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现“美女好友”陷阱,社交平台骗局防不胜防!

2018-01-02 13:21 来源:光明网 李政葳
2018-01-02 13:21:16来源:光明网作者:李政葳责任编辑:陈畅

   光明网记者 李政葳

  微信诈骗又有了新花样。近日,有媒体报道,不法分子低价从新三板挂牌企业受让股份后,诱骗投资者高价买入这些新三板股,并且冒充“美女、帅哥”业务员利用微信或相亲网站,通过添加投资者为好友,经过长时间的“感情培养”后,一步步将投资者带入预先设好的陷阱里。

   “利用附近人功能交友诈骗”“打着网络兼职的旗号诈骗”“朋友圈或社交群诈骗”……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新型诈骗方式开始显现,微信、QQ、陌陌等网络社交平台上诈骗案件频发,花样可谓层出不穷。

微信现“美女好友”陷阱,社交平台骗局防不胜防!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乱象】

   “高仿号”等社交平台骗局让用户防不胜防

  有的被要求替国外好友买机票,有的被要求垫付行李托运费。最近,全国多地网友频频遭遇“高仿号”的私信诈骗,犯罪分子搜集并研究目标受害者的社交习惯等信息,伪造真假难辨的高仿号,实施精准诈骗,上当受骗的用户不免出现财产损失。“angeldaby”“林更斩”。除了网友们中招外,一些明星也常常被这些“高仿号”蒙蔽。

  不仅如此,一些网络诈骗的黑手也瞄向社交网络平台的留学生。欧美国家留学生常用的社交软件是Facebook、Twitter等,而这其中就潜藏着许多网络骗子,同样进行身份的伪装,利用受害者的猎奇心理趁机骗取钱财。

   “网络诈骗犯罪是在信息网络时代出现的新形式诈骗,是一种有别与普通诈骗的高科技犯罪。”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吴沈括表示,微信、QQ、陌陌等社交网络平台由于拥有大量的用户基数和比较可见的社交关系,逐渐成为不法分子实施网络诈骗的首选平台。

  不断发展、迭代的新技术也成了不法分子诈骗的工具。有媒体报道,一些黑客拖库后完善社工库(泄露账号密码的数据库),再利用数据技术对社工库进一步分析,甚至通过木马分析一些用户在网络社交平台聊天的内容,寻找有价值的目标和相对更信任的关系网络,等到时机成熟再去实施诈骗。

   【焦点】

   ●网络社交平台针对诈骗等非法活动负有哪些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网络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吴沈括说。

  另外,吴沈括还提到,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在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开发合法性的基础上,如果使用人利用其进行违法行为,就看你们是否知情,是否尽到注意义务,并采取措施避免。

   “有时候开发者不知道用户在利用系统违法,也会承担责任。这就得看是不是在你的技术监督、管控范围内,如果管不到的、无法预测的、更不知情的,网络服提供者免责。”吴沈括说。

   “从经济学角度看,政府监管部门、网络平台和平台使用者都有责任。”在浙江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文雁兵看来,网络社交平台在某种意义上是准公共物品或者俱乐部产品,政府监管部门公共物品(准公共物品或俱乐部产品)的提供方之一,尤其是负有第三方监督管理责任;网络平台是供给方,使用者是需求方,出现诈骗等问题显然是网络交友这个市场上供给方、需求方和监督方共同的责任。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社交平台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负有相应的网络安全管理义务和提醒义务等法定的义务,主要是协助执法、内容信息监管、用户数据保护等。”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孙道萃说。

微信现“美女好友”陷阱,社交平台骗局防不胜防!

   (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络社交平台是否有监管和提醒的义务?

   “社交平台有监管和提醒义务。”吴沈括说,《刑法》第286条之一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的行为,具有“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 等情形的将构成犯罪。

  在网络平台的环境下,仅仅依靠执法部门、政府机构的监管远远不够。“但困难在于这个义务的法律边界在哪?”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程华表示,目前法规法律尚不健全的情况下,平台在可能的范围内,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需要设置专门的人员、机构,对平台上的动态进行追踪、分析,提出相应的对策。

  除了网络诈骗等非法活动陡增,社交网络平台成为诈骗犯罪温床外,还出现了社交媒体上瘾问题,导致人们在关注社交媒体的同时学习和工作效率下降,出现强迫症、多动症、社交恐惧症、抑郁症等现象。因此,文雁兵认为,由于网络交友平台涉及个人隐私和运营平台利益,一方面,应当充分尊重个人意愿和企业行为,另一方面,对相关企业必须进行相当程度的监管和要求平台企业对使用者进行最大限度的提醒,对于个人聊天过程中涉及的敏感信息和话题(如转账、约会等)进行技术性干预(如提示、警告),可以借鉴西方的“举证责任倒置”机制倒逼企业做好技术性干预。

   【整治】

   追责不是目的也不是最好方式,积极预防才是治本之策

  近年来,监管部门相继出台法律法规。比如,2016年9月六部门联合发布《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9月中国银监会、公安部印发《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案件冻结资金返还若干规定》,9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网络安全法》。尤其在《网络安全法》中,特别增加了惩治网络诈骗的有关规定,政府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网络平台诈骗等各类非法活动的治理。

  在吴沈括看来,我国对其的立法缺失及其配套设施依然存在诸多问题,使得司法实践中定罪量刑难以操作,不利于网络诈骗的控制与预防。为此,有必要对网络诈骗犯罪进行认真分析研究,找出防范和打击网络诈骗犯罪的对策;有必要从立法完善、执法改善、技术加强、社会各方协调等方面构建网络诈骗的预防体系,以便更好地预防网络诈骗。

   “监管部门始终承担主导责任。”孙道萃表示,《网络安全法》已经确立了“强监管”的立场,但在实践中,如何强化执法力度,提高执法效果是难点。对于网络平台诈骗犯罪而言,针对网络平台的监管是中心,应当依据《网络安全法》等规定,加强执法频次和力度,严格执法,以从严为政策导向。

   “追究责任不是目的,也不是最好的方式,积极预防才是治本之策。”在孙道萃看来,有效防止新型网络平台诈骗,需要多方参与,协同治理,形成立体的治理结构。国家监管体系的建立健全是压制网络诈骗的主导力量,网络服务运营商与服务提供商的合规管理是切断网络诈骗链条的主体力量与常态机制,民众参与是隔离网络诈骗末端的最有效措施。

   “平台要既要从技术手段上,也要想从人员设置上,加强对网络诈骗的防范。”程华坦言,从诈骗案件看,第一个特点是,网络诈骗行为往往是批量的、有共同特征的;第二个特点是诈骗方式的变化很快。因此,平台在技术和人员上都要进行相应的专门投入。

  普通大众如何预防风险?“个人信息保护是关键。”吴沈括认为,面对如此猖獗的网络诈骗,普通公民应该提高自身的安全意识,要多了解和关注网络诈骗手段,对于刷信誉、刷好评等这类本身就不合法的工作,一定不能抱着侥幸心理。

  孙道萃也提醒,对于使用者,预防网络平台诈骗行为,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杜绝贪小便宜的心理,杜绝侥幸心理,天上不会掉馅饼;二是提高警惕性,在实施商业性、支付性或处分性等涉及人身安全、财产安全等行为要三思而后行。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