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徐棻:对主要人物还需着重刻画

2017-06-02 11:50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06-02 11:50:46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编剧徐棻:对主要人物还需着重刻画

  徐棻,国家一级编剧,终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曾任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四川省剧协副主席。其代表作有川剧《王熙凤》《田姐与庄周》《红楼惊梦》《欲海狂潮》《死水微澜》《马克白夫人》《目连之母》;话剧《辛亥潮》、舞剧《远山的花朵》、京剧《千古一人》、历史通俗小说《成都辛亥潮》等。

  曾多次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大奖”“文华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剧协“优秀编剧奖”,“四川文艺终身成就奖”等。

  我在这部戏里的身份有点特殊,除了编剧还兼艺术指导。首先,戏中有的问题一定要回避,就是跟藏族相关的内容,特别是宗教问题绝对要回避。一个很简单的出发点就是,我们台下的观众90%应该是汉族,一定要让汉族人看得懂、让汉族人接受。如果与藏族相关的内容太多,我就没有把握了,因为我也不了解藏族,所以弄不清楚的地方就一定要回避。其次,这部戏要好看,我写的重点是三个人:傻子、卓玛和土司。后来在戏进行了三分之二处加了一个塔娜(卓玛与塔娜由一人兼演)进来,因为这么好的演员演一个配角太可惜了,把这两个合并起来,其实也是为了表现傻子。除了这三人之外,其他的人按戏曲来说就是大龙套和小龙套,有的人是为了让情节继续,有的是让他出个洋相调解一下气氛,不可能在两个小时内把每一个人都刻画好。

  三个人物中,土司是旧制度的代表,必须把他写好,现在觉得土司写得有些大而化之了。土司在我的想象中应该是一个非常狡猾、老谋深算的人,因为他是一个制度的代表。他一直活到现在一定是有招的,不然就不成为那个地方最大的土司。为什么他老喊“傻子你说、傻子你说”,因为他心里有个结,害怕傻子真聪明。他连傻子身边一个聪明的女奴都不能容忍,当 然更不能容忍傻子变聪明。土司这个老奸巨滑的角色,我在他身上落的笔墨粗略、不够细致,导致人物只有一个轮廓。如果观众不是很用心的话,这一角色的特点就不容易发现,所以还需要我再加工。

  我希望戏曲的人物也应该是个性化的,而且是能够继承发展的。过去,传统戏曲的人物是扁平化、类型化的,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提高了,戏曲人物也应该尽量具有个性,同时这一个性应该还是发展的。我心里想的傻子肯定不是假傻、装傻,但他也肯定不是真傻。他因为人的本性本能,所以他是善良的,他的真善美不为社会所容、他也不容社会的假恶丑,所以傻子与他们格格不入。傻子说出来的东西别人认为他是傻的,甚至他的母亲知道他不一定那么傻,所以说叫卓玛不要教他,傻子傻就让他傻。傻子妈心里明白的,倘若傻子聪明了必出事,所以她在老土司面前说“他是个傻子你问他干什么”,其实也是一种掩护。

  所有人都给傻子灌输他是傻子的思想,他也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个傻子。他一开始自卑,然后到种粮食还是种鸦片的时候,因为卓玛已经说了“你不傻”,所以他就试探地说“种粮食”——偏不跟你们说一样,我就认为要种粮食。傻子从自卑跨越到了太自信,而到独自看家时就是叛逆——“我就要当土司,只要我先当了土司你再来杀我都可以”。那股愤怒、那股满腔压抑找不到地方爆发的情绪,就是一种叛逆。这个时候,傻子就完成了他的嬗变,从一个自卑的人转变为一个叛逆的人,最后拿着枪对着哥哥的头。这时候,傻子完成了这个人物的发展。

  卓玛这个人物感觉没有写好,原因在于起点高了,这样她以后的发展过程就不清晰了。她和傻子两个人之间是平等的,二人是如母、如姐、如友。卓玛这一人物塑造应该有一个发展过程,但现在感觉对卓玛的卑微心理描写得不够,她的思想转变展现得不是很清晰。卓玛应该也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是独立的代表,她的个性发展到抗争这一步,也应该分几步,就如同傻子从傻变成完全不傻、战胜了所有人、最后敢于打开寨门一样,也是一步一步发展的。我觉得应该把这两个人的个性发展过程梳理清楚,然后再把土司的老奸巨滑和实际心理状态交代清楚。

  现在的大框架是不可能改了,只能再对细节精雕细刻,从人物的刻画、人物关系、语言的准确性等再进行加工。我不知道我能加工到什么程度,但接下来应该要做这样的努力。在剧本修改之后,然后我们在二度创作的基础上再进行加工,比如音乐或表演技艺上。

  (光明网记者贺梓秋整理)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