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琪:促进经济在持续复苏中创新

2017-04-12 17:38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7-04-12 17:38:40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陈东琪:促进经济在持续复苏中创新

  光明网讯 4月15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于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与展望”。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首席专家、原常务副院长陈东琪出席并讲演。他表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刺激下,经济复苏已经出现而且已经形成了共识。接下来要按照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促进经济在创新中复苏,实现复苏的真正动力是在新型领域、新型经济、新型产业,特别是新老产业内部的创新动力。政府应对低端的传统行业要多做减法,优质产能和有竞争力的产品和行业要多做加法,以此来推动经济复苏,真正走到创新驱动的路上去,也有利于国际竞争力的提高。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结合“长”来看看当前形势,从中理解一下供给侧改革,下一步应该往哪里走,怎样推。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刺激下,终于终止了2010年二季度以来的经济下行趋势。因为2010年经济增长是6.9%,2009年一季度是6.1%,长一点看是2007年的二季度指标。如果从长的来讲是9年多的调整,按2010年以来讲是7年以来的调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呈现出每10年左右的上升下降的周期,本来应该在2010年前后开始新的周期,但是没有。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在进行大的模式转换,大的转型。但是不管怎么样,经济复苏回升已经成为共识。

  现在我们来看几个指标,第一个是PMI指标,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非制造业当中的服务业和建筑业。特别是制造业的13项指标通通复苏,重要的是库存下降,存货指数下降到49%以下,PMI指标出现少有的同步。第二个先导指标是电,今年一二三个月特别是3月份出现大幅度增长,出现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第三个是货运量,汽车的货运量,公路、铁路的货运量,铁路货运量出现两位数,带动货卡和皮卡两位数的增长。第四个是价格,价格最近几十个月都是1-2%以下,基本上是低通胀的趋势。重要的是PPI,钢铁的出厂价2月份7.8,3月份7.6,此前去年9月份转正,已经连续7个月的正增长。当然反映在收入上,企业的营收和利润、财政收入都是快速增加的,尤其是财政收入又重新出现了两位数增长。一二月份规上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长30%以上,这是大增长。我研究了实际GDP没有明显复苏,去年四季度6.7%,前三季度6.8%,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我们计算有可能是6.8或者6.9%。这样来看和去年的前三个季度的6.7%相比,还是有进步。最重要的是名义价格,2015年是6.5%,2010年是8%,去年终于出现了复苏,我测算了一下是8.55%。这样看我的分析,只要是名义GDP复苏,三个季度的GDP就有可能复苏。

  为什么会出现复苏?我认为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内生的刺激因素,还有一个是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是2015年11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总书记首次提出的。2015年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16年经济工作的时候明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三去一降一补”五大抓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革的落地并开始推广实施,是2016年3月下旬开始的。供给侧改革有理论、有部署、有政策导向。钢铁、煤炭要去产能,房地产要去库存,在二季度开始落地,三季度开始出效果,反映在实际GDP是在四季度。所以我想这次经济复苏的原因,直接的内生刺激是供给侧改革。如果我们假设一下,不是在2015年部署,去年不进行这次改革,经济还会下行,甚至会破6.5%。但是由于供给侧改革,第一是价格上去了,原材料、上游产品,钢铁价格,其他所有的大金属、小金属,一般性的都上去了。然后带动了相关的替代产品,重要的是企业家的预期信心,以及市场的情绪变化。这样首先从流通领域,从交易环节,转变了大家对未来形势的判断。所以就出现了三季度并没有破6.7%,更没有破6.5%的下限,而是稳了,四季度果然出现了0.1%的上升。所以我理解供给侧改革,它主要要做的是中长期的事情。三句话,第一句话是最终目的是需求,第二句话是方向是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提高供给产品和服务的质量,第三句话是途径是PPP改革,它是中长期变量,要几年时间来做。但是它的外层、表层、容易的层次、流通层次开始了复苏,所以产生了内生的刺激效应。

  外部来看,国际经济特别是欧元区所有的信心指标,包括贸易都上去了。美国经济去年四季度报告得很差,后来修正以后又上了2%以上,2010年到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是2.1%多一点,去年达到均值。其他的经济体如巴西经历两年衰退以后,预计今年上半年会复苏。全球经济的外部环境,让我们经济也开始出现了短期性的复苏回升。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判断。

