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山:推动市场导向的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

2017-04-12 17:35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7-04-12 17:35:49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张晓山:推动市场导向的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

    光明网讯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于2017年4月15日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与展望”。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农村发展研究所原所长张晓山出席并演讲。他表示,我国长期实行的粮食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制度已难以为继,农地三权分置并行的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预期目标与主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产生矛盾。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缩短改革阵痛期,降低农民承担的改革成本,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以下为演讲实录:

  2016年底的中国经济工作会议,2017年一号文件正式提出,推动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且在方向问题上要不能出现偏差,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要确保粮食生产能力不降低,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农村问题不出现。

  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个是我们长期实行的粮食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制度已难以为继。因为你要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减少无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减少局部的过剩问题。但是问题的出现和矛盾的积累,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十几年来实行的粮食最低收购价和收储价制度,今天已经不能反映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2004年的时候,我们的粮食产量到低谷,4.3亿吨,出现了很多问题,导致物价的上涨等等。当时我们提出要把三个问题作为重中之重,同时2004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意见,要转换粮食价格形成机制。一般情况下,必要时由国务院指定最短缺的重点粮食品种在粮食主产区实行最低收储,也就是短缺的时候我要刺激你、保护你,实行最低收储价,有稻谷、小麦、玉米。这样能够减少农户从事粮食生产的风险,使他们不至于在市场价格低迷的时候迫使他们低价卖粮。

  现在我们进入新常态,农业发展方式转变之后,农业生产成本快速攀升,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一种托市价。这里面的重点问题,是反映了价格信号扭曲的问题。不管怎么说农业是个弱势,农业是基础,很重要,大家谁也离不了。所以过去12年增是做得好的,手中有粮食心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但是这种12年增,玉米增长占整个粮食增长量的57%,大量的玉米压在库里。而且这种情况下,玉米的临时收储占玉米产量的比重越来越上升,一直到2015年上升到了55.8%。同时,2015年我们进口的玉米只有473万吨,但是我们玉米的替代品是大麦、高粱、木薯、酒糟玉米,整个替代品进口4236万吨,最后我们玉米储存量2.3亿吨以上,食库存达到新高,各类粮油仓储企业储存的中国粮食数量之大前所未有。

  仓储费用贷款贴息成为财政的沉重负担。2015年整个粮油物资储备支出预算执行数2600亿元,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讲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价难以为继,这样的以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为基石的粮食流通体制必须要改革。我们以前老讲的价格是进口入市,收购入库,玉米是表现最为突出的。我们讲玉米的问题是陈年玉米,玉米生产首当其冲地成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玉米播种面积的削减势在必行。

  玉米的收储制度改革是价补分离,也就是说价格是由市场形成随行就市出售,但是同时建立生产者补贴制,对东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进行玉米价格补贴,以保证玉米的产量稳定。怎么补?补多少?让农民吃点亏,但是又不能吃太多的亏,要让他能够不亏本或者少亏一点本但是有点微利,但是又不能让所有的农民都这样,必须给他一个信号种玉米不行了,要转产了调结构了。所以补多少,怎么补,是一个很重要的操作问题。

  2015年、2016年,我们的玉米补贴政策执行首战告捷,玉米播种面积减少了两千多万亩。这里的问题是什么?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遇到的矛盾,第一个矛盾是市场化导向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和粮食生产经营者收入水平下降形成矛盾。玉米面积增长最多、发展最快的地区,是玉米的非优势产区,所以13个地区只补4个,东三省和内蒙。补是按照一亩地,一斤粮相当于补2毛钱,所以玉米补完以后可以保本微利,亏也亏不了多少。按照这样的数据,2016年通过价补分离政策享受财政补贴的东北三省和内蒙是2.3亿多亩玉米播种面积,全国还有3.2亿多亩玉米的种植者得不到财政补贴。但是亏多少?如果没有补贴,比原来的钱要少3毛,有补贴能够到9毛,没有享受到补贴的3.2亿多亩的玉米种植者的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

  第二个矛盾,农地三权分置并行的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预期目标与主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产生矛盾。中国现在是多元并存的农业主体,40%的耕地是270万的农业新型主体经营,60%的耕地是2亿多农民经营。在未来比较长的时间内,我们的农业经营主体的构成还是传统农业经营主体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并存,传统农业、口粮农业跟市场化挂钩比较高的现代农业并存。我们现在搞三权分置,农地所有权、承包全和经营权分置,目的是促进农地经营权流转、推动适度规模经营、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同时促进新型经营主体进行创新,提高农业生产率。农业必须要有一部分有文化、懂技术、新型经营的人去经营,这样需要进行三权分置。

  既然劳动成本上升,农业生产成本上升,部分粮食价格下跌,玉米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下降,很大程度上是托市价,起到风向标的作用,市场价也下降,这样会有很大的影响。稻谷的收购价一斤少几分钱,对于小规模兼业农户来讲收入变动不会太大,但对于从事稻谷经营规模的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主来说影响相当大。这样就导致两个政策的扭曲。供给侧结构性调整主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导致种粮农民收入下降,这两个政策碰到一块怎么办?

