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频道> 正文

张俊森:探索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

2018-05-02 16:55 来源:光明网 
2018-05-02 16:55:16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张俊森:探索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

张俊森 香港中文大学伟伦经济学讲座教授、经济学系主任

  4月28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年的第二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与动力”。香港中文大学伟伦经济学讲座教授、经济学系主任张俊森出席并演讲。张俊森表示,中国经济经历了40年的高速发展,实现了中国奇迹,但也产生了诸如依赖投资和外资拉动,粗放型增长,区域发展不平衡,收入差距扩大等问题。要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可以从5个方面入手:发动创新引擎,构建依靠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长效机制,深化要素市场改革,推行绿色发展,推行低风险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经济改革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简单来说,我们用了40年的时间完成了西方国家大概需要200年的时间来完成的发展,所以我们的速度非常惊人,取得的成绩非常令人骄傲,但是高速经济增长的背后,问题也是大家很熟悉的。

  第一,这40年的高速增长主要是依赖于投资跟外资拉动、出口、房地产等,自主研发不足,科技对经济贡献度比较低,与发达国家相差20%到30%,总体上说中国处于世界产业链的中低端。

  第二,这40年的发展历程当中依赖的是粗放型的增长,能耗高、资源利用率低,没有充分的保护好环境,污染比较严重,现在中国的碳排放量占全球总量28%,处于世界第一,PM2.5也在很多城市比较糟糕。当然很好的是政府最近几年对这些问题已经非常重视了。

  第三,收入差距在扩大。确实一部分人非常富,但是也有很多穷的人。中国现在大概有4千万的贫困人口。在甘肃等地有很多人的温饱仍然是一个问题,但是很多富有的中国人在大肆掠夺资源,所以这个收入不平等还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基尼系数是0.45或者0.5反映的,实际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主要在质量方面,现在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摆脱刚才说的一些大家有目共睹的问题呢?我认为要做好以下几个维度的工作:

  第一个维度是发动创新的引擎。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创新之路。最近跟美国的较量,他们突然停了芯片的供应,给我们带来是一个非常震撼的事情。虽然技术的很多方面,如高铁令我们自豪,但是在其他技术方面,很多核心的技术,比如说彩电工业最近液晶的技术替代对CRT的冲击,也使得企业措手不及。中国的汽车工业也有类似的问题,变速箱、发动机,总的来说技术含量处在产业链的中低端,产业附加值都比较低。我们国家的高技能占就业总量的只有6.2%,这是比较低的。而且最近几年求职,对技能人员的求职,空缺岗位数比申请的人数都要高,空缺岗位数与求职人数的比1.5:1,也就是说1.5个岗位等着一个人,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在2:1,高级技能岗位更显人才不足。创新、科技兴国大家都懂,人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国在吸引人才方面一直做得不够。最近跟美国的贸易摩擦以及他们对于我们技术发展的遏制,让我们更加感觉到危机感、紧迫感。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加强人才培养和科技创新:

  1、改善创新环境。科技创新从儿童抓起,从基础教育抓起,甚至可以从学前教育抓起。解决中国的收入不平等问题,靠二次分配、靠大学的奖学金等等制度,都已为时过晚。要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应该从基础教育、从学前教育抓起。农村里面很多学校都很差,如果只依靠福利政策解决贫困问题,比如直接给他们钱,给他们最低工资,效果有限。就算你救他100次,他都已经处于人生的低端,处于社会的低端。唯有从学前教育、从儿童的教育抓起,那才是既解决公平的问题,又解决生产力的问题,这个政府一定要更加重视起来。现在不够重视,虽然一直非常努力,也有改善,但是在农村应该提供更好的学前教育、基础教育,或者把学生集中到县城来读书。只有从基础的层面抓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因为一开始就要给人生一个平等的机会,这个机会错过,10岁以前的机会到18岁再去救他已经来不及。所以应当从儿童抓起,从小培养他们的科技创新意识。

  2、应该改革教育方式。当前的教育仍然是以考试为主,其实香港也有这方面的毛病,比较好的是,香港有很多国际学校,是国际的教育模式。但是大陆(当然现在也有国际学校,也有一些比较灵活)大部分的学校跟香港一样还是填鸭式的应试教育。这种教育对于创新意识的培养是不利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以后一定要大胆的尝试不同教育方法。比如说在不同的城市可以推行不同教育的方式,有一些城市保持传统教育的方式,有一些城市可以作为试点以西方的教育模式,比如家庭作业很少,给他们很多轻松的游戏、竞赛,来加强儿童创新创造思维的培育。

  3、应该做好人才引进。刚才说的儿童的培养和创新的培养是我们长期追求的国策变化,如果要去实行的话,那是几十年的事情。但是中期短期也要解决问题,中长期我们可以靠国内的博士或者博士后的培养,以及引进国外的人才。国外的人才方面现在大部分还是海归回来,看一下外籍人士在中国占的比例,我们是万分之六的比例,而发达国家外籍人士占人口的比例的平均水平大概是10%,可见在这个维度上改革开放是不够的。中国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社会,来的外籍人士大部分还是海归。有的海归回来,也是中国护照的。美国为什么这么发达,他吸收了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才,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的,哪里的人都有,只要你比较优秀都可以进来。中国其实在这个方面可以步子再大一点。

  第二个维度是拉动内需。比较稳定的增长需要稳定的内需来支撑。为什么说内需是比较稳定的?因为投资驱动效率会逐渐下降的,出口因为外部因素的冲击而非常不稳定,如果我们有一个机制来刺激内需或者调整内需,既能提高国内人民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相对而言也是比较稳定,这将一个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重要特征。这方面有几个建议:一是“软”的方面,转变城乡居民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二是“硬”的方面,扩大物流体系的覆盖范围,提高企业经营和个人生活的便利度;三是政策方面,增加农村低收入方面的收入保障,提供更好的养老、医疗服务,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

  第三个维度是释放产能。要让市场在解决过剩产能过程中起到更多的作用,因为现在还有一些资源分配、要素分配导致产能过剩,所以政府可以减少在这些方面对国企中的“僵尸企业”的干预力度,可以让市场有更多的调节。

  第四个维度是绿色发展。现在的方式是先污染后治理,先破坏后修复的经济发展道路。以后要改变这种做法,不要太强调GDP本身的增长率,把污染各方面的指标都放在一揽子的考核计划里面。所以,绿色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另外一个维度,而可能的措施是严格执行产业、环保标准,把它跟GDP增长都放在一揽子考核里面去。

  第五个维度是防范风险。高质量经济增长的应该是低风险的增长和发展,现在的房地产和金融风险还很高。这里有几个数据,2006年政府部门杠杆率30%,十年后2016年这一数字上涨60%;非金融部门的杠杆率更高,从2006年的95%上升到2016年的44%,这些杠杆在国际上算非常高。日、韩、美、欧洲大多数国家他们杠杆都比我们低,他们大概平均是44%左右。所以要进一步的推进企业改革,特别是推进国企改革,处理不良资产,对地方政府的债务进行管控。这样达到的发展是比较平稳的,风险也比较低,也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维度。

  (整理:费舒澜、文雁兵)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