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宝生——我的梵学人生

2017-05-12 15:07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7-05-12 15:07:48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黄宝生

  黄宝生大学期间所在的班级由季羡林和金克木两位教授执教,是现代中国大学首次开设的正规梵文巴利文班。教材选用季羡林先生的《梵文语法讲义》及金克木先生编写的《梵文文法》。课程安排是在学完梵语语法和语法例句后,开始选读梵语原著,语言由浅入深,最先读的是史诗选段和民间故事。季先生和金先生指导学生选读诸多梵语原典。如史诗《摩诃婆罗多》中的插话《那罗传》和《薄伽梵歌》、故事集《益世嘉言》、戏剧《小泥车》、叙事诗《罗怙世系》、小说《十王子传》及婆罗门教经典、佛经等。季羡林并开设了巴利语课程,带领学生选读巴利语佛典《本生经》和《法句经》。

黄宝生——我的梵学人生

  季羡林和金克木执教

黄宝生——我的梵学人生

  我们这个班是现代中国大学首次开设的正规梵文巴利文班。由季羡林和金克木两位教授执教,学制五年。教材都是两位老师白手起家,亲自动手编写的。当时的教材都是刻写油印的。梵语语法方面,季先生的《梵文语法讲义》是依据德国学者斯坦茨勒的《梵语基础读本》编译的。我们后来的学习和工作实践,证明斯坦茨勒的《梵语基础读本》是一部出色的梵语语法读本,因为它以尽可能简约的文字篇幅容纳尽可能多的语法规则,成为一部便于梵文学者随手查阅的梵语语法手册。而金先生编写的《梵文文法》主要讲述梵语构词法和各种语法形式的意义和用法,对于初学者尤为实用。这两部语法讲义互相配合,为我们打下了学习梵语语法的牢固基础。

  第一学期,季先生教授梵语语法,从字母和发音教起。而金先生主要是结合语法教授语法例句。梵语有46个字母,传统的写法使用天城体。近代西方学者为了书写和印刷的方便,将天城体字母转换成拉丁体。所以,我们要学会这两种书写方式。我更喜欢天城体,觉得更有印度文化特色。最初学梵文,印象最深的是梵语语法特别复杂。因为我们从小到大学汉语,没有什么语法概念。后来学英语,知道了要学英语语法。但是,梵语语法远比英语语法复杂。名词分为阳性、中性和阴性。每个名词有八个格,又分成单数、双数和复数,这样,一个名词从理论上有24种词尾变化。还有复合词的组合方式。各种动词时态和语气也有各种语尾变化方式。一开始学习时,必须死记硬背。老师有时让我们结对,一个看着教材,另一个背诵名词变化表,互相监督检查。但短时间内也记不住这么多的语法形式。因此,老师也配合语法,讲解大量的语法例句,帮助我们加强理解和记忆。

  东语系的教学楼名叫外文楼。从北大正校门进入,广场中间是大草坪,对面是大礼堂,左面就是外文楼。最初,我们的教室是外文楼里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后来,季先生将这间教室让给东语系的外籍教师,我们转移到外文楼后面的一排平房教室里上课。因为当时国内东方语种的师资力量还不雄厚,有些语种需要聘请外籍教师。显然,季先生作为系主任,注意照顾外籍教师。

  学完梵语语法和语法例句后,开始选读梵语原著,语言由浅入深。最先读的是史诗选段和民间故事。两位先生教授梵语课文,始终注重语法分析,逐字逐句讲清楚语法形态。因为词与词之间的逻辑关系都体现在语法关系中,认清语法关系,才能形成正确的句义。教学方法是要求大家课前预习,上课时,每一句先提名让同学讲解,然后先生再有针对性地仔细讲述一遍。因此,两位先生从学习一开始,就培养我们细读文本的习惯,不能马虎,更不能瞎蒙瞎猜。记得季先生上课时,经常让班长事先在讲台上放好一部莫涅·威廉斯的《梵英词典》,讲课需要时,随手查阅,这也是向我们示范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布置的作业也是要求我们先抄上原文,然后标注每个词的语法形态,再翻译成汉语。我在最初的学习阶段也是很认真的,因为这种包含翻译的作业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还注意保持作业本的整洁,最初是先做在草稿上,再誊写在作业本上。而誊写后,觉得还需要改动,但涂涂改改显得页面不整洁,就将需要修改处另外誊写后,剪贴上去。这种做法得到季先生的肯定,他在我的作业本中夹上一个小纸条,写着“这样做很好”。其实,学会梵语语法后,阅读梵语作品也是很有趣味的。读解一首梵文诗,犹如组装一架机器,大部件和小零件全都安装准确,机器就会转动起来。也像玩拼板游戏,每块拼板放对了位置,就会形成美丽的图案。

  在大学五年中,季先生和金先生指导我们选读了许多梵语原典。如史诗《摩诃婆罗多》中的插话《那罗传》和《薄伽梵歌》、故事集《益世嘉言》和《故事海》、戏剧《小泥车》和《沙恭达罗》、叙事诗《罗怙世系》、小说《十王子传》和《迦丹波利》、婆罗门教经典《摩奴法论》和《梵经注》、佛经《金光明经》和《佛所行赞》等。

  在五年级时,季先生教我们巴利语。梵语是印度古代主流语言,巴利语是印度古代俗语之一。它是佛教早期的通用语,现存的上座部三藏就是使用巴利语,通常称为巴利语三藏。巴利语的语言形态与梵语相通。因而,学会了梵语,再学巴利语,就相对容易些。同样,季先生先教我们巴利语语法,指出其中与梵语语法相同和相异之处,收效较快。然后,带领我们选读巴利语佛典《本生经》和《法句经》。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