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8-02-08 15:04 来源:光明网 
2018-02-08 15:04:37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黄怡佳(武汉市十一中)

  我生活在偏僻的小山村里,家里很贫困但又很充实,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充实的。在哥哥姐姐的关爱下,我终日沐浴在大自然的温暖中,不知"穷"是何滋味。我每日起床后就是玩耍的时间,每到这时,我就会带着阿福去家附近的草地玩耍。每次玩到一身黑泥回到家,总是免不了母亲一顿臭骂。阿福是我家养的一只猪,我家一共有三头猪,我每天都会给他们喂食,每次阿福吃饱后都会在栅栏边看着我叫两声,所以我也最喜欢阿福。和往常一样,今天我又带着阿福来到这片草地。我在前面跑,阿福在后面追,我们欢快地玩耍嬉戏,笑声和叫声交织萦绕。跑不动了,便一屁股坐下,呼呼地喘着气。阿福便也躺到我身边,静静地看着我。他的眼里只有快乐与喜悦。

  回到家后,因为实在是玩得太累,便呼呼睡去,等再醒来,太阳已落了山,又是吃晚饭的时候了。今晚是特别的一餐,与以往的白菜、酱菜不同,今天的晚餐多了份我从未见过的东西,黑乎乎的,空气中散发着它那神秘的味道。"妈,这是什么呀?"肉——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的回答。那天晚上平时一向以"食不言,寝不语"为准则的父亲一反常态开始闲聊了起来,而平时唠叨的母亲却沉默了。那个神秘的"肉"好像神秘地改变了一切,至少是我的一切。

  所有人都不停地扒着碗,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碗里那雪白的米饭送进嘴里。嘴里的充实感让我们感到幸福。哥哥和姐姐不时偷偷地瞟一眼桌上那碟黑黑的"肉",但却没有人主动伸出那第一块。最后还是母亲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小弟还要长身体。"一块黑乎乎的"肉"便被夹到了我的碗里。哥哥姐姐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我这里,他们都望着我,期待着我吃下这第一口。我颤颤巍巍,有些紧张地把它送进了嘴里,认真地咀嚼,"好好吃!"这时大家的目光才转移了,气氛也放松了下来,母亲又夹给了哥哥和姐姐,那碟"肉"马上就被消灭干净。这是我第一次对于"肉"有了概念。黑乎乎,咬不断,还有点涩口。

  家庭气氛因为那碟"肉"变得温和起来,直到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发现阿福不见了。"爸,阿福呢?阿福不见了!"我火急火燎地跑到正在院子里砍柴的父亲面前,拉着他的手,阿福地丢失让我格外的焦急。父亲被我问的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你哥带出去溜了吧。"这是他给我的答案。我赶紧跑到地里去找哥,可哥跟我说他没有看见阿福。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只有那长势并不太好的稻草和几个正在耕种的勤劳的农民。我的阿福,不知所踪。

  我找不到阿福,不管是在满是农作物的田野,还是坑洼不平的水泥地,都找不到阿福的踪迹。我失落地回到家,心里还期待着阿福在家里等着我。回到家,我发现父亲和母亲都在家门口等着我的归来。父亲焦虑地踱着步子,母亲则坐在石凳上望着远方。我有些困惑,难道是因为阿福真的不见了吗?"小弟,来。"母亲见我回来便招呼着我在身旁坐下。"现在我要告诉你件事,爸妈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但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父亲和母亲都盯着我,这场景像极了昨晚他们盯着我吃下那块"肉"。"嗯!"我十分不安,直觉告诉我,这事跟阿福有关,但我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阿福,我跟你爸昨天拿到集市卖了。家里现在已经没有钱了。"我早已猜到结局,但亲耳听见事实还是让我格外地难受。我的阿福,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跟他告别,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独自一人回到了房,回想着昨天和阿福一起玩耍的画面,他那不知忧虑的纯真目光还历历在目,而如今我却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么昨天的"肉"也一定是卖阿福换来了吧。那是属于阿福的肉,而我却吃的那么的心安理得。这是我第一次对于"穷"有了概念。因为穷,所以连自己的朋友都没有能力保护。

  随着年龄的增长,转眼我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课本上对于"肉"和"穷"的解释也越来越清晰,但我始终还记得第一次,我对这两个字有了第一次理解的那一白天一黑夜。阿福给了我动力,让我发奋图强,不能保护阿福,但以后我不能让自己也保护不了其他我爱的人。家里的环境在那天以后很快又回到以前那样,入不敷出,我只能白天干农活,晚上通宵达旦的学习。学习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是人生的真谛。回首望向过去,那天阿福看我的眼里除了天真与愉悦,似乎还隐藏着不一样的光。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