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捷:我与中国社会科学院

2017-05-12 17: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5-12 17:53:01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贾伟

  嘉宾简介:李捷,现任求是杂志社社长。2012年3月至2014年4月,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党组书记。值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40周年之际,中国社会科学网对李捷先生进行了专访。李捷先生为我们讲述了他所见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

 求是杂志社社长李捷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本网记者王肖/摄

  党和国家赋予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光荣的使命

  中国社会科学网:今年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四十周年,得知您于2012年3月到2014年4月期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过,想请您谈谈在您工作过的那段期间,中国社会科学院经历了哪些比较重要的建设阶段和发展阶段?

  李捷: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时间很短。我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加重视意识形态工作,更加重视哲学社会科学工作,更加重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建设。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提出了构建21世纪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抢夺国际学术话语权以及大力推进智库建设等一些新的要求。这让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重大。我们工作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最高学术殿堂,学科门类非常齐全,人才非常集中,如何能让中国社会科学院更好地发挥国家思想库和智囊团的作用就显得尤为关键。结合当时的形势,在院党组的直接领导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力推动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推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成果,取得了很大的突破。我离开以后也十分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发展,给我感触很深的就是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在思想理论建设、智库建设以及促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整体推进等工作上,都取得了非常丰硕的成果。

  见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的出版一生难忘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期间,您认为最让您难忘和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李捷: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担任副院长的同时还担任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最开心的一件事,也是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在我担任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的时候,正好赶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的编写历时20年,凝聚了几代国史工作者的心血和智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邓力群同志为这部著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许多方面都给予了精心指导。我到当代中国研究所的时候,正赶上著作出版前最后的修改。当时这部著作作为党的十八大召开的一个重要的献礼书。我能有幸见证和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这对我的一生来说都是非常难忘和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情。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对促进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创新和话语体系的构建有哪些好的建议和想法?

  李捷: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的话语体系,是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提出的一项非常重大的任务,是我们思想和意识形态建设中一项根本的、长远的、具有战略意义的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去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很多指导性方针。现在时间表、路线图以及各方面的保障都已完备,关键就是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我认为需要解决几个根本性问题:

  第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各个学科,都需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能把学科建设与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搞成“两张皮”。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有一个深切的体会,就是任何一个领域的研究,无论意识形态属性强或者不强都要搞清楚一个真实性的问题。因为,人类社会的现象很复杂,任何事情都会出现正方和反方,就看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这就需要我们明白什么是真实性的问题。这个真实不是表象性的真实,因为任何事物都带有两面性,既有利的一面也有弊的一面。追究其原因,除了有客观规律的作用以外,还有人类社会是有道德规约的。我们在研究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规律性问题时也要考虑道德性的问题。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我们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去研究。这就要求我们必须站在人民的立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的利益放在我们每一个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学术良心之上。这种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方法、价值观只有马克思主义可以给予我们。所以真实性要合乎两个方面,一是要合乎自然规律,二是要合乎道德规范。规律性与道德性搞不好就是对立的,搞得好就可以统一。而统一两者从最高的世界观、方法论来讲只有马克思主义能够做到。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