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哲:文学需要理想,创作带着信念

2017-08-11 12:04 来源:中国“网络文学+”大会 
2017-08-11 12:04:27来源: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董哲,第一代网络写手、著名编剧,北门影视文化创意工作室创始人,也是铁血网站读书频道的功勋作家。

  20号那天,好在提前有约,终与董哲老师见面、坐到了一起。可能是他随性的着装与性格给了现场一个氛围基调吧,之后我们与这位大神之间的对话,竟如此轻松惬意,甚至于说是享受也不为过。董哲老师的语速不快,面对提问总是娓娓道来,给人一种听评书的感觉,赏心悦耳。

  12岁的时候,董哲就开始写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作为中国网络文学第一代写手,他见证了网络文学这些年的发展和变化。当追问起与网络文学的渊源时,他回忆道:“当时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胡乱写一些东西,包括童话、小故事,题材有科幻的,也有一些类似武侠这种。在上大学之前写作已经形成一种习惯。在大学毕业之前那段时间,主要是想在网上找到一个能够比较集中地看小说的地方。”

  “那会儿我比较喜欢看军事题材的小说,特别是未来战争一类的,一开始找到了一个个人网页叫青橄榄,主人是清华大学的一个在校生,叫蒋磊,也就是现在铁血网的创始人。他也同样是因为喜欢看军事小说,所以把链接都集中到了一个网页上,看起来方便,我们这群人也因此经常。一来二去就在这个网页上又弄了一个BBS,叫论坛,现在叫社区。这群人就开始在社区里讨论当时很知名的军文作品,包括早期的《台风今晚登陆》《从春秋走向战国》这类作品。”

  “后来网页升级为网站,标识是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大家便聚拢在这。我记得当时追的一部小说叫《共和国之辉》,是大米稀饭写的。这个人现在是上海陆金所的一个高级分析师,做金融。当时因为追这部小说,我就在铁血上注册了ID,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从2002年5月份开始,突然间觉得光追小说没意思了,便开始在BBS上去发自己的小说,那是我的第一部网络作品。”

  “一开始读者很少,基本上是朋友、同学。后来在网上开始写,由点对点变成点对面之后,陆续受到一些读者的欢迎,开始追这本书,你会很有成就感,给你很大的动力把这部作品坚持下去。”

  从正式转职为网络写手的那一刻至今,15年时间匆匆而过,从打江山到守江山,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董哲自己才会清楚,对于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他记忆犹新:“网文作者很不容易,编辑也很不易,我既做过作者,也做过编辑和管理工作,所以就比较清楚这点。现在,网络读书相对比较成熟了,很多规范比较完善。但在15年前,网络文学才刚刚上路,对于作者而言什么都没有,对于编辑而言也是什么都没有。我的第一部网络作品最终落在铁血,和当时负责小说板块的版主关系很大。他的铁血ID叫98红茶,一个不拿工资的兼职负责人。当时的我没有版权意识,在两个网站同时发文,发了几章之后,他就找到我,说希望我能够在铁血驻站,独家发布作品。”

  “我当时很不理解,我说互联网精神不就是共享吗?共享的话,这边也发,那边也发,对我来说,我喜欢这边看看读者的评论,那边看看读者的评论。当时他就很苦口婆心来劝我说,你在这边来发,对你作品未来的影响力和传播有什么样的好处,同时给我描述在铁血网站,当时已经叫铁血,但是还没有改LOGO,这个网站聚拢了什么样的读者,而您的小说从题材到创作风格,到未来的发展前景和读者之间应该有什么样的互动关系。”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网站的负责人,就选择了在铁血驻站,春秋那边就不再发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是网站一个兼职的编辑,没有工资,也不拿钱,没有任何利益,原先也是在这个网站上看小说,后来他觉得有这么多作者读者在这,就主动参与管理工作,付出时间和精力。像98红茶这样的第一代网络文学编辑们,大多数在整个互联网文学发展的浪潮中,是没有享受到红利的,他们纯属义务、纯属爱好、纯属热情。他们是非常可敬的,这是我进入这个行业一路走来记忆比较深刻的一件事。”

  “谢谢读者粉丝们。当初如果没有喜欢在网上看书的读者,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下来。第一代也好,第二代也好,在完全没有利益刺激,没有物质保障的那个时代,没有一个人能够走过来。即便说现在回过头去看,有相当一批人倒在这个过程中。但是有相当一部分靠着读者和粉丝的支持走过了那个艰难的时期,迎来了互联网文学的春天,我们等到了曙光的出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这些粉丝,没有这些读者,就没有互联网文学的今天,也没有互联网文学创作者的今天。所以我觉得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基础,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除了网络文学作家以外,董哲的另一身份是著名编剧,历史上那点儿事,让他给你怎么讲都行。他是一个有心人,能记住自己愿意记住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瞬间:“我算是第一代网文写手,2001年底、2002年初开始写小说,实际上在2008年以后在网上发表作品的频率基本上是以几何级数降低了,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和其他的工作。我集中在互联网上写作的时候前后大概是七、八年的时间,我经历了网络文学从第一代写手到第二代、第三代的变迁。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在网上写东西的,主要写现实文学传统领域中很少有人涉及的领域,比如未来战争,比如军事幻想的题材。因为在传统文学作品中很少出现,而很多读者对这块的东西有很大的期许,想看这类的东西。比如国外是有的,比如《明斯克号出击》,那是日本写的一部未来军文的作品。”

