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社会创新与社会活力

2017-05-18 17:23 来源:光明网 
2017-05-18 17:23:1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钟蕾蕾

  尊敬的王平理事长、尊敬的李连宁副主任委员、尊敬的刘吉人总裁,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对于友成十周年,对于友成十年来所走出的创新之路,对于友成十年来所做出的巨大的社会贡献,表示最为衷心的祝贺!

  将近四十年前,我和王平是当时的大学同学,作为同学我一直关注着王平理事长以及她的同仁们在社会创新之路上所走出的这样一条新路。我也看了一下刚才的片子,看到了友成十年来确实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友成基金会作为一个民间基金会应该说是大家都看到的是非常杰出和领先的。王平特别嘱咐我讲两句我对社会创新的理解,我是做社会学研究的,我就从社会学的角度讲一下对社会创新的理解。刚才王平对社会创新做了非常充分的阐释,十大原理已经讲过了,我从社会学角度讲三点对社会创新的想法。

  第一,社会创新在目前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意义是十分巨大的。其实我们国家的发展一般使用两个概念,叫“经济”与“社会”。所以看我们的十三五规划叫“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大家知道,在1982年以前,当时我们就叫“国民经济发展计划”,当时还没有"社会"两个字,1982年第六个五年计划以后,意识到只讲经济不行,于是从"六五"就开始改为“经济与社会发展计划”,我们可以概括为经济与社会。

  经济发展的成果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从1978年年底开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经济总量的迅速发展,从全世界看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在经济上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这个经济体的体量之庞大全世界也感到十震惊,所以经济上的成就不用我来讲了。

  到了社会就比较麻烦了,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找不到一个社会体制能够简单拿来的。中国人号称五千年文明、三千年的文明,有文字记载的文明也好、无文字记载的也罢,基本都是人类社会行为模式、生活方式的一种总体模式,这个模式很难从外面引进。最近我也在研究当年美国是什么模式,你可以读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1831年到美国做了9个月的考察,他曾经预言,这个国家将来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他的预言成功了。原因就是,他看到美国当年的社会体制是很精彩的,与当年的欧洲比,社会体制是创新的,社区共同体、民间社会具有极大活力。但是后来美国社会也出问题了,帕特南的《独自打保龄球》大家可以读一读,这本书实际上是告诉我们,今天的美国已经不是早年托克维尔写的美国了,美国的社区精神没有了。这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美国这个社会今天也碰到了危机,这就反思到中国,中国社会体制真的找不到样板,怎么办?只有靠中国人自己来创造。这一点就理解了,经济的体制基本是学来的,社会体制的想学习引进极其困难。我和我的团队最近在清华北边开辟了一块研究场所,做作“清河实验”。在清华北边是清河地区(街道),大概10平方公里、20万人口,那里是城乡接合部。这20万人口也称得上是个小城市规模了,各种各样的社区类型在清河这里都可以找到根据,所以我们在探索、寻找基层社会治理的创新模式,在探索什么是社会体制、什么是社区精神,所以这个确实需要从基层来,不是我们发明的而是老百姓生活中就有的精神,否则没办法做。这是第一点的理解,就是经济好学、社会难学,也学不来,只有自己创造。

  第二,其实我们能够理解中国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是大家读卡尔·波兰尼写的那本书《大转型:我们时代的经济与政治起源》,那本书写得很精彩,告诉大家欧洲也经历了一个大转型,欧洲用了几百年时间,从早年英国开始,将欧洲当年所有转型的人口加在一起,也不过是4亿多人,现在中国是近14亿人,这个转型的意义实在了太大了。欧洲4亿人的转型,大家想想两次世界大战如何发生的,而两次世界大战确实是由欧洲的矛盾引发的,像德国那样的优秀民族,到了魏玛共和国,以为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共和法治体制,却没想到选举出了纳粹党、希特勒,走向了战争,所以,可见转型是极难极难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中国面临太难的事情,近14亿人到底怎么转型,我们所进行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城镇化、是近14亿人的城镇化。目前已经完成现代化转型最大的共同体可以说是美国,也就3亿多人,我们现在的城镇化走得十分艰难,城镇化率号称57%,但是,里面有非常多的水分,是将外来打工六个月以上的也都计算为城市人口了。例如,北京有2400万人口,真正有户籍是1200万,那另外1200万怎么办?没有北京户口,连孩子上学都成问题,中国的转型比卡尔·波兰尼写的转型难度更大。

  我们要理解,任何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传承部分是非常大的。怎么可能都创新?如果都是创新、多数人不适应,大家也不可能接受这些东西。一般来说体制的大部分是传承过来的。当然,我们国家这一百多年来变化速度太快,传承也没有搞清楚究竟应该传那些。中国的现代化大转型特别要理解社会创新的意义,2020年我们要完成全面建成小康,全面小康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建设覆盖比较全面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现在水平比较高的当然是欧洲,水平高也出现了问题,英国也脱欧了,为什么呢?好比一个微信群,发红包的少,全是想抢红包的,没有发红包的,可不最后就不干了。所以可见社会体制建设的难度。社会保障北欧算是做得比较好的,但是北欧的共同体大都很小,邻近的德国算是比较优秀的,德国的人口数虽然不少,东西德合并有8000万,但是如果和中国比,仅14亿人,中国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怎么建?还没有其他地方尝试过如此巨型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建设。从这个角度看,我认为现代化大转型的社会创新意义太重大了。

  第三,从社会理论角度理解社会创新。"三架马车"——政府、市场与社会,我们这个国家政府强大,自古以来,秦以来创造的中央集权,好处是能够统一、车同轨、书同文,我们现在没有欧共体的问题,就是因为中央集权、国家运行集中统一。共产党创造了一个更强大的体制,这一点大家可以读一下黄仁宇、杜赞奇(Prasenjit Duara)等人的书,他们都讲得很清楚,共产党在我们这个民族的几千年文明中第一次创造一个体制,从中央政权到每个基层,共产党创造了一个基层的支部,我们到每个基层都有一个党组织,这在古代也没有创造过。共产党创造这个体制确保了国家动员能力、政府行动能力极其强大,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可是了不得的,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以及最近的雄安新区,这个力度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够做到,这个穿透力太大了。

  但另一方面,我前一段写了一篇文章《主动社会与被动社会》,里面也提到,政府力量过于强大之后就产生了一个缺点——社会太被动了。有一个文件值得一读,习近平总书记主政通过一个非常重要的决议——2013年《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那个文件体现了党中央的全部施政纲领,300多项,具体做什么事呢?现在大家会注意到总书记几乎每个月都开一次会,叫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现在已经开到第三十多次了,全面实施深化改革的战略纲领。在那个纲领里面有一条叫作“激发社会组织活力”,说明中央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社会完全被动,如果完全由党和政府来做是不可能的。所以社会创新是告诉我们,我们需要有社会活力。谁有社会活力呢?我觉得王平就创造了这种社会活力,我们深刻地意识到,我们这个社会其实是社会活力远远没有释放出来,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特点是将近14亿人,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有活力,这个民族可了不得。“社会治理创新”是这个文件的重要内容,文件用很大一部分讲社会治理创新,就是希望能够激发社会活力,文件讲到“激发社会组织活力”,谁是社会组织呢?王平所创造的这个友成就是社会组织。

  再次祝贺王平的友成基金会十周年!希望下一个十年能够继续做出巨大贡献。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钟蕾蕾]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