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求精的脚步不能停下 _要闻 _光明网


艺术求精的脚步不能停下

2017-10-30 17:55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7-10-30 17:55:54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艺术求精的脚步不能停下

  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王勇:

  尊敬的季国平书记、各位领导,成都川剧院的主创人员,还有我们的观众代表以及媒体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滚动资助项目川剧《尘埃落定》二改研讨会。借此机会,我代表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也代表管理中心主任韩子勇,向参加项目指导的各位领导、各位艺术家、各位朋友,向四川省文化厅、成都市文广新局的大力支持,还有媒体朋友们的热切关注,表示诚挚的感谢。此次,我特别请到成都川剧院的雷音院长,代表我和我们的专家,向今天未到场的著名编剧徐棻女士表示崇高的敬意和亲切的慰问。徐老师在排戏当中不幸受伤未能来到现场。她已经80多岁高龄了,但是为了这部戏,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请雷音院长一定表达我们的慰问。

  4月14日,我们在管理中心召开了2017年度滚动资助项目的动员会。蔡武理事长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着重阐释了实施滚动资助项目的重要意义,说明了滚动资助项目的实施工作方案,并提出了要求。组织滚动资助项目实施“两改两演”,其中,“二改”,就是根据“一演”情况,结合专家意见,并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再次组织加工修改提高,接受社会监督和群众检验。

  5月25至26日,我们在北京召开了川剧《尘埃落定》的专家研讨会,邀请了包括编剧、导演、作曲、舞美设计、项目管理等方面的专家,大家秉承精益求精的态度以及更上一层楼的理念,围绕作品进行的内容、形式、优点以及不足探讨。我印象很深,当时参加的一改研讨会上,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原主任李春喜先生指出,傻子的分量之重,决定了对这一角色的认识。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刘玉琴女士认为,傻子看起来傻,但是也有清醒的时候,他傻里傻气的举动,和人性本知是对立的,这一点在前半部分表现得非常清楚;但在后半部分,傻子作为土司带领打仗、留守关寨与特派员对抗、打开寨门迎接红汉人时好像完全清醒了,他身上的傻气中断了,如何让傻子的气质形象贯穿全剧、实现统一还需要考虑。吉林省作协副主席孙喜军先生则认为,傻子“傻”的状态没有完全树立清楚,是自闭症、不按牌理出牌还是大智若愚?西南民族大学藏学院德吉草教授也指出了剧中在表现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时需要注意的几个地方,包括藏人的说话方式,说得很细。中国文化报副总编徐涟女士认为,这部戏修改的关键在于傻子心灵深处的思想根源,她认为傻子的傻是不谙人事,不傻则是因为众生平等的佛教思想;他的行为不被周围人认可,却符合历史与人性的潮流,但是目前在剧中看不到中心思想,使人物看起来是装傻甚至狡猾,削弱了人物的真实性,更影响了全剧的深刻性,也让傻子选择打开官寨寨迎接红汉人的行为显得苍白无力。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院原院长黄在敏也指出了剧中几处可以改的地方,比如罂粟花的那一场戏,认为这场戏的转折缺乏层次,傻子为什么看到罂粟花感到害怕,为什么在对罂粟花的恐惧中,卓玛对傻子产生了诱惑,中间的过渡在什么地方,等等。

  这是对上次专家研讨会观点的一个简单梳理,上次有十余位专家参会并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今天是上次的延续,还有六位是参加过两次研讨会的,这是我们有意的安排,因为参加两次研讨会的人就知道改前和改后的区别和对比。

  今天,我们请到了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季国平先生;还有四川人民艺术剧院的艺术总监李亭老师,她也是著名的话剧编剧;还有四川音乐学院的林戈尔院长,这是著名的作曲家;还有四川省剧目工作室的丁宁主任,四川剧协的刘宁副主席……我们每次都要求基金活动部在选择专家时尽可能覆盖各个方面。尽管这是一个川剧、是一个戏曲,但我也希望把音乐的作曲家、杂技剧的导演,甚至不同领域的专家请到一起,实际上是为了让不同的艺术思想有碰撞,艺术有它的内在联系,而不能做成圈子文化。

