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使命与社会创新

2017-05-11 18:16 来源:光明网 
2017-05-11 18:16:0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今天是友成的十周年庆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在这里再次回到我们的初心和使命、以此激励我们面向未来,再次投入当下新的生活。

  当友成即将迎来她下一个十年的时候,在基金会的管理团队中,我们发起了一个讨论,什么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如何才能不忘初心?在三大部门中,大概只有公益组织,可以将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作为自己责无旁贷的使命。上述问题的探讨涉及到一个公益组织必须要有的世界观, 有了清晰的世界观,我们的行动才能更加坚定,才不会在各种观念加速碎片化的时代失去方向、甚至被异化。今天,我就和大家分享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什么是人类进步的动力?第二、什么才是一个好的公益组织的使命?第三、我们对未来发展变化的展望; 第四、未来的新公益组织的特点是什么?

  首先我要分享的是:什么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我们认为, 人类进步是由社会创新推动的,而社会创新由使命点燃,使命源自于爱。

  对人类历史的研究,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即任何一次大的人类思想进步,都是由少数具有使命感的人引领,并导致社会大多数发生认知变化,才得以实现的。中国古代儒家的思想发端于孔子,并由其弟子三千和后来无数的继承者不断发扬才蔚然大观;欧洲的宗教改革肇始于马丁路德,并迅速得到社会大多数的认同和推动;印度的和平独立得缘于圣雄甘地非暴力不合作思想,并且这一思想也成为后来南非破除种族隔离的主要根基;当然,我们都知道,中国现代的社会主义革命起源于1921年的南湖会议,并在1949年终成正果。

  这些少数引领社会进步的人,他们具有两个最鲜明的特点,第一是对某一件事非做不可,第二做这件事非我莫属。他们或者对人类的贫穷苦难有不可遏制的同情心,或者对社会正义有崇高热切的愿望,或者对探求真理有孜孜以求的决心。他们一生的行动都印证了两个字,使命。而我们通常将那些有远大使命的人称其为人类命运的使者。为人类带来火种的普罗米修斯是希望的使者,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唐玄奘是佛教东渐的使者,陶行知先生是中国近现代教育的使者。正是这些使者,唤醒了社会的良知,改变了大众的认知,才推动了人类社会逐渐前行,才导致了人类从荒蛮走向文明。

  有大爱者,方有大愿,有大愿者,方有大能量,方能吸引大资源,方能成就他人与社会。而感知天地万物的合一,感知生命能量的交换,感知你与他人的一体,所有这一切都是爱的源泉。

  因此,当我们说向使命致敬,我们是在向爱致敬。

  十年来,友成运作了很多公益项目,很多是精心设计的,例如我们的志愿者行动计划,也有的是出于本能的瞬间反应,例如绵竹的抗震救灾。但所有项目的产出都有明显的价值观指向,即友成的使命所表述的那样,一个是对人的关注,一个是对创新的关注。但这两个使命也有共同的原点,就是我们在为人赋权的时候,更要为人赋能,我们在为人赋能的时候,更要为人赋愿。

  我的第二个分享:什么才是一个好的公益组织的使命。

  追求社会福祉是所有公益组织存在的唯一目的。这是它和政府的相似之处。但不同之处在于政府是一种代理制,是由人民选举而产生,并代表人民行使权力、为人民服务, 而公益行为则是一种主动选择。就主动选择这一点而言,公益组织又和市场组织有相似之处,而他们的不同之处则在于市场组织以财富获取为目的,而公益组织以社会福祉为己任。公益组织的这一独特性,决定了其使命必须更加清晰、更加高远、更加坚定。十年友成的体验,让我感受到,一个真正以社会福祉最大化为使命的组织至少要有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一个真正称得上使命的意愿,一定是具有持久的冲动和激情,具有非做不可和非我莫属的决心和意志,具有不可遏制的情感和心愿。

  第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最伟大的使命总是和最伟大的洞见相伴。因此以社会福祉为使命的公益组织必须对社会需要有深刻的远见,并且必须要有创新的意识、眼光和能力来发现和解决社会问题。公益组织的使命是造钟,而不是报时。

  第三,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这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再高远和深刻的使命,都必须和当下的社会需求结合起来,并且要润物无声地去改变社会的认知,对社会进行倡导。这是公益组织天然的使命。

  第四,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个公益组织必须要有特别清晰的使命和愿景,并在行动中始终牢记其初心和使命,为此,才有可能不在过程中异化和变质。