  第三个,缩短改革阵痛期,降低农民承担的改革成本。这样来说改革是不应该改了?不对,长远来看要坚持地推动市场导向的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不能走回头路,但是改革要付出代价。农村会议的一号文件讲了一句话,要勇于承受改革阵痛,尽力降低改革成本,积极防范改革风险。这句话不错,但是没有主语,谁来承担改革阵痛?怎么降低改革成本?我们现在在积极鼓励和要培育发展的新型农业主体,他们是农业保障粮食安全的主力军,保证农产品的供给,恰恰是这部分人正在经受改革的阵痛,承担改革的成本。所以2014年、2015年、2016年农民可支配收入是在下降的。而且2016年农民工的收入还增长了,2016年农民增收主要是靠打工收入,如果没有这块的增长,可支配收入会下降得更多。

  这怎么办?中国不能仅靠补贴发展现代农业,要提高农业经营主体的自身竞争力。政府有关部门要制定和改革相关政策,创新体制机制,积极地引导农民进行结构调整。

  这里面有个重点,政府应该在农村金融和农业保险这两个重点领域充分发挥作用,这两个领域政府应该是大有作为、有所作为的。实际上走到今天,中国农村的金融改革至今没有破题,这是我自己的观点,贷款难、贷款贵,没有发明出适合农户的金融体系。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商业银行的网点往往离农民很远,甚至因为在农村经营的交易成本太高,设在农村的网点也撤销了。商业性银行天生就“嫌贫爱富”,所以怎么样保证农村这部分的经营主体获得所需要的金融贷款,这是一个大问题。怎么样有效的对接?按照我个人的观点,本身金融机构现在已经撤了,要慢慢培育贷款中介。现在我们在修改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我们会发展信用合作。但这块怎么做,还有很多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保险,农业保险和价格支持、直接支付等农业支持政策之间,也存在一定的替代性。农业保险是政府支持的政策,怎么样保证财政政策,把补贴的财政资金转化为保险保费补贴,探索黄箱政策向绿箱政策转化。我们现在是低于产量的,要规避自然风险的保险比较多。现在又在探索价格保险,就是要规避市场风险,最终要借鉴美国发达国家的经验,开展收入保险,能够兼顾市场风险和自然风险,把农业保险的水平逐渐由以产量为基础向以收入为基础转变,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来探索以保障农民收入为导向,创新农业保险制度。

  但保险和金融一样,都是遇到众多分散的小农户打交道的交易成本问题。怎么降低这个成本,是农村商业保险能否开展的重要问题。这里面有两个探索,一个探索是政府公布的很多地方探索的,如上海、湖北、辽宁等等,政府公布的价格指数、气象指数等标准,这里面不需要勘查、评估,减少了人力成本,提高了效率。另一种探索是利用地方政府完备系统的组织架构和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把政府的工作分类自治和商业保险的运作交给别人,这样降低运营成本。这些具体的不多讲。

  最后一个问题,对所有的农户都适用的,增加农民收入,缩短改革的阵痛期,使改革更好地推进,是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一句话,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讲得非常好,但是怎么落实?因为农民的财产权,农民拥有的最大财产是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所共同拥有的农村土地,这是他最大的财产。这个财产意味着你要把土地这个资源变成资产,资产变资本,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从十八届三中全会至今,整个改革试点的步伐相对来讲不能令人乐观和满意的。2015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22元,财产性收入252元,仅占2.2%,这方面发展的空间很大。所以怎么样把这块做好,关键问题是深化农村的产权制度改革。现在33个试点,都是在农村合作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流转也好,抵押也好,对改革来讲,任何一个改革,最后我们要看改革的收益大于改革的成本,我们来获取改革的红利。但是对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改革、流转,无论是改革的推动者,还是改革的相应的利益主体,红利都太少了,没有这种积极性来推动改革。这种改革的成本也比较大,红利很难弥补改革的成本。所以这方面,怎么样深化土地制度变革,使农民的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较大幅度地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