  “还有一些是我们国内自己的作者写了,通过很原始的手段开始在网上传播,像《台风今晚登陆》,是写东南亚的局部战争,包括桥梁的《末日之门》,描写南海战争的。这些作品算零代次的网络军文。我当时开始写是因为有了相对比较稳定的互联网平台,有一些当时比较著名的书站,像幻剑书盟、榕树下、铁血等比较稳定的书站,我们在这些书站驻站开始发表作品。当时规模也并不是很大。因为所有的网络写手在网络上发布小说是没有受益的,当时VIP收费阅读的模式还没有出来,大家在网上是免费发表自己的小说,所有的成本都是自己来承担的,也没有收益,纯属我写的东西能够有更多的人来看了,能够有更多的人来讨论了,夸我的也好,骂我的也好,看了都开心。总之是有人在看,比我自己闷着头写完以后给自己看,或者只给亲戚朋友看,比起这个已经好得太多了。所以第一代网文写手基本上在那个时期开始文学创作的。”

  “第二代或者说网络文学第二次浪潮是从2003年起点中文开始,他们创立了VIP收费模式。其实在他之前也有最早吃螃蟹的,叫名扬品书网,可能没有做过书站,网络文学这个行业的人可能不太清楚这个网站,后续的一些网络写手也不太了解这个网站。真正收费阅读这种模式最早吃螃蟹的是它,它很不幸地死在沙滩上。再后来起点中文把VIP阅读模式创立起来,并且发展起来之后,互联网线上文学迎来了第二次浪潮。这次浪潮是比较迅猛的,因为大家能够看到利益了,未来我们是有可能把它作为一生的职业或者追求去坚持下去。所以我们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网络文学的春天才真正到来。”

  “2005年11月15日,当时铁血主办了一次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的对话,算是高峰论坛吧,在翠宫饭店。那次大会是我策划的,当时我们邀请了北村、慕容雪村,还有包括文学批评家叫朱大可,还有第六代导演王超,一些知名的线下创作者。讨论的就是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谁的生命力更久远,谁能走得更远,谁的生命力更长远。当时慕容雪村就在会上提出一个理论叫文学死亡论,雪村老师认为文学正在死亡。其实我们说现在反过头来理解,当时他提出这个理念就是传统文学的模式正在逐渐走向消亡。那会儿讨论的时候,大家还认为互联网文学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下里巴人的草根文学。”

  “走过这十几年之后,回过头去看,我觉得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之间其实是有着比较大的区别。打个比方,传统文学的创作模式好比是农耕文明,但是现在正在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文学发展模式好比是工业文明。两个不同的时代,两种建构在完全不同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基础之上的两种文学艺术的创作模式,它的规模,它的社会效应,以及传播方式都有着本质的不同。所以说互联网文学这些年发展得怎么样,我觉得这个话题太大了,我没有资格讲究竟这些年发展得好还是不错。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跟传统文学的创作模式相比较,互联网文学的创作模式更具活力,更具前瞻性,更具可持续性,很多模式相对可复制,而且能够聚拢的人力资源,能够聚拢的生产资源更为集中,更广泛,更多元。”

  在董哲看来,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召开,实际上就是表明互联网文学在十几年之后已经登堂入室,已经走到历史舞台的中央,正如他所说:“大好事,当年我们在开始写网文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这艘船才刚刚起锚,刚刚扬帆启航,未来无论是风波险恶,还是一帆风顺,一定要坚信阳光就在风平浪静的那一天出现。”

  对于中国网络文学的未来,董哲充满信心,他希望整个互联网文学创作和传播的工业规格能够快速提升,其工业模式能够不断优化,互联网传播特质和文学创作特质之间的结合和平衡能够做得越来越科学、高效。结合工作本身,他还给自己定下了“小目标”:“我希望能够在近期开展一项培训工作,这个培训工作专门针对互联网写手群体,对这些具有极大的创作热情和创作才华的网络写手,进行影视编剧方面的专业性培训。换句话说,让大家知道怎么写剧本,让大家了解影视行业是怎样的现状,怎样的规则,怎样的情况,希望未来我们能从互联网走到影视行业中的写手和作家越来越多,而不仅仅是几个大神。这样互联网文学和影视创作这两个产业之间才能真正实现有效的对接和落地。”

  作为一位由互联网文学起家,落地深根于影视行业的前辈。董哲对两个产业,两个行业的了解相对来讲比别人要更深入一些。他身为创作者、创业者和管理者,愿为行业致力尽心:“能让更多的网络写手以更接地气的方式在影视行业中落地、生根、发芽,能够从互联网平台上把更多的创作者成功地引入到影视这个传统行业中来,这算是我的使命之一。”

  董哲最后强调到,文学本身是需要理想的,即便互联网让传统的创作方式具备了更多的工业生产的色彩和特质,但其内核没变,创作本身依然是带着个人的理想和信念,打着个人风格和个人追求的标签。所以,他想对有志于走这条路的新人们说的是:“一定要先确认你是不是真的爱它,就像你是不是真的爱你的爱人,只有真爱才能走到最后,只有真正出于内心对写作这件事情本身的热爱,你才能从最艰难的时期坚持过来,走过来。”

  注:原标题为《第一代网络写手董哲忆网文那点事儿》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