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丧萌”的陈俊生为何比“成功精英”贺涵更圈粉

2017-07-31 10:04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07-31 10:04:4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佘宗明

  《我的前半生》播完了,作为话题制造机,这部剧拯救了太多娱乐、情感、职场类自媒体的选题荒。剧中靳东饰演的男主贺涵、雷佳音扮演的男二陈俊生,也都成为话题担当。

“丧萌”的陈俊生为何比“成功精英”贺涵更圈粉

  雷佳音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饰演女主角子君的前夫陈俊生,被网友称作“前夫哥”。

  全剧播完,有个耐人寻味的景象就是:比起好为人师、“导师力”MAX的贺涵,在感情上犯过错的陈俊生的“圈粉”能力明显更足。以至于演员雷佳音被冠以“前夫哥”之名,人气扶摇直上,在《绣春刀》中出色表演的加持下,也频上热搜榜。

  “前夫哥”陈俊生为何比“成功精英”贺涵更能圈粉?

  解码的关键词,就在于两个字:“丧”和“萌”。

  “丧即正义”

  从“葛优躺”“熊猫瘫”到“丧界网红”马男波杰克和佩佩蛙,从“丧歌天后”拉娜的哀怨吟唱到网络神曲《感觉身体被掏空》,从日本UCC咖啡的负能量营销“大人的腹黑语录”到“小确丧”和各种毒鸡汤……丧文化对当下社会的“入侵”是多方位的。

  它常与“废柴”“垮掉”“身体被掏空”“什么都不想干”“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等基调颓丧的语汇联系在一块;表达的“绝望”,可能与真正的绝望无关,只是没具体来由的、漫无目的的消极意绪的指代。

  “丧”其实是审美疲劳下对“正能量”的解构,是躲避崇高的贱格化表达。很多人将其作为高强度竞争和快节奏生活中的“延缓行动策略”、丰满理想与骨感现实的矛盾间的暂时认输式妥协,以一种从吐槽败退到无力吐槽的颓废姿态对现实中的无奈、无趣、无感进行迂回抵御。

  它接续了那种自黑自嘲的风气,也为很多人构筑了龟壳般的自我保护屏障。正如电影《幸福59厘米之小马》中罗永浩想点个小杯咖啡却被服务员告知“对不起先生,我们只有中杯、大杯和特大杯”时,沟通无效后自扇耳光那样——与其被你这么辱没智商,不如我自己打脸。

  那些毒鸡汤,则为“丧得理直气壮”提供了理论凭据。毒鸡汤祖师爷王尔德更是为丧文化各种代言:“努力不过是无事可做的人的避难所”“只有浅薄的人才了解自己”“死亡和庸俗是十九世纪仅有的无法用巧辩逃避的东西”……鸡汤贩卖的廉价希望总被现实一拳KO,那就用弥漫着“丧”味的毒鸡汤“杀死”腻口鸡汤好了。

“丧萌”的陈俊生为何比“成功精英”贺涵更圈粉

动画《马男杰克波》中充满了“毒鸡汤”

  而陈俊生就很有“丧”的特质:他说话温吞,经常沮丧,表情基本跟乐天、亢奋绝缘,经常是一副身心俱疲、满是倦态的样子。虽然他在职场仍是个进取者,但对待感情问题却总是逃避,够怂够软。平常连对罗子君发脾气的冲动都很少,离婚时更是自己眼圈通红,满满的“丧感”。就如豆瓣上有网友形容他的生活就是“工作好累好累好累,家庭好烦好烦好烦,人生好丧好丧好丧”。

  这么个“丧”得我见犹怜的人,在丧文化极具群众基础的时下,自然也能化“丧感”为魅力,用那股丧的气质攒粉无数。

  萌已成“审美正确”

  陈俊生不但丧,还萌。而萌也是圈粉层面的“核弹”。

  现在流行很多种“萌”法,呆萌、蠢萌、傻萌、丑萌、贱萌、软萌、反差萌……萌已成cute的升级版。无论是朋友圈秀晒炫时的嘟嘴卖萌,还是“小萝莉(正太)”“怪蜀黍”“宝宝”“萌萌哒”等带有萌属性的流行网络语,还有颜文字、头上长草、Emoji等萌物,都见证了根植于ACG里的萌文化在大众文化空间里的攻城略地。

  卖萌跟装嫩扮可爱通常是“同款”,“卡哇伊”算是其系统默认的“出厂设置”。所以卖萌其实也是类孩童行为,其衍生特质也是自我低龄化乃至幼稚化。这也契合奥地利动物学家康拉德•洛伦茨提出的“幼体滞留”观点:喜欢一切有幼体特征(大眼睛、大头)的东西,是人的天性,幼童的可爱特质能够引发成人的养育之心,这是生物学上的演化性适应。所以人为什么有护犊爱幼之心、为什么喜爱萌物,也就不难解释。

  抹着“拽酷萌”粉底的“后喻文化”在网络上安营扎寨,让阿狸、小黄人、胡巴们等表情包主角或卡通形象,轻易地俘获了无数拥趸。

  但当“萌”在公众审美中被扶正后,它的意涵也有了扩充:从卡通化变成了呆。很多原本自带萌感的宠物被“萌一脸”的追捧加冕后,那些跟宠物长相或表情神雷同或神同步的人,比如憨、呆、二、大头、包子脸等,也会自带萌点。这也是“呆到深处自然萌”的由来。

  在《疯狂动物园》里,那个眼睛睁不开、说话慢出天际的树懒,就承担了大部分的萌点。要搁在针砭现实的正喻话语下,作为公务员的它这么温吞,这可不就是讽刺工作低效嘛!但在“帅诚可贵,萌价更高”的“审美正确”观念下,一句“萌翻了”,才是正确解读姿势。

  《我的前半生》里,陈俊生的微胖脸型、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线、笑起来又智商不高的模样、说话慢半拍,都对“萌”做了教科书级的阐释。网上有些迷弟迷妹将其“可怜巴巴”的表情包与近来很火的丧猫对照,结果高度相似。也因如此,尽管他出轨离婚,在公众印象中仍以“人畜无害”的萌样洗了白。

“丧萌”的陈俊生为何比“成功精英”贺涵更圈粉

网友为陈俊生制作的丧萌表情包

  而他在剧中的人设也并非滥爱、无担当的人,为离婚纠结、护前妻等,也在萌之外再添了形象分。或许正因如此,陈道明也说,陈俊生是该剧写得最好的一个角色。即便是三观极正的观众,对这位所谓的“渣男”都恨不起来。

  “丧”和“萌”都是圈粉大杀器,所以“丧萌”的陈俊生想不被粉都不正常。相形之下,俨然是从《欢乐颂》的老谭切换过来的、形象臻于完美的贺涵,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成功学导师”附体的职场精英范儿,在“高大全”人设因不接地气而遭埋汰的今天,只能是越看越腻:嗯,你们活在时代杂志和胡润富豪榜上就行了,干嘛要用那端着的姿态考验咱们的耐心?

  这两个形象遭遇的风评倒挂背后,反映的恰是被互联网调教的大众审美口味与评价视角的流变:比起看一个成功人士摆谱,大家更愿意看到一个Loser在那“葛优瘫”。毕竟前者是悬浮的,后者很多时候才是生活的真相。(佘宗明)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