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社科院的不解之缘

2017-05-12 15: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5-12 15:34:22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赵晓军

  中国社科院是马克思主义的坚强阵地、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是党中央的思想库和智囊团,这是党和国家给中国社科院的三个定位。作为一名军队转业干部,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到中国社科院报到上班。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社科院作为国家级研究机构的地位让我觉得高不可攀;二是我在部队所从事的新闻专业也让我觉得在中国社科院无用武之地。然而,从部队转业那年,我却“阴差阳错”地走进了中国社科院,成为中国社科院的一名管理干部。值此中国社科院成立四十周年之际,我怀着对中国社科院的感恩之情写下这篇纪念文章,也算是对自己在中国社科院工作十六年的总结与回顾。

  从部队转业到人事教育局的工作回顾

  我于2001年10月从部队转业,转业之前在空军某部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先后在《解放军报》《空军报》《人民军队报》《中国空军》《当代青年》等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消息、通讯、散文及报告文学、人物专访等各类文章百余篇。在连队当战士时曾因新闻报道工作成绩突出荣立过三等功。担任专职新闻干事后,所写消息“中国空军抢救法国游客”获199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好新闻”一等奖;所写通讯“赵煦:研制中国无人驾驶靶机”获2000年《科技日报》组织的“科技强军新闻竞赛”征文三等奖。2001年,在兰州军区空军成立五十周年之际,由兰州军区空军政治部组织编写的《西部天歌》文学丛书征文中,我撰写的《大漠里升起一颗“将星”》《大漠神射手》《小荷才露尖尖角》等三篇文章入选该丛书《报告文学·散文卷》。

  从部队转业时,我当时的转业意向是中央新闻媒体、宣传部门或中央国家机关直属的新闻单位等。在国务院军转办组织的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和当年转业干部“双向选择招聘会”上,我也给中央新闻媒体及宣传部门投递了简历,唯独没有给中国社科院递交。我感觉,中国社科院是国家级的科研机构,是人文社会科学专家学者和大师云集的地方,这个门槛太高,也不适合自己。然而,7月中旬的一天,军转办一位负责空军转业干部的领导给自己打电话,说中国社科院想要接收一名文字功底较好且比较年轻的军转干部,他推荐了我,让我参加中国社科院的考试和面试。就这样,我来到了中国社科院人事教育局,人事教育局设置的考试并不复杂,主要是考计算机的应用和写作。这两项考试对自己来说都不算太难,计算机应用考完后,我现场写了一篇“一切从零开始”的应试文章。印象深刻的,在面试过程中,当时的王苏粤局长看了我在部队发表的新闻作品后,问我写了这么多文章,怎么没有联系去报社?我回答苏粤局长说:“我联系了几家中央级报社,但目前都没有回音。”苏粤局长接着问我:“如果有报社愿意接收你,你是选择去报社还是选择到中国社科院?”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苏粤局长:“如果有报社愿意接收我,我会选择去报社。”面试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原以为中国社科院不会再考虑我,我也正常参加了其他单位的考试,没想到我这个“态度”,也加速了中国社科院人事教育局接收我的决定。几天后,我便接到人事教育局的通知。让我到人事局“干部一处”正式报到并上班。“干部一处”即现在的“干部任免与监督处”,具体负责全院所局级干部的考察、考核,处级以下干部的审批、备案,院属单位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监督、检查,以及组织干部交流、挂职锻炼、援藏援疆选派等工作,被大家誉为社科院名副其实的“第一处”。报到的这一天是2001年7月18日,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一是因为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二是因为到人事局干部一处报到上班的第一天,我就随领导去了法学所、政治学所考察干部。下午完成考察任务回来,领导就让我在“军队转业干部接收卡”上签了字。自此,我便成了中国社科院的一名人事干部。后来得知,人事教育局当年之所以“委身”接收我,的确是想要找一个文字功底比较扎实,职务不是太高,也相对年轻的军转干部。而我当时正好符合这些条件,也许这就是我与中国社科院冥冥之中的缘份吧。

  2003年8月,时任干部一处的赵岳红处长将处里工作进行了重新调整与分工,将原来由王立峰副处长负责的重要工作交给自己。我深知,这是处长和副处长对自己的充分信任,也是两位处领导对我转业以来所做工作的一种充分肯定。

  2005年6月,王立峰副处长晋升为处长后,将处里的工作又进行了一次分工与调整。将之前由他自己负责的工作安排给自己。接手这些工作以后,我丝毫不敢懈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值得一提的是,在完成上述工作的同时,为了处里查询方便,我将重要的文件与材料复印备份,装订成卷保存在处里,便于随时查阅。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工作并不是领导要求和安排的,我也完全可以不去这样做。这些并不能凸显个人能力与水平,但须细心、耐心和责任心的“份外”工作,我多半是利用八小时以外的时间加班完成的。我这种默默无闻的付出,也得到了处长和局领导的充分肯定与表扬。

  从部队转业到中国社科院以来,我在人事教育局工作13年,先后负责干部任免、干部监督、干部考核、干部挂职、干部交流以及“博士服务团”成员和“援藏、援疆干部”选派等工作。我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名军人,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因工作需要,我走遍了中国社科院所有研究所及直属单位和代管单位,参与了上百名所局级干部的考察工作,撰写了上百份所局级干部的个人考察材料和综合考察报告,完成了上千名处级以下干部和研究室正副主任的任免审批和备案。同时,起草制定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五六级管理岗位领导人员选拔聘任办法(试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室主任聘任暂行办法(试行)》、《关于援藏干部住房政策和生活补贴的暂行办法》等规章制度。

  此外,我针对中国社科院选派的“博士服务团”成员在当地的先进事迹,以及2008年在抗击冰雪灾害和抗震救灾事件中的突出表现,我结合自己的特长,撰写了“我院博士服务团成员积极参与灾区建设”、“女博士的灾区情怀”、“爱在广元——记中国社科院选派赴四川广元灾区支援灾后重建的博士服务团成员蒋尉”等人物通讯和消息,分别在《中国社会科学报》《社科党建》杂志上刊登。

  2009年8月,中国社科院确立了“科研强院、人才强院、管理强院”三大战略。如何将“三大战略”落到实处,形成以科研强院为中心、以人才强院为关键、以管理强院为保障的“三位一体”工作格局,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为此,人事教育局和人才交流培训中心共同组织举办了全院管理干部“公共管理核心内容培训班”,学习结束后,我撰写了“浅谈人事干部应具备的素质修养”的论文,收入进《中国社会科学院管理干部公共管理核心内容培训文选》(2010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一书。

  2011年,中国社科院实施创新工程,对管理干部的要求也更高了,我结合自己多年从事管理工作的经验,撰写了“社科管理干部的素质修养”,发表在《社会科学与评论》(2011年第2期)杂志上。文章主要从“政治素质修养、能力素质修养、道德素质修养和心理素质修养”四个方面进行了阐述。提出新的历史时期,社科管理干部素质修养的高低,直接关系到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事业的长远发展,关系到中国社科院管理工作和人才队伍的建设,作为中国社科院的管理干部,要按照政治素质修养、能力素质修养、道德素质修养和心理素质修养四方面不断磨炼自己,全面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塑造出中国社科院管理干部的良好形象,为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事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