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要解放唯GOP的方式

2017-04-17 18:03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7-04-17 18:03:28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刘世锦:要解放唯GOP的方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

光明网讯 4月15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与展望”。在以“税费改革与制造业振兴”为主题的高端访谈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表示,有些地方政府还是讲GDP放在第一位的,这样就会使原本已经很长的“杠杆”被加得更长,他认为应当解放这种唯GDP的方式。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刘世锦:税率问题谈得比较多,坦率地说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看到的资料,中国的税费从土地收入来讲我们可能也还不是最高的,应该讲处在某个区间。我想从企业的角度,现在减税的以后还是比较高的。我想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真正减税的可能性有多大,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从这个家度来讲,我觉得空间不大,为什么?这几年经济在减速,财政收入也在减速,但是你的支出,特别是有关民生的支出是刚性的,一分钱都不能少,经济的下滑,税收在减少,但是支出不会减少,这是减税的现实可能性。再一个,减税不仅仅是减税本身的事情,现在中国面临的是税收体制整体改革的问题。比如现在企业层面,我们要往下减,其他地方都在往上加税。最近谈得比较多的房地产税,消费税,我们整个税制改革,就是由过去间接税为主的,特别是企业的流转税为主的,转向以个人的收入和财政为主的,当然也包括企业的所得税,这种直接税为主的体系,这样有一个税收体制的大的转变性,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来考虑,通过这样一个改革以后,因为不同的税费和经济层面是不一样的。整体上来考虑问题可能更有实效。

主持人:再问刘老师一个问题,刚才提到减税的重要性,现在有一个说法,因为税收是中国政府收入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如果说大规模地减税,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收入会减少很多,但是现在政府的投资和机械投资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如果要减税,如何处理减税的同时,保证政府收入的增长,以支持我们政府大规模的建设过程?

刘世锦:你说大规模减税,现在是这个提法吗?中国能够实现大规模减税吗?因为中国的经济,今天上午我进的是处在转型期,现在政府的税收是减了一些税,但是幅度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还是要考虑短期和长期的收支平衡,这是一点。再一个你讲到说中国下一步地方政府要增长,要搞基础设施建设,这个应该说地方政府现在搞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中间,真正来自税收的资金,占的比重是相当低的,不是主要的。现在比较多的是通过融资平台获取资金,最近是通过PPP的方式,就是通过公私合作的方式,引用民间的资金来做这个事。但是最近也注意到一个现象,有些地方也搞一些PPP项目,真正的民营企业积极性倒不一定很高,有些不愿意参合进来,就是国企,跟地方政府有一种合约关系,有一种利益上的组合关系,实际上有些地方又变成了转了一圈的融资平台。这个事,我觉得值得警惕,为什么?我们有些地方的融资平台,负债率也很高了,前段时间有一个报道,说各个地方政府投资,主要是搞基础设施投资,当然总的算下来有40多万亿。我也不能确认说这种报道是否属实,但是大家对这个事议论很多,我有点担心,我们政府还是要追求超出实际能力的目标,我们现在要解放唯GDP的方式,但是还是比较难,有的地方还是把GDP放在头一位,要提高GDP的增长速度,目前管用的还是要搞投资,搞投资要也钱,钱从什么地方来?拐个弯还是要把融资平台,把一些相当长的杠杆继续再加长,这是有粉线的。刚才讲到风险的问题,觉得风险问题一定要注意现在新的特点,过去几十年的高速增长,对于风险是有一种稀释、化解、退后的能力。比如90年代初期几大银行不良资产,搞了资产管理公司。当时搞资产管理公司的时候是不良资产,过了几年以后这些不良资产变得很好了,资产管理公司不愿意放手了,什么原因?你去企业里面,设备找不见,人也很多下岗了,但是地价涨了若干倍。中国经济在那个时候,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地价是可以涨起来的。所以世界上有些资产是通的,投资是有风险的,但是又化解了现在还有这个条件吗?中国经济进入中速增长期以后,这个条件就不存在了,我们的地价已经够高了,还有可能往下走。所以我们在高速增长期,有风险又还过得去的方式,到了中速增长期以后条件就不具备了,风险有可能要积累,所以这个问题要引起关注。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