  昨天晚上7点半,我们在西南剧场进行了《尘埃落定》的首演。7点钟开始,专门对整场演出的台上台下、台前台后进行了直播,有将近40万网友观看,与现场的几百位观众一起观看这部剧的首演。雷音院长也发了很多调查问卷。“一改一演”“二改二演”,实际上就是让项目主体更多的接受群众和观众的检验。

  一台戏就像一篇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尘埃落定》这部戏大概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有的从卓玛的角度写,有的从土司的角度写,也有的从大少爷的角度写,但最后还是落在傻子身上,这是这部作品的文学价值的灵魂所在。不光有川剧演,广东的汉剧等剧种也演过。我们的川剧《尘埃落定》也真的是“十年磨一剑”,在国家艺术基金也得到了三四年的磨炼,这本身也是国家基金按照艺术规律制定的一种方式。

  “搞戏就是七搞七搞、没完没了”“写戏就像‘掘地三尺必有水’”……在切入角度、主题开掘,或文本的提炼上,这部戏也经过了十几年的不断求索,最后找到一个最佳的表达方式。滚动资助项目的加工提高,不是要求把戏推倒重来,更多的是聚焦作品的一字一句、斟酌表演的一板一眼。我希望项目主体要树立信心,追究卓越。

  一部好的作品就是,一要引人入胜,二要动人心弦,三要发人深省。实际上也是我们经常用的“三精”——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只有制作精良了才能引人入胜,只有艺术精湛了才能动人心弦,只有思想精深了才能发人深省。我希望项目主体也要树立工匠精神,要多听群众的意见,在改中演,在演中改。

  今天的会上,四川省文化厅窦厅长也在,我特别希望窦厅长能够代表省文化厅对我们整个项目加强指导,提供支持和帮助,对项目反复论证,给予指导、鼓励和支持。大型剧滚动资助项目从155部作品中选出10部,其中有2部来自四川,还有一部是民族舞剧《家》,21号在陕西西安演出。

  昨天晚上我和大家一起观看了《尘埃落定》的首演,颇有感触,在此也简单地提出几个问题。

  《尘埃落定》这部戏,实际上“尘埃”两个字是特别重要的。它是以宗教作为大背景的故事,也是历史大变革时期的故事。昨天有幸看到一篇美文,叫《一粒尘埃落定舞台》,用了四个通感的语言,分别是听、看、嗅、品,抓住了最核心的“尘埃”这个词。我们这部戏在“尘埃”这个问题上是否抓住了阿来先生最本质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另外,一招一式、一颦一笑、一板一眼等细节,在演出时还是发现一些地方需要斟琢。比如,当复仇人第一次站在傻子背后时,傻子突然说:“我有罪”;复仇人说“你有罪”,然后转身就消失了——这是否准确,或者是否还缺什么东西,因为这部作品太庞大了。

  上次研讨会说到佛教思想,我认为这部作品不要回避佛教思想。我觉得佛教思想完全可以出现,而且佛教思想和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的水乳交融的思想是一致的,与人民群众并不冲突,但是我们要找到最好的表达的点。

  最后,我要提几点要求:第一,坚持正确的文艺方向,把追求真善美作为文艺创作永恒的价值,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作为文艺创作的使命,把实现中国梦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把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作为文艺创作的重要内容。讲品味、重艺德、树新风,为社会主义弘扬正气、向社会传播正能量。

  第二,牢固树立为民情怀。《尘埃落定》讲述的是藏族故事,以土司制度的灭亡和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为线索展开的。我们的艺术创作生产也应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把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创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者和评判者,请专家和群众坐下来,出主意、想办法、挑毛病、提建议,做好互动,进一步打磨、提升剧目的整体品质。

  第三,不忘初心,精耕细作。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就是鼓励和支持项目主体对剧目不断打磨、提升、修改,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伴随着否定之否定,伴随着调改的阵痛,但这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提高过程。如果闯过这个关口,就可能浴火重生、再创辉煌。希望大家戒骄戒躁,只有对精品有着执着的追求和坚持,只要有精益求精和创新的工匠精神,才能打造出经典之作。

  舞台艺术是没有止境的。与电影艺术不同,电影是一次艺术,拍完了就是拍完了,但舞台艺术的魅力在于,每次演出中都有新的感悟。这次二改也是中期监督,接下来是再一次修改之后的正式演出,实际上也是滚动资助项目的结项了,但我们的创作脚步仍然不能停下。

  (光明网记者贺梓秋整理)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