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频道> 正文

美术创作中军人形象的符号隐喻

2017-08-08 10: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8-08 10:06:09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美术创作中军人形象的符号隐喻

    海上训练系列(油画) 170×110厘米×3   张富坤

  曹筝琪娜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军事从来就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大事,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其影响。翻开艺术史我们不难发现,大量的美术作品都在讲述着战争与和平,英雄与生命的主题。近代中国深受战争荼毒,无论是战时的美术宣传还是战后的主题创作,都涌现了许多表现军事内容的美术作品,不少作品甚至成了那个时代美术史的标杆。这些作品影响深远,直到今天,当人们谈起军事主题的美术作品时,大量的讨论和创作还是会集中在以近代战争和英雄形象为主题对象的创作上。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军人是有两种状态的——战争和战备。军事主题的美术创作除了浓墨重彩地书写战争历史,还可以并且应当反映当下和平时期的军人风貌。

  我们也可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把着眼点放在当代军队和军人的形象塑造上,用艺术作品去反映部队的当下状态,展现新时期官兵的鲜活形象。目前美术创作中中国当代军人的形象是怎么样的?我认为,大致有英雄气息、红色基因、时代风貌、生命温度几个文化性隐喻,这些特质也正是当代中国军人的精神特质。

  文化符号意义上的“军人”,天然地与战争、国家和热血等相关想象联系在一起,中国军人作为维护世界和平的一支重要力量,是英勇善战、敢于亮剑的,他们的英雄风姿应该不输于任何历史时期的军人。以塑造当代军人为着眼点的美术作品,大部分也都能让人感受到强烈的“英雄气息”。比如甘庭俭的《昼与夜,军之魂!》、邝明惠的《守望》、谷晓艳的《忠》就借助于当代军人正面、阳刚、青春、勇敢的形象和现代化的武器装备传递出光荣与尊严的审美价值,这种价值是人类关于“崇高”的审美共情,是最容易激荡起观众强烈审美感受的文化隐喻。

  中国军队是一支在血的战争里、在党的指挥下、在人民的拥护中建立起来的武装力量,“红色基因”深深地刻在这支队伍的骨血里。对党和人民的忠诚、纯洁、可靠,是这支军队与世界上其他军队的显著区别。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很多艺术家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表现军民关系上,李青稞的《天际》、刘海涛的《洪峰过境》、李青和李恒的《人民的重托》、侯根源的《冰雪记事》描绘着面对自然灾害时当代军人所展现出的那种爱党爱民、无私奉献的精神。而范澍宁的《舞者》、邓光源的《乡音》则将军民鱼水情融汇在作品中,洋溢着时代的光明与国家的凝聚力。在这些美术作品塑造的当代军人的形象中,正是因为同时暗含了红色基因的文化隐喻,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有传承力量的道德、骨气和温度。

  当代中国军人与革命先辈既是血脉相连的,又是有隔代差异的,他们年轻、活力、有着浓烈的“时代风貌”。在塑造当代军人形象的时候,避免空乏的政治说教,把时代性特质融于形象,是这类创作能脱颖而出的保证。王民平的《金孔雀》、简沥郦的《新兵小杨》,把年轻官兵的日常风貌刻画出来,无论是烈士余旭还是普通的士兵,当观众通过作品去认识这些和自己处于同一时代的军人时,能更亲切地体会到艺术家所希望传达的当代军魂。

  时代性之上,当代军事题材的美术创作中也更加注意对个体生命的表述,只有充满细节的、散发着“生命温度”的作品,才能与观众达到更深层次的沟通,才能让作品具有感召力和灵魂性。比如张富坤的《海上训练》系列,通过对海军官兵不同状态的日常细节刻画,让人感受到年轻生命的魅力与精神。刘萍的《家信》、甘露的《飒爽英姿·蓝天娇子——余旭》将女兵的坚韧与柔美展现在画面上,这些作品充满生活气息的符号特质,使观者自觉地以更立体、完整的角度去思考个体军人和个体军人所代表的军人群体。

  美术创作需要很强的个性,迫使艺术家在创作中必须有自己的观察、思考和表达。这种个性的表达,不仅要从个人的风格与手法上去展现,也需要从观看的角度和方式上去发掘。英雄气息、红色基因、时代风貌、生命温度这几个当代军人形象的符号隐喻,是我们构思和解读这类作品的钥匙,这些文化隐喻让我们在美术作品中能体会到一种价值目标,也是艺术家对军人、国家、民族的未来想象。

  (作者为成都画院艺术评论员)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