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

2017-04-12 16:52 来源: 
2017-04-12 16:52:29来源: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刘世锦: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

  光明网讯 4月15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与展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出席并讲演。他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回落已经接近底部,或者说已经开始回升;需求侧方面,基础设施都已经落地;供给侧方面,去产能已经取得相当大的进展,但是触底是一个“转型再平衡”的复杂过程;要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房地产市场预期管理中起到主导性积极作用,城市结构应由过去资源的单一核心聚集结构转向新型的网络结构;加快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发展长期的公共租赁住房。

  以下为演讲实录:

  第一个问题首先谈一下怎么看目前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过去7年都是回潮的态势,到底怎么看?对中国这样一个经济体经过这么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经济为什么会回落?回落以后回到什么地方去?这样一个很大的现实问题,经济学界迄今为止缺少一个有共识的认识。近年来对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回落?看法很不一致,比如有人认为是短期的,有人认为是与国家的外部冲击有关,我就不展开说了。

  2009年、2010年的时候,我跟剑阁理事长在一起工作,我们当时分析国际经验,提出了一个基本判断,中国经济是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是一个增长速度的转化。当时提出这个观点,有很少人赞同,大多数人不赞同。当然经过7年的宾馆以后,实际上这个过程已经发生了。最近两年又比较悲观,我们说中国经济已经快七八年了,抗战8年都结束了,还有底吗?但是我现在要说,中国经济已经非常接近底部,或者说已经开始回升,这是一个大的判断。

  依据是两个方面,首先从需求侧来看,中国经济主要是高投入,因为中国经济过去主要依赖于高投入,现在基础设施都已经落地,就看房地产了。房地产在2014年出现了回潮,有些人以为是短期的波动。但是我的观点非常明确,因为构成房地产投资70%的城镇居民住宅的历史需求是1200到1300,这个点在2014年就已经达到了,达到以后从房地产总量来看就是这样一个态势。所以什么时候房地产出现负增长,这也是很正常的。如果这种局面出现,房地产的缺口就落地了,从需求来看也就触底了。

  从供给侧来讲,供给侧也在调整,但是调整的速度比较慢,主要是重化工业,于是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过去两三年的时间,我们在去产能,应该说还是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最主要的指标是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就是PPI经过54个月的负增长以后,从去年9月份以后由负转正。工业企业利润经历了一年多的负增长以后,也恢复了正速增长,包括最近公布的数据,整个工业的状况都相当不错,这个我认为也是供给侧调整开始触底的一个证据。总的来讲,包括石油、煤炭、钢铁、大宗商品在内的重化工产品,在这个周期的最低点应该已经过去了。所以我们谈这个事是印证了事实,从供给侧来讲,应该说已经触底。

  刚才我讲了需求和供给触底,认为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但是触底是个复杂的过程,需要做出验证。2017年将是一个中国经济触底的验证期。一谈到触底很多同志会说触底反弹,我前两天看到有一个报导,说是中国经济触底了,接下来要反弹了,有些人想着能不能回到过去的高速增长期。但是我认为是不会的,无论是那种V型反转,力度大一点,还有U型反转,要回到过去的高增长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的近年来的转型和发展,是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未来的中高速增长。我们现在讲触底,确切的含义是稳住了,不再继续下降了。也有的同志说经济能不能稳住,他们感觉到不一定稳得住,过一段时间可能还要往下滑。但是根据我们的分析和国际经验,比如日本的经验,目前这个点上是中速增长的最低点。所以触底反弹以后稳住了,进入中速增长的平台。有些同志也说中速增长,到底是多少?当然在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目标要实现,增长速度不能低于6.5%。我想在2020年以前,大家至少可以看到统计数据是会在6.5%以上的。当然我们如果做得好,还是有很多的潜力。但是以后中速增长的平台能有5-6%的增长速度就不错了,速度已经够高了,能够保持20年稳定就非常好了。大概是这么一个基本判断。

  今年2017年是验证期。我们平常讲的一句话是中国经济增长不稳定,去年是黑天鹅很多,有人说今年黑天鹅可能更多,出现黑天鹅湖。我想说所谓黑天鹅还是白天鹅,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讲,它的出生长大到飞起来,都是符合生理学规律的。我们这两年出现了一些所谓反弹现象,都是有根据的。比如过去全球化过程中是有一些矛盾,我们过去没有关注,现在不能不关注了,因为政治家在利用这种矛盾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2017年我想有一些东西对我们触底是有影响的,比如房地产泡沫,或者说高位扭曲、金融风险、国际形势变化。特别是特朗普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个人我觉得很有意思,昨天我在飞机上看到一个报道说,特朗普戏剧性的大反转,全世界感到很镇静。我倒是感觉这个人以前是个商人,上台后干的几件事都不太顺,但是现在基本上学会当官了,以前是不会当官的。学会当官以后,基本上又回到了美国以前的轨道上来。很多体制性的问题,在美国同样存在,最后他也摆脱不了。所以我想这个人可能做事有他的风格和特点,但是侧重于交换,另外他也比较务实。所以,如果2017年我们能够解决好这些不确定的因素,中国经济触底增长,大概会实现。