  我的第三个分享:我们对未来的判断。

  未来的十年,整个人类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绝对贫困也许将不再是人类社会面临的基本问题。人类的物质生产能力将超过其自身所需。正如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提到的,进入21世纪之后,死于营养过剩的人数已经超过死于饥饿和营养不良的人,死于自杀和车祸的人数也超过了死于战争和疾病的人。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已经开始完全不同于以往。因此我们必须从观念上、思想上和制度上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变革的新浪潮的到来。

  我们看到,人类的文明还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嬗变。未来的十年也许会产生和发生以下现象:

  1)企业的社会化将进一步加深。以Facebook和谷歌为代表的新型企业表明,企业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正在从一种利益的器具转变成为全体员工利益和生活的共同体。

  2)社会对透明的要求以及技术为信息对称提供了条件,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将进一步透明化,同样的变化也将发生在公益组织。凡是和公共福祉相关的组织和行动,都将受到更严格的公共的监督和约束。

  3)生态文明将逐渐成为工业文明之后一种新的文明形式。在这一新的文明兴起中,中国被世界赋予了更多的期待,这也将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一次最广泛和深刻的大融合。

  4)绝对贫困已经不再是人类面临的主要议题,但两极分化依旧是社会和谐共处的最大威胁。

  5)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将会颠覆我们以往对未来的想象。除长生不死、飞身太空等醉人的神仙体验外,我们还必将经验到前所未有的新痛苦。比如马克思在描述共产主义社会特征的时候,提到物质极大丰富,和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但当智能机器人可以代替人类从事各种生产和服务的时候,大多数人或将因无事可做、不能满足劳动这个需要而感到精神空虚的痛苦。工业时代之初人们普遍向往的自由主义,这些以往的政治正确却在未来的大数据时代也会受到挑战,人们会越来越找不到自我的利益和需求所在,一切选择将取决于大数据,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更加无处安放。随着竞争的不断迭代,未来的人类还将会分化成一小群由竞争的胜出者组成的无所不能的精英超人类,和绝大多数的被竞争淘汰下来的普通人、无用之人。在我看来两者都不再是完整而独立意义上的人。

  以上的这些判断只是即将发生的众多社会现象中的一个很小的侧面,其即将到来的社会进步令人激动,其伴随而来的潜在风险令我们枕戈待旦。我们现在持有的这些对未来的看法,也将决定我们未来的行动,这大概正是未来已来的原本含义。

  我的第四点分享:未来的新公益组织及其使命。

  所谓的乐观主义,至少应该有两个特征,第一,坚信人类的文明处于不断进步的进程中;第二,坚信经过我们个人的努力,社会可以变得更好。从这个角度上说,真正的公益组织都是乐观主义者。

  不难判断,技术带来社会进步的同时也带来异化,因此更需要人类通过自身的意愿和意志去修正偏差,防止技术异化带来的人类的自杀性演变。在这个过程中,一个组织的意愿、使命和意识的作用将更显得重要。未来最有影响力的组织必定是思想创见者和倡导者,它们因为创造有利于整个社会的思想和知识,也将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公益组织。或者说,最有影响力的公益组织将是那些以人类福祉为目标的智库。

  不难判断,随着绝对贫困的逐步根除、随着医疗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一直困扰人类的贫困和健康问题将得到解决。因此未来公益组织的主要任务将从对物质不平等的关注转向对能力和信息不平等的关注。上面我们提到的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从另一方面看恰恰是人们摆脱非创造性的劳动而从事社会创新事业的机会,因此关注具有创造能力的全人的开发和教育,推动大众参与社会创新将更加是公益组织的使命。

  不难判断,如果生态文明真的要成为未来的一种文明形式,人类需要有更强的命运共同体意识,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无论是大国还是强国,我们都需要建立社会价值的共识。社会价值不仅是一个以社会福祉为最大利益的价值引导,而且还包括了对个人和组织行为的要求。不仅包括价值理念,也包含了制度规则,包含了人的全面发展、人与社会的和谐相处、人与自然的共生。社会价值是生态文明时代的价值观。

  以上便是我今天和大家的分享。很多想法与其说是结论,不如说是思考,只是希望引起大家的讨论,如能达成这个目标,我想这也许是友成生日这一天最有价值的贡献。因为,促成认知的改变,是友成一以贯之的使命。

  让我们向使命致敬!

[责任编辑:钟蕾蕾]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