你不要仗点钱势欺侮人!”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桥名额刻及题款

  “哟,干巴巴的穷光蛋嚼出点油了,你有本事自己造座桥,就免了当落水狗。”杨扁嘴明摆着想用钱势压人,这后生听后哪肯服气,顿时他脑袋“嗡”地一涨,怒目直盯杨扁嘴,喊道:“好!杨扁嘴,我如果把桥造起来,你该怎么办?”杨扁嘴眼皮子也没抬,漫不经心地说:“嗨嗨,我杨某说话算数,你这穷光蛋能造得起桥,我横多直少的条石从桥头铺到你卢村,但话得说回来,你造不起桥咋办?”那后生听后双眉一竖,答道:“我不把桥造起,将我抵押官府,落头为证”。四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被后生夸下如此海口惊呆了。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桥柱字堂铭文

  这后生叫卢庚生,是卢村最苦的一个穷光蛋,幼年丧父母,孤独一人,下无寸土,上无片瓦,依靠一杆标枪,一张弓箭,带着与他相依为命的那条黄狗,天天上山打猎度日,哪有一个钱币造桥?

  但话已出口,一时难收。庚生和杨扁嘴,一个心想庚生这穷光蛋隔世也休想有钱造桥,到时让我来祭你这小子的头吧!一个却一路往家走,一路思忖这桥该怎样才能造起来。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武术—板凳拳

  庚生回到家已是午过三分,饥肠咕咕直叫,这才想起他那条黄狗也没吃食,便“阿黄!阿黄!”地唤了起来。可是,在他住的小茅屋旁兜了几个圈子还是不见阿黄。庚生顾不上吃饭,到山边、路旁,窜门挨户到处寻找。他整整找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找到阿黄。找不着阿黄,庚生食无味,寝不安,但他想到眼下造桥要紧,只好丢了念狗之情。

  从此,他日夜奔波,窜门游说,捐钱造桥。不隔数月,庚生的脸削瘦了,嘴巴也磨起了泡,但他还是坚持跑着,左右村坊的老百姓被他感动了,纷纷上他这里来捐钱。一年过去了,庚生估算造桥的钱已凑合得差不多了,马上外出邀工运料,准备动工。一天,他带了几个小工,斩荆清场,准备在溪滩上搭个施工棚,偶然中,庚生发现阿黄正伏在茅草丛中,他喜出望外地扑了过去,可是,一把抱起,竟是阿黄的那张狗皮,庚生正低头奈闷,只见狗皮下面有一只小红布包,他便蹲下身子,把红包打开,“忽啦啦”地布包里露出几十个发光的金元宝,每个元宝上还都刻有“捐于建桥”四个字。庚生忙把布包和狗皮捧着,泪珠儿从眼角里滚了下来。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正月里“(亩犬)桥旱船”要挨家挨户“拜门子”求吉利

  桥工、石匠及附近的百姓为庚生和阿黄的事迹深为感动,纷纷义务来为造桥出力。不到一年,一座崭新的七孔人行石桥横架在溪滩上。完工那天,桥上鞭炮齐鸣,锣鼓喧天,香烛缭绕,乡邻们扶老携幼前来参加新桥的落成大典。当天,人们又把造桥多余的钱,买下了桥西南的一亩沙滩田,为阿黄厚葬。当地还宴请一位秀才为新桥取名。那秀才喝了酒,思忖片刻,为纪念那一亩田中那条为造桥献出生命的阿黄,秀才欣然提笔,写下了“(亩犬)桥”两字。却说那个杨扁嘴看庚生把桥真的造了起来,又得到百姓如此尊敬,心里慌张起来。他心想,如违背众人面前的承诺,一则无脸面做人,二则周围百姓也不肯饶放,他只得硬着头皮变卖家业,把(亩犬)桥到卢村这一里路长的泥道,用长条石横多直少地铺成石板路。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亩犬)桥自然村一角

  从此,卢村人上街坊做买卖,行的是石板路,过的是石板桥了。为了纪念卢庚生的功绩,当地百姓干脆把“(亩犬)桥”定为当地的地名。而且,现在(亩犬)桥桥墩的字堂内确仍依稀可辨出个“卢”字。

  据《同治•长兴县志(卷一下)》记载,历史上曾有(亩犬)桥村,(亩犬)桥为旧朝的荆泉区西南乡第二图第八庄所辖。中华民国时,这里设置(亩犬)桥乡;新中国成立初期,仍保留(亩犬)桥乡;1958年10月,(亩犬)桥乡并入林城人民公社,变为林城人民公社所辖的(亩犬)桥管理区;1961年(亩犬)桥管理区划归为天平公社;1983年区划调整,又从天平桥乡分设为(亩犬)桥乡;1998年(亩犬)桥乡撤并到林城镇;2002年5月原(亩犬)桥区划内的建民、建阳、凌㘰、龙山四个村撤并后,建置了(亩犬)桥村。

  如今,“(亩犬)桥武术”、“(亩犬)桥旱船”、“(亩犬)桥毛豆”、“(亩犬)桥鱼”……都是古老的(亩犬)桥给这里百姓留下的历史文化记忆,“(亩犬)桥”这古老的地名也成了这里百姓一张值得骄傲的名片。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亩犬)桥”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