  下来说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房地产的问题。有一个背景是中国大都市圈的兴起,过去我们讲中国是城镇化,农民进城是一个基本现象,现在的研究是他进哪个城,城市正在出现分化,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那几个大的都市圈正在加速成长,同时有些地区实际上发展缓慢,甚至相对衰落。我以为,在今后5年、10年,所谓转型升级、创新驱动,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最少50%以上甚至60%、70%是发生在这些大都市圈的,所以我想大家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关注。杭州就在这个大都市圈里面,它为什么会发展得很快?就是因为城市的聚集效应。年轻人关心就业、创业,在大都市圈里面机会比较高,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城市的集聚效应是明显的,生产力是高的。这样就形成了对住房需求的上升,这是促进房价上升的重要因素。

  但是我们现在房价上升,还有很多问题,实际上是带有负面影响的一些体制性和政策性原因。第一个是在现行的土地政策下,我们的住宅用地占整个建设用地的水平是偏低的,我们前几年做市场研究报告的时候,中国的一线城市住宅面积占建设用地的面积大概是没超过25%,发达国家都在45%以上,首尔60%。另外就是我们的土地,在城市里面,地方政府垄断,农村的土地无论是集体建设用地还是宅基地,都是不能进入市场的。三中全会已经指出了是要推动这方面的发展,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让大家感觉到满意的解决方法。比如宅基地,现在试点到什么程度?是你这个村里甚至是居民组,你们内部进行流转?是要让城市人去买,外省的人甚至外国的人,其他方面的人能来进行交易吗?还有小产权房的问题,很敏感,有些不愿意碰,但也是没有办法的。房地产税是很大的问题,是城市化建设过程当中一项基本的因素,至今还没有解决。更重要的我们城市化发展的理念,是有问题的,比如我们这么多年对大城市一直采取人口限制的政策,但是实际上是节节后退,根本限制不住,更重要的问题是你应该限制吗?我们要讲的中国经济保持中速增长甚至中高速增长,要转型升级,要创新驱动,大部分活动是需要大都市圈人口聚集起来,现在你不让聚,本身就是一个矛盾。

  很多人觉得房价高了以后,好像都皆大欢喜,地方政府、开发商,然后有房子的人都很高兴。但是有没有代价?有,城市的竞争力是在下降的,因为住房是一个城市当中最基本的要素,它的价格上涨以后所有的成本都要上升。我以为房价是逐步上升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所以很多产业是会衰落的,有些应该发展的产业是发展不起来的。比如我们现在一线城市,有些地方民企已经开始转了,包括有些一线城市服务业应该是大发展的,但是现在也已经出现分化,我觉得这个情况要关注。

  解决这个困局,到底出路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房地产调控,一般是习惯需求侧,就限制这方面的下浮。比如前段时间炒得很厉害的石家庄房价,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从要进行房地产的供给侧改革。第一是把住宅用地占整个用地的比重提高,比如提高到40%以上。第二个是城市结构要改变,改变过去各种资源集中在一个核心区的结构状态,城市周边要有大量的小城镇,核心区加小城镇,用轨道交通把它们连接起来,提供高水平的公共服务,有产业支撑,搞成网络型的城市结构。最近雄安新区是热点,我觉得它实际上也是在做这个事。第三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这件事情不能再往下拖了。第四是要发展长期的公共租赁住房,租金应该反映住的需求,现在的房子是用来炒的而不是用来住的,所以要把居住这一块拿来发展。政府能不能搞一些公共租赁住房,可以是10年、20年、30年,你可以从长计议,不一定非要买房,把长期公共租赁住房的事抓一下。最后是房地产税,要开始创造条件尽快推出。这里就不展开讲了。

  总的来讲供给侧改革在房地产市场预期管理中起到主导型积极作用,中国的房价会回到合理的水平。那么会不会回落得太多?如果存在泡沫,泡沫大吗?需要挤吗?如果需要挤是早挤还是晚挤?要回归常态,这样对我们经济发展是有益的。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