  第二个,对复苏怎么看?大家看指标,复苏带来的名义财政收入的增加。因为财政收入也好,企业利润也好,公司财报里面的营收也好,都上去了。31.5%的规上企业利润增长,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可以肯定今年一季度,乃至于上半年包括煤炭、钢铁等这种资源性行业,原来亏损的今年会有盈利,原来盈利的今年会有明显增加,这得益于价格上升。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的判断是这个回升是一定的。问题有三个。第一个是会有多久,第二是会有多高,第三是什么推动。我擅长搞周期性的动态分析,按照常规分析,名义价格只要复苏在三个季度就是半年以上,它在市场上的实际GDP一定会上去,而且是快速上去。但是这一次,我的看法是不会。复苏时间不会很长,复苏强度很小,我讲的是实际GDP,复苏的动力,是我下面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我们针对这样一个复苏,下一步要注意什么?是突出传统动能推动的复苏继续上去,还是坚持供给侧改革的新思路,坚持我们对未来中长期在新常态的判断下,我们要促进新一轮的,或者是具有新的特征的周期性复苏呢?这三个问题,我觉得是我们下一步在宏观经济政策的形成部署方面要进行考虑的。

  先要从路径入手。现在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是价格效应,现在我们来看这次的复苏,并不是需求,而就是供给侧价格对中低端产能的支出带来影响。价格因素如果不传递到实际的GDP和实际增长,如果GDP依然还是传统动能的这样一些产值构成,我们的预期肯定达不到。短期来看还没有那么快,但是我们要一年一年从短期看起。所以这个价格效应,2月份7.8%,我的看法今年的PPI不该再往上走。所以这个角度来看,价格效应带动的名义指标的上升是不可持续的,基础应该是不牢靠的,也不是新常态下的新周期要追求的。第二个是这种价格效应会给下游、给消费两个方面造成影响。好在现在CPI在1%以下,这不是由于上游产品库存不足,而是由于下游的终端需求没有上去。因为我们消费增长率的名义值掉到10%以下,这30多年的消费,名义增长在前30年是15%左右,带动GDP10%左右。第二个是下面比谁?我们今年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是在4个方面,一个是工业方面的“三去一降一补”的深化,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一步深化,还有一个是实体经济,还有一个是房地产问题。这种角度来讲,我们的初衷是要使这一轮的供给侧改革改变,着力要把更多的精力、资金、资放在实体经济上去。但是由于价格上去了,而它的下游,我们看购进价格工业品和销售价格,工业品的购进价格1-2月份9.4,出厂价格是5.2,所以这个到现在一定会增加制造业成本。所以这样一个问题,就给我们一个思考,我们下一的政策推动,一定要紧紧抓住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四大任务当中的实体经济,这方面我们要进行推动,这样短期复苏应该有可能。

  那它往哪走?我的想法是要按照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促进经济在创新中复苏,我们要赢得这一轮的这样一个新周期,宁肯时间慢一点,复苏的强度小一点。实现复苏的持续性,尤其是实现复苏的真正动力是在新型领域、新型经济、新型产业,特别是新老产业内部的创新动力。新旧动力的转换实现新增长,实现新常态下的新周期上升,这是很重要的。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窗口,虽然复苏了,虽然比去年上半年以前那样一个不断往下行的情况下要好一些,但是我们在这个好的当中,还是要头脑冷静,要给我们应当使的力,放在创新上。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

  第三个观点,创新怎么做呢?第一个是全面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的四条来落实。第二个是关键在体制机制创新要用力,特别是要推进三大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体制创新,特别是制度的创新。创新对政府自身来讲,宏观政策安排上来讲,包括调控方式、职能等等的这里就不讲了。这里主要讲讲为微观创新创造环境,需要在六个方面要抓紧做。一个是要放管服,尤其是放和服,管是讲我们放下去了以后,有些还得管起来,市场趋势和规则还是要管,最重要的是放,给企业松绑。第二个是产权保护,把中央、国务院发的文件落实下去,包括知识产权一定要强化,这是稳资本的最重要的一个长远性政策。第三个是一定要想办法把短板保住,因为那个是有价格效应在的,降成本可能要付出代价,但是一定要做。第四个是准入的公平化。第五个是人才资金土地要素的体制更有弹性。第六个是要加快构建股市资本等在内的配套机制的建设,我们讲的创新创意不能只做加法,还要做减法,实体经济我们要支持。我想政府要多做一些减法,给实体企业多做一些加法,行业里面传统的低端的要多做减法,优质产能和有竞争力的产品和行业要多做加法,以此来推动复苏,真正走到创新驱动的路上去,也有利于国际竞争力的提高。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贡献这样三个观点,结论就是要促进经济在持续复苏当中创新,这样才有持续性。

  谢谢!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